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网红”不少,如何形成创作合力

2017-02-16 13:40 来源:文汇报  我有话说
2017-02-16 13:40:39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黄启哲

  格莱美已落幕,由此引发的话题还在持续发酵。遭遇欧美舆论场专业上的炮轰之余,在一度被视为欧美流行乐风向标的亚洲市场,其影响力也随着流媒体全球同步收听而式微。今年大赢家阿黛尔的《你好》没有像过去的获奖歌曲那样,成为街头巷尾的热门曲目。不是歌曲不够出色,而是早在2015年10月发行之时,已经在互联网火过一轮。这样的案例在国内也频频出现:不需要任何主流奖项背书,民谣歌手赵雷就靠着社交网络实实在在地火了一把。哪怕不看他参与的电视节目,也可以在朋友圈听到那首《成都》。

  有评论说,格莱美拼尽了唱片业最后家底。这个伴随着唱片工业一路走来的老牌奖项获奖名单中,值得注意的面孔寥寥,所折射出的是整个流行乐坛缺乏创作的阴霾持续笼罩。这很容易让人归因于互联网。从听歌方式到制作过程,从传播渠道到推介和评价体系,互联网的普及,对音乐产业的影响无疑是全方位的,而它所波及的范围也是全球性的———音乐“网红”层出不穷,可却未能为音乐产业创造持续的影响力。

  各领风骚几十天,唱将易求而创作难得

  互联网时代,降低了行业的门槛,人手一把吉他DIY录制歌曲就能在网上发布。不再需要等待唱片公司的发掘、进行完整个人包装和长期市场规划,并依靠电视、电台等传统媒体传播推介。如今数字音乐的普及,让乐迷可以通过流媒体“零时差”欣赏到海外流行音乐。互联网更像一个自由市场,乐迷可以自由选择。而网站透过算法推送和网友自发制作的歌单,也将过去奖项承担的推介功能一并承担了去。

  音乐从创作到走红到被遗忘的整体周期都在缩短。没有制作期的打磨沉淀和传播期的过滤筛选,造成的结果就是“各领风骚几十天”。知名乐评人金兆钧分析说:“过去音乐传播是梯级分布的,欧美音乐在本土流行开来之后,需要一定周期才能影响到国内听众,这个周期有时候甚至需要几年时间。哪怕是国内的港台歌手,在上世纪80年代,也是先经由岭南地区逐步流行到大江南北的。”

  今年格莱美打出的口号是“相信音乐”。两段主题短片勾勒听音乐的生活场景,其中一段很能说明问题:年轻女士晨跑时,听着iPod里播放的背景音乐。这些再日常不过的细节被重新提及,格莱美的主办方、美国唱片学院首席营销官伊凡·格林阐释其中用意:“世界现在很沉重,所以我们想提醒大家音乐的力量,音乐能让我们振作起来。”看起来也像是音乐产业低迷时期,音乐人的自我打气。

  现象级歌手和作品的缺席已成为全球化的问题。距离阿黛尔的初试啼声已经过去近10年,而她今年的有力竞争者碧昂斯,更是上世纪90年代初唱片工业时代的偶像组合出身。金兆钧说:“如今的音乐人,多以歌唱实力打动乐迷,而非创作能力。盘点近年的欧美乐坛出现的多是唱将,而非天才创作人。就好像国内音乐选秀节目中永远不缺好嗓子,但是翻看他们的演唱曲目,更多的是翻唱脍炙人口的时代金曲。”

  内容创作是行业的核心驱动力。进入数字音乐时代,移动听音方式固然更为便利,但连带音乐本身也轻量化了。

[责任编辑:李姝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