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创作期待有灵魂的创新

2017-02-17 15:10 来源:安徽日报  我有话说
2017-02-17 15:10:54来源:安徽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刘 振

  我们常说文艺创作最需要创新,最忌炒冷饭、拾人牙慧。踩着别人脚步走的人,永远不会留下自己的脚印。但必须承认,文艺作品的创新不是把故事编得曲折些、把语言讲得新潮些、把舞台装饰得华美些、把技术运用得圆熟些那么简单。创新包括但远远不止于这些内容,形式上的、浅表的创新不难,内里的、思想上的创新则非常不易。

  以小说为例。如果说《包法利夫人》《变形记》《阿Q正传》堪称文学史上划时代意义的创新,这种创新并不仅指一种新的语言,或者前所未有的想象力,而是作者观察世界的眼光、感受世界的方式变了。因为对人的存在产生了新的认知,福楼拜对包法利夫人不是道德批判而是寄予理解同情;卡夫卡笔下的荒诞脱离了现实语境,却折射了现代人的内在困境;乡土中国的底层人物阿Q无处不在,却只在鲁迅笔下成为国民性的代表。因为对世界的感受、认知和以前不一样了,旧的文学形式已经无法承载现代的内容,新的语言、结构随之产生。也就是说,作者如何体验、理解世界,常常会决定作品的创新程度。即使场景相同,因为对世界的理解不同,这一场景也必然呈现出不同的“风景”,才有了让人耳目一新的感受。

  反观当下的文学创作,作者们对语言越来越讲究,力求在语言上写出新意、形成风格,但是在叙事的眼光和思想的开掘方面仍显单薄。有人认为,只要编一个离奇的故事便足够吸引读者,只要把所有的套路安在一个人身上就成了典型,只要符合读者对 “人设”的既有认知便能引起共鸣,但其实不够。试想,如果作者只是依据通常的社会意识去描写人物,那么即使故事有所不同,仍让人感到了无新意,因为人物在不同的躯壳下并没有展现出不一样的灵魂。如果作者对现实的开掘仅仅停留在新闻化的事件、社会学的认知层面,对他所描述的现实世界没有真正的探察精神,也就无法写出有血有肉的独特的人,更无法呈现一个全新的世界。以这个标准去衡量,时下的很多小说都成了一种供人娱乐的肤浅读物,或者无关痛痒的窃窃私语,根本无法从故事中挣脱出来去关心心灵的跋涉,或者探究人的存在的可能性。

  这些年,文学日益边缘化,很多读者被热闹好看的影视剧所吸引,但必须要知道,所有以故事为载体的文艺形式都是以文学为基础的,文学的深度决定了改编而成的影视剧的深度,文学的创新能力影响着其它文艺样式的走向。中国电影、戏剧、服装等文化产品在国际上予人的感受是中国元素多而中国精神少,传统文化多而现代精神少,就因为青花、龙凤等元素的融入比较直白、简单,而对精神性的探察、与世界性的对话则困难得多。归根到底,这正是文学的深度和创新能力不足的表现。

  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习近平总书记殷切嘱咐文艺工作者勇于创新创造,“创新贵在独辟蹊径、不拘一格”。有灵魂的创新,正是最可贵也最值得期盼的。有灵魂的创新不是无边无际的想象力、美轮美奂的视觉效果,恰恰相反,它是作者向内探察、叩问内心的结果。文学提倡回到现实主义,并不是指回到人人可见的客观现实,而是在现实的沃土中深入挖掘,提炼出最能反映时代特质、直指人心的东西。相反,蜻蜓点水、浅尝辄止、走马观花、浮皮潦草,在地表或浅层翻翻捡捡,很难有所收获。在这个不缺资本、不缺技术、不缺传播手段的时代,期待更多文艺工作者“不走寻常路”,一番披荆斩棘之后,创造一个有灵魂的,更丰富、更精彩的世界。(刘 振)

  注:原标题为《期待有灵魂的创新》

[责任编辑:李姝昱]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