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写给骑手的悲歌

2017-04-19 19:42 来源:山西日报 
2017-04-19 19:42:59来源:山西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韩胤婕

  一部《西去的骑手》,历史的风沙让我们窥见了英雄的神采,见证了血性的力量

  在强权泛滥的年代,人民的正义往往黯淡无光。在军阀与政客横行的时代,英雄与志士往往横卧于疆场。但任何力量都无法阻挡一些生不逢时的人横空出世,任何黑暗都难以掩盖这些人与生俱来光耀夺目的锋芒。因为这是生命的力量,这是血性的荣光!

  一部《西去的骑手》,历史的风沙让我们窥见了英雄的神采,见证了血性的力量。我们看见了那个名叫马仲英的少年骑手,在先知的指点下走出了祁连山深处的神马谷,开始在无尽的驰骋中寻找那经书里消失的大海与生命中爱慕的露珠。他飞过古老的河西走廊,飞过宁静而峭拔的天山,飞过死神环绕的塔克拉玛干。在陆地不再延伸的地方,他和他的灰马如一颗硕大而璀璨的露珠融入了黑色的海水,将生命尽头血性不灭灵魂不死的传说播撒在呜咽的风中。多年以后,在英雄生前驰骋和战斗过的青海湖畔,牧羊的老人仍以祈祷的姿势跪拜戈壁残阳。英雄在西天的余辉里歌唱:“当古老的大海向我们涌动迸溅,我采撷了爱慕的露珠。”这犹如禅言的经文,浓缩了英雄骑手马仲英短暂的一生。

  这个生前被军阀和政客视为叛逆和革命者,死后又被贬为军阀和马匪的骑手,长期以来处于被遮蔽和被误解的尴尬境地。他传奇的一生有待后来者冷静的解读与评说。但无庸置疑的是,他的一生是战斗与寻找的一生。他本生于西北马家望族,17岁时,因不甘忍受家族势力与军阀对百姓的压迫愤而起义,以“七杆枪吊民伐罪”,以自身魅力吸引并率领万千西北热血青年转战沙场……与此同时,他又是一个志向高远、追求无限的人。他坚持民族平等,支持共产主义,热爱新生事物。他认识到空军在未来战争中的作用,便立刻率所部军官赴苏联学习飞机驾驶技术。他在学习中表现出出色的才能,令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恐惧,在他们的合谋策划下,英雄身中毒药,最后纵马跃入黑海。

  《西去的骑手》在叙事上采用电影蒙太奇手法,在对历史和现实的双重关照中交叉往复,相得益彰。同时,小说的语言素朴刚烈、沉郁悲怆,一如大西北干硬浑厚的黄土,极富地域质感。此外,作者以浓墨重彩勾画了祖国大西北寥廓壮美的风景,以及西北健儿驰骋疆场血染黄沙的惨烈。

  掩卷入眠,残阳,戈壁,骏马,弯刀纷至沓来。那年少而剽悍的骑手纵马挥刀劈向眼前浓厚的黑暗。

  刀过处,新月升起,照亮后来者广阔的梦境。(韩胤婕)

[责任编辑:李姝昱]

[值班总编推荐] 重新评估景区的评级管理

[值班总编推荐] 王阳明的人生与学问

[值班总编推荐] 黑山加入北约加剧地区紧张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