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古人的视角再现北宋汴梁城

2017-02-13 14:47 来源:文汇报  我有话说
2017-02-13 14:47:58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林 璇

  《清明上河图》,一幅有着独特魅力的作品,四次被盗又五次进宫,从北方流落南方,最终回到故宫博物院收藏至今。而它每每现世,总会引起一阵热潮。前年故宫的“石渠宝笈特展”似是为《清明上河图》特设的展览一般。那段日子我时常听周围朋友议论,去故宫排了几个小时的队,从故宫午门走到武英殿,又等了许久才得以进到《清明上河图》展区。可惜只是草草而过,未得仔细观瞻,便离开了。好在现今科技发达,在网络上能看到原版高清图片,细节也是详尽。面对这幅中国古代风俗画的巅峰之作,虽然在各类美术书籍中,已读过它的相关材料,但是我心中仍充满着无限好奇,遂在书店中买了这本《隐忧与曲谏〈清明上河图〉解码录》。

  《隐忧与曲谏〈清明上河图〉解码录》由故宫博物院研究室主任余晖先生所著。我很幸运,研究生时成为了余先生的学生,听过余先生讲的好些课,听课的心情就如我读这本书时一样,激动且欢喜。这本书很好看,即便不做此项研究或少有美术史的知识,仅仅把它当作闲余时的读物,也是极有意思的。在开篇的内容提要中,余先生写道:“本书力求以新的观察角度和研究方法,解开北宋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卷内藏着的层层历史密码。”

  《隐忧与曲谏》有着余先生精心布置的逻辑关系,环环相扣。开篇触及少有人触碰的问题——张择端其人。张择端在历史文献中记载甚少,大多在研究《清明上河图》时,少有提到对于张择端本人的研究。本书用了近一章篇幅逐字逐句分析《清明上河图》卷后金人张著有关张择端本人的题跋部分,还原古文语境,依据历史文献而做出了逻辑推断:

  “游于京师”这个词在北宋有着特别的含义,将这个词放到当时的语境里,才能真正读懂其意。“游于京师”并非在开封漫游学舍书坊,是特指为考进士而到京师求学。

  几句文字大致勾勒出张择端的家庭和教育背景。而之后的“张择端是‘后习绘事’,可见他并不是一开始就专攻绘画。一个士子在京师从‘游学’转向以‘绘事’为生,这在古代尤其在科举制度完备的宋代等于重新选择了生活道路。究其原因,无非两种可能性,其一是科场失利,其二是因家道衰败致生活拮据,难以继续维持读书生涯。张择端的绘画生涯属于半路出家。他新的谋生手段就是‘本工其界画,尤事于舟车市桥郭径’。‘界画’是一种借助直尺表现建筑的绘画,张著只称颂了张择端的界画,没有提及他的人物水平。”一段,又写出了作为画家的张择端的样貌。画家创作的作品一定不会脱离画家本身存在,对画家的思想、学术、眼界和技法等背景的考究,影响着对画作的理解。张择端能将北宋汴梁城清明节前后的场景描绘得如此细腻生动,必定是其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亲身感受的。

  余先生对于《清明上河图》中的细节刻画也逐一分析,甚是详细,仅举卷尾一个“解”字,便引出了一段考证解读:

  必须将“解”字铺的功能与周围建筑环境的特性综合起来进行研究。其周围是中高档旅店聚集地,包房居多,如“久住王员外家”“久住曹三……”等,王员外家的楼上有一位士子正在发奋读书,似准备参加科举。这个外面的凉棚与挂“解”字招牌的店铺是一家,是“解”字铺的“侵街”之处,这个“解”字当为“解命”之意,凉棚下的老者是“解”铺的主人——一个算命先生,他手持纨扇,傲慢地仰着身子向十个听客逐个测算着他们的考试命运。

  之后又引用了沈括《梦溪笔谈》和王安石《王文公文集》,表明北宋真实生活中,确有举子们在科考前解开命理之数的现象。而书前所述张择端生平,也印证了只有真实生活经历,才能够在创作中生动的表达。

  余先生对于《清明上河图》的观点隐藏于书名中,“隐忧”——《清明上河图》从头至尾描绘了诸多社会问题,表现了画家对于北宋时期隐藏着的种种政治灾患的担忧,而“曲谏”则是《清明上河图》实为张择端上奏朝廷的一封谏书。书名中显而易见的观点却在最后才表达出来,通过《清明上河图》所画种种细节分析和逻辑推理,引导读者一步一步认同他的观点。读先生的书,就好似在听先生讲课,细腻而温润。或许他所陈述的观点与你之前的相左,但他并不急于推翻你之前的观点,而是旁征博引,用历史文献论证作品细节,不疾不徐将自己的逻辑推理娓娓道来。当细节一一呈现在你眼前时,你的观点便不由得臣服于他的陈述。

  《隐忧与曲谏〈清明上河图〉解码录》完整地呈现了《清明上河图》的面貌,读懂了古人的语言,用古人的视角再现了北宋汴梁城,还原了历史。(林 璇)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