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儋州》:诗乡歌海光焰长

2017-02-13 15:56 来源:海南日报  我有话说
2017-02-13 15:56:58来源:海南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吴冠南

  儋州盛产诗歌,素称“诗乡歌海”。“不学诗无以言”成风化人,也工于炼意、炼句、炼字。韩国强主编《诗意儋州》,选录咏吟儋州20个新旧景点783首诗词。这只是沧海一粟,却遍赏儋州美丽独特的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历史风物与时代风貌。作者兼及古人与今人、本土与外来、大家与新秀、高官仕宦与乡贤村夫。比肩而立,遥相呼应,弹奏了一曲诗韵交响乐。

  翻开《诗意儋州》,首先映入眼帘的“天南名胜”东坡书院,原名“载酒堂”。收140首,最多,也佐证陈海波“一代文宗今古事,儋州独好是苏公。”东坡“载酒堂”,书香酒香,李琦“酒酣耳热发浩歌,千古炎荒诗境辟。”郭沫若“深幸我来千载后,”“香韵芬芳极乐园。”丘天涯“载酒堂前多少辈,得公诗酒畅豪情。”田汉“非关浊酒熏人醉,喜得春霖润稼苏。”人们陶醉苏东坡什么?醉翁之意不在酒,在诗。醉文、醉德、醉真、醉乡,一个“醉”字了得!

  醉文。宋代流行论诗论艺,苏东坡又极为活跃。“先生已去五十年”时,李光点赞:“东坡文章喧宇宙,粲如日星垂不朽。六一老人犹避路,作者纷纷皆束手。俊逸精神追李杜,华妙雄豪配韩柳。”当年主考官、六一居士欧阳修,对苏东坡奖掖有加“吾当避此人出一头也。”习诗者也纷纷束手挥毫写作。郑欣淼“斯人不幸斯文幸,南国彬彬风雅存。”王焕“蓑衣竹笠留青史,大德文章万代师。”

  醉德。苏东坡屡遭贬谪,仍然忠君报国、爱民济世,持节不屈、崇德向善。杨万里“忠精塞得乾坤满,日月伴渠文字新。”林冠群老师“生前百口损其志,身后万口赞其荣。”蔡明康“心留文德开民智,脱帽油然三鞠躬。”

  醉真。世界上怕“认真”两字。苏东坡忽悉内迁廉州,挥就《真一酒歌》。歌颂“真一酒”得麦子阴阳之气,天造之真,众真归一,元气之根始,才成为人间美酒,以擦拭抒发自己蒙尘的本真初心。郑廷鹄“问奇卓有渊明句,漉酒独传真一篇。”曾日跻“开怀畅饮传韵事,形骸脱略情致真。”

  醉乡。苏东坡有个愿望:“他年谁作舆地志,海南万里真吾乡。”乡愁悠悠,多有关切。许士杰“五岳三江入胸臆,天涯无处不家乡。”段保祥“谪居万里到边荒,却把他乡作故乡。”虞集“来迟去何速,劳人千载思。”60岁来迟了,3年北归又速了。张习:“我是踏遍珠崖路,要览东坡载酒堂。”

  东坡“载酒堂”位于隋末冼夫人郡治迁至的中和镇。中庸之道,和为贵。中和,小城故事多,文武庙塔,城厢井湖,滋润“故城神韵”。韩国强“冼氏迁城留史迹,东坡设帐启文明。”杨应彬“落拓生涯大不堪,更兼风雨桄榔庵。”东坡湖几十种荷花的“荷湖春色”,谢仿贤“烟雨曲桥浮水面,绿荷鹭鸟戏春波。”折射杨万里“接天莲花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杭州西湖景致。

