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变迁刷新博物馆的发展史

2017-03-24 22:07 来源:宁波日报 
2017-03-24 22:07:57来源:宁波日报作者:责任编辑:石依诺

  作者:李广志

  在现代化背景下,无论主动选择抑或被动接受,文化都在不断地发生变迁。首先改变的是文化的外围部分,例如服饰、建筑、语言等,其次是婚丧、信仰等文化的核心部分。旅游是现代社会移动性的表征之一,与旅游者同时移动的还有大量物质的交换、思想的碰撞和文化的交融。宁波大学金露所著《遗产·旅游·现代性:黔中布依族生态博物馆的人类学研究》一书,从人类学的田野调查方法入手,以一个贵州布依族村寨为例,通过翔实的文献资料和口述资料,论述了旅游开发对民族文化的影响。

  作者在书中阐述了生态博物馆这一全新博物馆理念和形式,倡导用生态(社区)博物馆的形式保护文化,强调对文化遗产活态的、在地的、整体的保护。生态博物馆模式在中国最初实践于贵州省,随后出现于云南、内蒙古等少数民族地区,又发展到东部省市。在此过程中,生态博物馆社区由少数民族村落扩展到汉族村落和城市社区。有别于传统的博物馆形式,生态博物馆保护活态的有形文化遗产和无形文化遗产,保护遗产生存和延续的生态空间,保护文化传承的主体——社区居民。生态博物馆同时关注对文化遗产进行动态的记录,社区居民由此反观文化的变迁,共同参与文化传承与遗产记忆。本书主要考察了作为一个生态博物馆的布依族村寨的生计方式、婚姻家庭、宗教信仰和节庆活动等文化事项的变迁——部分民族文化因开发旅游而转化为商品,部分民族文化因缺少旅游吸引力而衰落消失。而作为整体性的文化,某一事项的变化必然影响其他关联事项。由农业到旅游业的转变,减少了与土地的联结,使得与农业相关的习俗和仪式弱化。现代社会的移动性影响了少数民族的婚姻结构,民族外通婚和跨地域通婚的现象越来越普遍,婚俗仪式的过程更为简化,亲属关系由大家族拆分为小家庭……由此,作者提出“混合现代性”一词,意指介于传统与现代之间的现代性,即在大众旅游时代,现代性的悖论使得文化在传统与现代之间徘徊。作者指出,旅游活动反映了现代性本身的悖论,一方面旅游活动加剧了人群的移动、文化的交流、异质性的减弱;另一方面,文化的独特性是游客凝视的关注点,留住文化的独特性,才能保持长久的吸引力。

  生态博物馆模式在浙江的特色化实践也在积极探索中,浙江安吉的生态博物馆已经初具规模,丽水松阳县的生态博物馆也正在建设中。生态博物馆不仅可以应用于西南少数民族村寨,同样可以应用于东部乡村甚至城市社区,对包括浙江在内的沿海地区正在发生变迁的古村落、历史街区等皆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宁波的历史文化名村呈现了特色鲜明的浙东文化和海洋文化,是宁波历史文化的活态体现。在现代社会中,如何留住乡愁、留住村民、留住文化?如何在发展过程中传承文化遗产、记录文化变迁?在旅游开发时,如何体现古村落的文化内涵和地方特色,从而衍生出特色旅游产品……带着问题再读《遗产·旅游·现代性》一书,对宁波古村落保护有了更多的体悟。(李广志)

[责任编辑:石依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