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新立异与自圆其说

2017-04-06 10:23 来源:解放日报 
2017-04-06 10:23:16来源:解放日报作者:责任编辑:付双祺

  作者:任海杰

  如果要描绘一下中国歌剧界近年来的状况,是否可以如此形容:“风起云涌,参差不齐,各摆擂台”。原创歌剧近年来遍地开花,层出不穷——质量如何暂且不论。演出方面,自从国家大剧院建成后,在歌剧创演方面一马当先。天津歌剧院异峰突起,堪称后起之秀。向为歌剧重镇的上海,不甘人后,不仅演出剧目和场次增多,且注重歌剧的制作。

标新立异与自圆其说

  当今世界歌剧界上演剧目还是以经典歌剧为主。如何让经典歌剧贴近、融入当今社会?主要途径就是重视歌剧制作,用新甁装旧酒。因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当下的歌剧演出已进入导演时代。许多电影、戏剧导演纷纷进入原来显得有些墨守成规的歌剧界,用不同凡响的创制“一石激起千层浪”,挑起文化话题。

  作为中国戏剧大家林兆华的助手搭档,易立明于2008年挂帅成立了北京新蝉戏剧中心,致力于现代戏剧和歌剧的出品制作,但真正有影响的动作是在2015年,易立明在天津短时间内连续制作巴托克的《蓝胡子城堡》和斯特拉文斯基的《俄狄普斯王》,一鸣惊人,成为歌剧界的一匹黑马。他于2016年闯入上海,一年内制作了三部歌剧:威尔第《茶花女》、德彪西《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以及年末的小约翰·施特劳斯《蝙蝠》。同一年,易立明还在别处导演制作了多部歌剧和戏剧,一年内的产量加起来约有五六部之多。如此高产的导演,在世界歌剧舞台可能也无人出其右,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国歌剧导演的奇缺。当然,数量多不等于质量高,也许正因为制作时间的仓促,使得有些作品成为“半成品”。笔者认为,仅以易立明在上海的三部歌剧制作而言,《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的整体水准相对比较平衡(它最大的软肋出现在换景太业余),《茶花女》与《蝙蝠》则众说纷纭。关于易立明版的《茶花女》制作我已有文评说,这里主要谈对《蝙蝠》的观感。

  评判一部歌剧新制作是否成功,我的标准是要做好标新立异与自圆其说间的平衡。首先要新,出奇制胜。但要新得合理,有创意,有深度,就必须要有自圆其说的逻辑性。易立明版《蝙蝠》一开场的序曲部分,场景是在动物园,一群动物在欢舞。这时“艾先生”闯进动物园,用弹皮弓射击动物,被动物管理员抓获,要关他禁闭,由此引出全剧。这个开头确实颇有新意,联系第二幕场景“十二生肖雕塑展开幕晚宴”以及第三幕场景“动物园禁闭室”,可见动物主题在此版《蝙蝠》中是一脉相承、一以贯之的。既然剧名是《蝙蝠》,易立明对于人与动物的关系是有着独特喻义的。然而仔细一想,问题来了。其一,“艾先生”即便是犯错,动物园就有权关他禁闭(而且是关在动物园)吗?律师“卜德林”就那么无能?这不是在开法律的玩笑吗?其二,动物园私设禁闭室,将人与动物囚于一笼,于情于理说得通吗?这个创新,是否荒诞到近似荒唐?也许易导会解释说,这部戏本来就是喜剧闹剧,夸张离谱些没关系,但正所谓过犹不及,做过头了的闹剧,便缺乏起码的可信度。最为败笔处是在第三幕,场景设置荒唐,表演生搬硬套,启用滑稽演员也是弄巧成拙,破坏了歌剧表演的整体性。此外,全剧对原作情节删节太多(主要在第二三幕),给人头重脚轻之感。

  易立明做到了标新立异,但在自圆其说方面颇有欠缺。据说他有个工作习惯——通读剧本一遍后,即以最新鲜的“第一感受”定下制作思路,基本不会再有大的改动。如果真是这样,那既证明易立明才思敏捷,也说明他缺乏三思而行、精雕细琢。西方有些著名导演要用一年甚至数年时间精心构思制作一部歌剧,且在上演后还要不断修改,精益求精。歌剧制作也是一种创作,并非拍脑袋改编唾手可成,一部成功的歌剧制作往往是歌剧导演呕心沥血之作。

  指出歌剧新制作明显的缺陷,并不意味着对这部歌剧全盘否定。歌剧艺术本来就是舶来品,先进前卫的歌剧制作理念更是近年才为我们所看重,易立明作为开路先锋,其敢为人先的开拓创新精神还是值得肯定的,毕竟人才难得。有创新就会有失误,尤其是在当下浮躁的环境下,我们对此需要宽容、给予鼓励。笔者建议易立明适当减少工作量,五指捏成一拳,制作出真正有说服力的歌剧精品。

  从歌剧其他环节的艺术呈现方面,此番《蝙蝠》台词的“洋为中用”基本还是成功的,除了第三幕稍为别扭些。演员方面,徐晓英饰演的罗莎,无论是表演还是演唱,最为出彩。惜乎她在第二幕的一个高音没唱好,影响了后面的情绪发挥。也许她在第一幕演唱太用力了,嗓音状态有些后继乏力。于浩磊饰演的艾先生令我眼睛一亮,他整体的演唱自然放松,举手投足幽默风趣,很契合角色。中国歌剧演员中有如此诙谐素养的,少见。张帆涛是近年冒出的新秀,唱腔洋味足,对阿尔弗雷德的表演稍欠老道。北京“外援”李晶晶饰演女佣阿黛,小巧玲珑,老道自然,花腔出色。特邀滑稽演员钱程饰演剧中的动物饲养员,本可能被设计成为该剧最大的看点,但实践证明这是个败笔,这个角色幽默滑稽得“硬邦邦”,不自然,且与全剧氛围违和。(任海杰)

[责任编辑:付双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