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起的菲丽西》很励志,很“鸡汤”

2017-02-17 11:27 来源:北京青年报  我有话说
2017-02-17 11:27:35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董 铭

  虽然是部血统纯正的法国动画,《了不起的菲丽西》的质感却更像是迪士尼出品的,色调明快,紧凑流畅,很励志,很“鸡汤”。该片在法国本土也是圣诞档刚上映,能于一个多月后登陆中国春节档,这对于欧洲电影来说,已经算是“准同步”了。这样一部成熟的商业动画,获得了世界范围内的认同,可见法国人早已掌握了好莱坞那套叙事模板,不是能不能,而是想不想。

《了不起的菲丽西》很励志,很“鸡汤”

  动画冒险片《了不起的菲丽西》由埃里克·萨默、埃里克·韦林联合执导,艾丽·范宁、戴恩·德哈恩、卡莉·蕾·吉普森、麦蒂·齐格勒领衔配音,讲述了孤儿院长大的小女孩菲丽西为实现成为芭蕾舞者的梦想,勇闯巴黎的故事。该片于2016年12月14日在法国上映,2017年2月1日在中国内地上映。

  作为一部合家欢的商业作品,《了不起的菲丽西》是法国自产的圣诞礼物,普通观众喜闻乐见,就连《费加罗报》、《巴黎人报》等主流媒体都给予了好评。这部影片源自一个从未做过动画的主创团队,导演埃里克·萨莫之前只拍过连续剧,制片人洛朗·泽图恩则有个最骄傲的作品——2013年最成功的法国电影《触不可及》,倒是动画师曾供职过迪士尼和梦工厂,一部分工作在加拿大魁北克完成。虽然制作成本只有3000万美元,却要对标好莱坞2亿级别的效果,最后呈现在银幕上的画面,纵不及皮克斯,比《小黄人》和《冰河世纪》也相差无几。这主要得归功于制片人和导演的精打细算,并未追求建模和场景渲染的量级,但在关键的肢体表现上,采用了最新的动作捕捉技术,角色的芭蕾舞姿异常流畅、逼真。

  依靠多年的计算机图形学和设计人才储备,法国原本就具有很强的数码动画实力,本土的动画工作室经常参与国际大制作,像《小黄人》就有一部分是在法国完成的。或许是那些返璞归真、脑洞大开的手绘动画太有格调了,反而掩盖了数码三维动画的光芒。提起近年的法国动画,我们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疯狂赛车美丽都》,是《艾薇儿与虚构的世界》,而不是《怪兽在巴黎》和《小王子》。实际上2016年凯撒奖“最佳动画”得主,正是法美合拍的《小王子》,法国人在继承手绘、定格等传统技法的同时,也并不排斥电脑CG和好莱坞模式,他们也想打造国际化作品,像迪士尼那样全球通吃。

  当菲丽西登上巴黎歌剧院穹顶时,她就像《美食总动员》里的小老鼠一样,被眼前的美景所陶醉,那个被奥斯曼男爵大改造后的巴黎。构建一个十九世纪末的“世界中心”,这是《了不起的菲丽西》最宏大的背景,也是法国人对于“美好年代(Belle époque)”的怀念,这种情结,就像咱们对汉唐盛世的向往,找个机会就想穿越回去。《午夜巴黎》里的玛丽昂·歌迪亚就是这般做梦的,今天的电影人又何尝不是?相比搭建实景的费时费力,动画反而更快更直观。法国人追求的,只是那种工业和文化腾飞带来的自豪感,自由女神像、埃菲尔铁塔都曾是辉煌的时代符号,至于孰先孰后,并不细究。历史上自由女神到美国亮相时,埃菲尔铁塔还没有开工,至于《胡桃夹子》,更是几年后才在俄罗斯首演,可在动画里把这些凑在一起就很好看,营造出科技与艺术交相辉映的繁盛。于是我们在银幕上看到了建到一半的埃菲尔铁塔,对面不是宽阔的公园和战神广场,而是石铺的街道和城堡;巴黎歌剧院还是最高级别的艺术圣殿,实现的不仅仅是女主角的舞蹈梦,还有身份和阶层的跨越。

  可以说《了不起的菲丽西》就是个芭蕾版的《灰姑娘》:来自布雷塔尼的乡下孤女,备受邪恶的贵妇母女欺负(继母),在好心前辈的帮助下(仙女),穿上了白裙和舞鞋,终于戴上了王冠。但菲丽西的冒名并非为了吸引一个王子,等待一双水晶鞋,而是依靠自己的天赋和努力,为自己跳出一个未来,这又类似于《基督山伯爵》和中国的功夫片:隐居的瘸腿阿姨(扫地僧)倾囊相授,传功时的滑稽和辛苦,仿佛是成龙在练蛇形刁手。大仲马的套路用了一两百年依然有生命力,靠的就是读者的代入感,对女孩报以同情,也希望自己能机缘巧合,得遇高人。《了不起的菲丽西》熟练运用了这些叙事技巧,精心编排着悬念、反转和高潮,欲扬先抑引导情绪,刚刚为情所困输给了对手,转念就靠一场动作戏杀回了巴黎,战胜了反派。编剧在这种成长经历中还埋藏了一个人格塑造的精神内核——菲丽西先是冒了卡米的名去学习,被揭穿后又击败了真正的卡米,这也算是“超越自我”的另一种呈现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看部电影要先追究“三观正不正”,普通观众不以欣赏为目的,反而自带“道德审查”,这固然是为难了电影创作者,最后被束缚的还是观众自己。既然能够接受白富美和凶大叔在最后阶段“洗白”,那为什么不容许小姑娘在成长过程中犯下错误呢?况且为了冲淡菲丽西“冒名顶替”的罪恶感,编剧还让她首先成为霸凌的受害者,遭到侮辱,心爱之物被毁后,本能地产生了报复心理,之后也为自己的虚荣做出了忏悔。在当时的社会环境和阶级分野下,“穷人的原罪”生来就不公平,用现在的价值观去要求她们太过苛刻,真正要反思的是阶层固化的残酷,而非对一个普通女孩的道德批判。

  “到底为什么跳舞?”舞蹈老师抛出的终极问题,一下难住了白富美卡米,这不仅事关个人的梦想,更是教育层面的老话题。其实无论是菲丽西还是卡米,都是因为母亲才学习舞蹈的,区别只在于前者是遗传的潜移默化,后者则是填鸭式的家长强迫。至于苦练十几天就能超过十几年的专业水准,一举登上巴黎歌剧院的舞台,这当然是编剧为了励志的夸张设计,但是在动画片里,既然能接受下水道小老鼠当上米其林大饭店的主厨,为什么不能认同乡下女孩实现芭蕾梦呢?读惯了武侠小说的我们,也知道天赋异禀的主角总有奇遇,不是捡到九阴真经,就是巧遇扫地僧,几天练出乾坤大挪移……古今中外都盼着开挂,菲丽西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更何况饱受多年“鸡汤”的毒害,在不少外国人(尤其是美国人)眼中,巴黎是个神奇的地方,从爱默生到海明威,籍籍无名者到那儿还真能实现梦想,这就是传说中的“浪漫正确”。(董 铭)

  注:原标题为《拜师扫地僧的“灰姑娘”》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