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脑残”成为“标高”

2017-02-10 11:37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我有话说
2017-02-10 11:37:27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付双祺

  作者:刘巽达

  今天看到某主流媒体的“著名编剧三人谈”,其中说到一个令人喷饭又令人扼腕的情况,请看如下对话:

  “请你拍得脑残一点。”

  “可是拍得脑残我不会。”

  “那就尽量脑残一点。”

  ——这是网剧播出平台对电视剧导演的要求。其中一位著名编剧说,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可笑,五六年前,我们说一个剧本“狗血”,是贬义词,现在说“这个剧本特狗血”,那是说这个剧本好,整个评价体系已经完全变了,乱拳打死老师傅。

当“脑残”成为“标高”

  你看看,在某些语境里,“脑残”成为“标高”了。我不知这个“新标准”起于何时,反正这个“潜规则”再次佐证了“脑残剧”层出不穷的根因。此前我一直不明白,怎么近来的银幕上,“脑残剧”扎堆得离谱,有些还竟能赚得盆满钵满,难道观众也都认这个?现在有点醒悟,这是推波助澜的互动过程:无厘头不靠谱的“脑残剧”能赢得票房,于是投资方就汹涌往这儿奔,不求经典,只求脑残,除非观众产生了“审丑疲劳”,不再掏钱,他们才会转向。

  编剧们分析说,这一切,是从互联网企业开始在影视产业上占据话语权开始的。此前电视台跟互联网的关系很分明:电视台是老大。电视台播什么剧,互联网只能买,一点话语权都没有。后来从“一剧四星”调整到“一剧两星”了,两星加起来只能出到100多万一集,制作公司一下子傻了,因为这样肯定得赔。这时候只有互联网进来,制作公司才能不赔钱。那互联网说,现在你要听我的。我有个网络文学,你拍我的我才买。电视台说,那就听他的、拍他的。后来互联网能出到几百万一集,那就成了全听他的。因为传统媒体广告断崖式下滑,互联网广告疯长。

  “全听他”之后,“脑残剧”就成了主业。虽然我们深信,最终还是内容为王,脑残不可能永远称霸主流,但是这个过程会比较长,“几年时间,可能一代优秀的创作者就过去了,一代观众的趣味也被改变了。”这不是杞人忧天,也不是危言耸听,现实就是这样残酷。

  尤其忧心的是,一些曾经叱咤风云的主流导演也在“跟风”,试图向“脑残”看齐,以为这样就可赢得票房,完全不顾口碑。比如这两天在播映的徐克导演的《西游伏妖篇》,其三维和数码制作完全是大制作的格局,可是在人物塑造上,却尽可能地使用“脑残语言”,以为这样可接“九零后地气”,殊料不但损失了周星驰一以贯之的“幽默无厘头”魅力,反而显得不伦不类,这就是“一味迎合”的后果。至于王宝强导演的《大闹天竺》更是不堪,也是无底线无止尽地炫技,却无丝毫内涵意蕴。这些艺人全都锁定吃定《西游记》,难道不知这个题材已经被挖掘到滥透的地步?如今的悟空形象一个比一个猥琐可厌,还不都是脑残的“标杆”给闹的?

当“脑残”成为“标高”

《西游伏妖篇》剧照

  我很同意编剧们的判断:到目前为止,互联网还没有诞生出任何一部真正意义上的作品——如果说是负数也可以:美学意义上是负数,及格意义上是零。比如,如今的玄幻剧,在文学史上、在创作上,是武侠的大倒退。金庸梁羽生,是文人武侠,改变了原来架空的、胡编乱造的、缺乏人文主义的创作。梁羽生把家国情怀放进去,金庸把“侠”的概念做了深入阐释。这是使武侠创作升级的。现在从金庸倒退到奇幻,这是文学(甚至是通俗文学)史上的倒退。

  对于这种倒退,让我想起最近网上流传的一个帖子,该帖子曰:近日《中国诗词大会》大火,有人问为什么要读书?能背诗千首又有何用?有人这样回答:“小的时候我吃了很多东西,其中的大部分我已记不清是什么,但我知道,他们已经成了我现在的骨和肉。读书,也是如此。它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影响了你的思想,你的言行,你的形象。”为了形象说明“腹有诗书气自华”和脑残的区别,帖子举了很多例——

  1、当你开心的时候

  你可以说: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而不是只会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当你惆怅的时候

  你可以说: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

  而不是只会说:唉,我好心塞。

  3、当你看到帅哥时

  你可以说: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而不是只会说:我靠,好帅!我靠靠靠,太帅了。

  4、当你看到美女时

  你可以说: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而不是只会说:我去,她好美;我去,她身材真好。

  5、当你遇见渣男时

  你可以说:遇人不淑 ,识人不善。

  而不是只会说:瞎了老子的狗眼。

  6、当你向一个人表达爱意时

  你可以说: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而不是只会说:我喜欢你,直到你死。

  7、当你思念一个人的时候

  你可以说: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而不是只会说:我想死你啦。

  8、当你失恋的时候

  你可以说: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而不是只会说:蓝瘦,香菇。

  9、结婚的时候

  你可以说: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

  而不是只会说:嘿嘿嘿嘿嘿嘿嘿。

  10、分手的时候

  你可以说: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而不是只会说:我们不合适。

  11、看见大漠戈壁的时候

  你可以说: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而不是只会说:唉呀妈呀,这全都是沙子。

  12、看见夕阳余晖的时候

  你可以说: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而不是只会说:卧槽,这夕阳!卧槽,还有鸟!卧槽,真好看!

  ……

  我不厌其烦地转述于此,是想让读者在一笑之余,感受到两者的天壤之别,通过这种极而言之的描述,经典和脑残,一目了然。我们现在的审美标准正是弃经典而逐脑残,呜呼哀哉!(刘巽达)

[责任编辑:付双祺]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