《李尔王》:一样的故事不一样的讲法

2017-02-09 16:04 来源:北京晚报  我有话说
2017-02-09 16:04:43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陈志音

  深冬寒夜,走出温暖的家,前往国家大剧院,在戏剧场从黄昏坐到午夜,只为看一场《李尔王》。地铁站外长廊的大幅广告早已引人瞩目,那张紧蹙眉头、微阖双目、嘴角下垂、胡子拉碴的面孔,十分熟悉又有些许生疏。濮存昕演李尔王——莎士比亚赋予这个人物、这部悲剧丰实复杂的特性,一般人岂敢贸然问鼎。濮存昕肯定不是一般人,要驾驭李尔王却并非轻而易举。

  在中国的舞台由中国人饰演李尔王,大多数人记忆仍留驻于1986年开春,已虚岁花甲的前辈表演艺术家李默然亲率辽宁人艺,在上海“莎士比亚国际艺术节”领衔主演莎翁悲剧,神形兼备堪为典范。那年月刚三十出头的小濮,还是话剧舞台上的后起之秀。如今,北京人艺头牌须生竟也年逾花甲。亲自挂帅荣登“王位”,有备而来值得期待。

  濮存昕显然不想成为第二个李默然,李六乙自然也不愿意复制再版。2017年元月的国家大剧院新版《李尔王》,注定是一个新的艺术形象。

  开场他端的一派威严凛然的王者风范,高高在上引人仰视。复又上场的李尔,同侍卫狩猎而归,一副老顽童般的表情。既已退位又不摄政的王,只是一个平常老人。仍葆有王者气度雄风犹存,深陷前呼后拥一呼百应的良好状态,竟浑然不觉执迷不醒,如今大女儿对自己的态度,已是天壤之别判若两人。

  虽也暴跳如雷呼天抢地,怒骂诅咒高纳丽“干涸她产育的器官”,但他毕竟还有温良娴静的二女儿。最后压倒骆驼的一根稻草是两个姐妹攻守同盟,变本加厉将其拒之门外。那一瞬间,横空霹雳惊天炸雷,李尔原本坚硬的心被彻底震碎,他,疯了。

  莎翁悲剧最擅长描写人疯狂痴癫的状态。濮存昕曾演出过哈姆雷特“装疯”的年轻人内心撕裂的深层锐痛。这回他又活现李尔“真疯”的年迈人精神崩溃的沉重钝痛。这个角色本性、情绪、心理的渐变、突变、裂变,所有的层次感、分寸感,濮存昕的演绎情理合度。重点是他的台词,清晰功力精到,强弱音量的对比,语速音调的变化,听着节奏感、韵律感舒服流畅,浓烈的感染力与强大的说服力,无不让他这个李尔王独一无二与众不同。

  从全剧舞台呈现看,李六乙的审美取向与表达意向相当个性。舞台装置极为简约,全剧以一个升降立方体象征王位,一个双侧阶梯喻义王权。开始为正面内侧环形金色宫墙,因李尔王平分国土出让王权遂一破两半,而后转换为反面外侧弧形黑色墙面;此后是赫然一堵高大变形的铁锈墙体,再后是一座金属质感的岩石洞穴……

  在表演上,导演要求明显特殊。虚实相间动静有度、纵横开阖张弛有机,诸般处理匠心独运。角色面部表情声色不动,人物形体动态造型各异。高纳丽的张扬,瑞根的内敛,无不端着公主的架势。原本两个“恶妇”分别于不同时空的不同死法,只一眨眼工夫,同时华服尽褪轰然倒地。而同党“恶人”爱德蒙几乎紧随其后就横尸姐妹之间,根本来不及反应。

  关键是,通常被人忽略的一条副线或复线,关于忠臣葛罗斯特伯爵与两个儿子的关系,李六乙也着意强化加粗厘清,采取双线交织并行叙事。老李驱赶小女,老葛放逐长子,究竟是什么蒙蔽了老人的眼睛和心性?最后李尔王在疯狂中的顿悟,正是缘于爱德格化作全身裸露的乞丐汤姆开导,全剧“灵魂”由此得以有效深化与升华,精彩戏眼何以离得点睛妙笔?

  在音乐与音效上,可能很少有话剧如这版《李尔王》,用得这么多、这么“狠”。英伦牧歌高洁圣咏超凡脱俗,雷暴震耳撕心裂胆,惊心动魄。李尔王怀抱已无知觉的柯蒂丽亚,仰天长叹气绝身亡。只是头部略微偏向左侧垂落,其幅度不大动态不强,却足以令人为之动容。圣咏歌声再次响起,牵引亡灵飞升天国……舞台上,只剩下爱德格一个人,他一步一步稳稳地、缓缓地拾级而上登上阶梯之顶,佩剑出鞘指向长空,定格、收光,意味深长。原作由李尔的大女婿加冕新君,新版却让伯爵长子走向高处亮剑!围绕王权地位,新一轮角逐又将开始?

  演出结束,望着拥挤在公交站、地铁站伸长脖子等候末班车的人群不由得心生感慨:北京不愧文化之都,原来真有这么多的文艺老中青!瞧,他们愣是在剧场待到这会儿,舍不得走。经典与新版的双重魅力,可见一斑不言而喻。(陈志音)

  注:原标题为《一样的故事不一样的讲法》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