  与中和镇一脉相连的白马井滨海新区、那大城区,“双城旭日”交相辉映。文斗冠“汉代迄今余泽在,伏波留绩马留名”白马井,绽放“沧海梅花”海花岛,吴廉心“美奂美轮堪叫绝,谁将仙境降人寰?”从何达才“谁家妙手画飞龙,疑是长天落彩虹”的“碧海长虹”洋浦大桥,直奔那洋公路,登儋阳楼“儋阳远眺”,黎庶安老师“玉宇凌云意欲飞,攀登俯瞰景观奇。”这“奇”含有周济夫“地异品殊能共处,人间难与比和谐”的“植物奇观”、王威“石破天惊万道光,花开石壁暗藏香”的“石洞神奇”、羊赤波“上苍造物太神奇,温井凉泉一步离”的“蓝洋仙境”、麦造海“带韵竹林迎我舞,含情湖水为谁愁”的“云月仙湖”。

  城镇由乡村演变,品尝“乡村秀色”,别有滋味。那大镇乡村“十里不同天,三里不同俗。”红玫瑰飘香“白鹭天堂”,陈德贤“侨南碑彩飘侨色,石屋柱光映石松。”木棠镇铁匠村,打铁的力道转为雕刻的柔道,黎耀璧“花梨玳瑁放清香,精品源来小作坊。”“乡村秀色”文风拂面,也渗透于儋州的山山水水。

  壮美儋耳山、秀美笔架岭、柔美纱帽岭,千古传唱。“南天白衣慈父”宋僧和靖、南宋道教南宗五祖白玉蟾曾结缘养真的儋耳山。苏东坡“突兀隘空虚,他山总不如。君看道旁石,尽是补天余。”王云清“纵横四望心眸爽,掉臂高歌震海寰。”儋耳山也叫松林岭,苍翠欲滴。“松林晚翠”欣赏一个“翠”字,韩祐“秀郁松林曲径幽,晴空返照翠化浮。”卓浩然“遗石空留春雨碧,松林夕照晚霞红。”笔架岭“笔架笼烟”,似服务“文房四宝”的俊秀笔架,伍斯宾“笼架三峰插半空,晴岚缥缈碧烟笼。”纱帽岭的“凸”状,像一顶乌纱帽,“纱帽林涛”滚滚以显威仪,轻纱飘柔以示亲民。王发群“谁遗纱帽在人间?价值应当亿万千。”

  伫立“儋州第一高峰”纱帽岭,耳闻目睹,心驰神往。“龙门激浪”涛声回响,黎应健老师:“化去蛟龙形尚在,迎来风雨鼓先闻。”浪平滩平、沙白无石的“西岸银滩”,林振强“十里银滩平若席,波清沙白斜阳湿。”煮海为盐变为晒海为盐的“石盘托雪”,曾传鲁“敢把补天遗下石,凿成砚面作盐田。”“宝岛明珠”松涛水库,王玉祥“陶公空话神仙境,真正桃源在此中。”羊基广“如今铺翠三千里,仰仗松涛几扇门。”鹿母湾“鹿母风情”万种,符瑞熙“水帘窗外悬崖碧,仙伯孜孜读圣书。”瀑布飞流的鹿母伤心泪,吴景清“小鹿不归肠欲断,泪成瀑布梦中流。”迷路走失的小鹿,幸遇黎族青年猎人,在三亚“鹿回头公园”安居乐业。

  从《诗意儋州》,我们看到了海风山骨、翰墨水土滋养的“诗乡歌海”闪耀着光焰。韩愈说:“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李光也说苏东坡遗墨残篇尚多有,“丰城宝剑埋狱中,光焰犹能射斗牛。”犹如埋在丰城监狱的宝剑光焰,射向天上“斗牛星”。由东坡书院“载酒堂”引燃的“诗乡歌海”光焰,有多长?不知道。但我们知道,“众人拾柴火焰高。”众人拾柴的“诗乡歌海”,火焰高,光焰也长。(吴冠南)

[责任编辑:李姝昱]

[值班总编推荐] 治理不了问题,就治理数字?

[值班总编推荐] 电视剧创作为何鲜有精品

[值班总编推荐] 安倍失信失民心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