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明珠的“抱叶居墨迹”

2017-02-16 13:55 来源:青岛日报  我有话说
2017-02-16 13:55:17来源:青岛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唐吟方

  老诗人忆明珠90岁了,当大家还夹缠于选择纸本还是电子书时,他毫不犹豫选择了传统线装宣纸手书影印版。2016年初,青岛出版社推出的《抱叶居墨迹二种》,就沿用中式线装的样式,影印了他写给朋友们的书信原件和随笔手稿。

  50岁前,忆明珠写新诗。50岁后写被文学界同行称为“大散文”的随笔。60岁从江苏作协退休,重拾画笔,精力转到书画上,很快被大家以书画家相视。65岁那年,当大家弃笔选择敲字的时候,他宣称,从今往后将改用毛笔写作。同样的“换笔”,忆明珠的“退步”,引来好多人惊奇的围观。上海《艺术世界》杂志曾刊出他的文章,说自己要做最后一个坚持用毛笔写作的中国作家。我没有考究过这种说法,不过就我所见,忆先生后来给友朋的书信的确是用毛笔一笔一划写出来的,眼前的这部《抱叶居墨迹二种》就是例证。

  75岁后,忆明珠很少写文章了。晚年足不出户,闲居在家,靠阅读来了解外面的世界,靠书画清娱。他自述:“晚境直似哑鼓蛙,小斋闲坐自煎茶。佳人不来得何待?且向雪中邀梅花。”忆明珠称“这是一种寂寞而有味的境界。”

  除了画画写字,把给朋友写信当作一种消遣。书信成了他与外部世界沟通的方式,也是他艺术而外的内心吐纳。他自称老来无所事事,但从书信文字可知老人的勤勉,书信见证其思想往来的踪迹,谈文学、诗歌、回忆故乡、感悟人生。晚年一反常态,写起古体来,诗人老去,才情依旧,诗情依旧,仍然保持着对这个世界的警觉和敏感。

  那些写给四面八方老少朋友的信,记录一位老诗人晚年平淡静谧生活的点滴。细细寻绎,还能读出蕴含在文字里的弦外之音。尽管忆先生说他不写文章了,实际上手停了,诗思仍在飞动。他谈诗:“诗是空中楼阁,宜虚,不宜实。实也不可缺,因为空中楼阁并非无中生有,而是实中生虚的。”给苏州友人的信里,透露他写诗的心曲,连带着自我剖解:“少时虽学写点小诗,几乎全是梦幻中的空中楼阁,最终是战争逼迫到祖国灾难的大地上。不过始终与社会若即若离,这似乎就是你所指出的某种明清甚至是魏晋气息吧。”与同为诗人的老朋友谈诗,说得更加坦白:“诗人老去,积一生之经历,不能不有所感悟而流露于其篇什。然人之心未必能与吾心同,也只能各说各的、各走各的路了。”他也在书信里追忆昔日创作诗歌的甘苦:“‘辛苦的旅人’是从‘美丽的街巷’中走出来的。谁料到他的大半生却走上一条荆棘的路,真正‘辛苦’他了,当然荆棘中也有玫瑰花!”

  仪征古称真州,是忆明珠的第二故乡。他在这个地方生活了几十年,娶妻生子,成全了他苦难的文学人生。自然,忆明珠有很多诗文写真州,甚至至今夷为平地的故居,也让诗人牵挂,无法释怀。事隔多少年后,深情地吟诵:“隔河柳与女儿红,真州风物意念中。二十八年蝶梦醒,满眼吴山色青葱。”

  老诗人邵燕祥谈到忆明珠的新诗时指出,20世纪中国的新诗有两个来源:一个是西方的新诗译本;另一个是本土的唐诗宋词。忆明珠从年轻时就有旧体诗的根底,在语言的锤炼上很下功夫,他的新诗和很多从新诗、从外国诗的译本中学习新诗的人有所不同。

  晚年,忆明珠的兴趣回到古体诗上,题画、遣兴、寄意、抒怀。他自称“余不谙平仄,人几无信者,往年曾作题画诗若干首,油印以贻亲友,虽皆七言四句,貌似七绝,实乃山歌‘顺口溜’也。《诗刊》曾经取其一首刊之。该刊并代拟题曰《古绝一首》,显然因其不合七言绝句诗律,而为余解嘲也。”

  每个在异乡生活的诗人,到了晚年,都会怀念故乡。忆明珠1927年出生于山东莱阳一个书香之家,他和友人的通信里,说起故乡,表达出这样的情愫:“对于生我育我的故乡,还是很难忘怀。我常常想到故乡的梨花、樱花和五龙河的清清涟漪……”他也提到“青岛是我走出故乡的第一站……”

  晚年,忆明珠为自己的书斋取名为“抱叶居”。“抱叶”该是“归根”的意思。这个写了大半辈子诗和文章的老人,到了晚年重新回到传统,沉迷于毛笔宣纸墨汁吟咏交织的世界。于是,“退步”有了另一种意义:“回归”的喜悦。正如他的诗句:

  走过桥去,再回头;

  风景入目最佳处。(唐吟方)

[责任编辑:李姝昱]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