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悲鸿在上海的青葱岁月

2017-04-20 10:56 来源:解放日报 
2017-04-20 10:56:37来源:解放日报作者:责任编辑:付双祺

    作者;陆其国

    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

    1912年,民国元年。江苏宜兴十七岁少年徐悲鸿,开始与上海有了交集。不过那次交集的境况有点糟糕。《徐悲鸿年谱》(李松编著)引其自述云:“年十七,始游上海,欲习西画,未得其途,数月而归。为教授图画于和桥之彭城中学。”

    晚清入民国之前,徐悲鸿家乡连年遭遇水灾,生活在乡村的徐达章一家眼见难以维持生计。于是,有“民间画师”之誉的徐达章,带着喜欢绘画的儿子徐悲鸿外出辗转四乡,给人画肖像、画山水花卉、画动物屏条、刻章写春联赚钱。后因徐达章患病,悲鸿只能把父亲送回老家,之后只身前往上海谋生。当年的上海曾是少年徐悲鸿心中希望的绿洲,就像他后来一心想赴法国深造一样,那时他一心想到上海学画。结果事实告诉他,上海滩可不好混。滞留上海数月,卖画艰难,学画无门,身边钱已所剩无多。这时悲鸿父亲让人带来消息,让他赶快回家完婚,家乡中学也正需要像他这样的美术老师。

    少年徐悲鸿就这样匆匆结束了与上海的第一次交集,回到宜兴老家。接下来就是结婚、生子(此子七岁时不幸夭折)、当老师。少年悲鸿在家乡很快成为香饽饽:和桥彭城中学、始齐女子学校、宜兴女子学校三所学校都聘任他教图画课。不幸的是,在接下来短短两年间,徐悲鸿年轻的妻子与父亲相继病故。

    养家总是第一需要。为生存计,徐悲鸿萌念去上海半工半读。让他欣喜的是,这次有乡里前辈徐子明先生为他引荐,徐先生当时正在上海中国公学任教。徐悲鸿赴上海前,给徐先生寄了几幅作品,希望能借此谋到合适工作。徐先生觉得悲鸿画得不错,就向曾做过他老师的复旦大学校长李登辉作了推荐。见李对徐悲鸿的作品赞赏有加,徐子明趁机问李,能否为徐悲鸿在上海找个合适的工作。李登辉答应了徐。于是,徐子明当天即写信给徐悲鸿,让他尽管来上海。

    就这样,徐悲鸿辞去了家乡三所学校的教职。他和其中一所女子师范的国文老师张祖芬相知最深,行前特地去向张老师告别。张已知道徐悲鸿将去上海,见他来告别,心下很是伤感。他握着悲鸿的手,不舍地说,我只能在家乡教书到老了。悲鸿你不同,你这么年轻,又有才华,应该出去闯出一片天地;你的前途一定广阔。停顿片刻,张老师望着悲鸿,又语重心长地说,悲鸿,你这次离开家乡,我没有什么东西送你,就送你一句话吧:“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徐悲鸿后来一直铭记着张老师这句话,甚至与廖静文结婚后,有一天仍带着无限温情对廖说,“张祖芬先生可算是我入世以来的第一位知己呵!”

    走投无路,幸有“黄扶”

    命运似乎有意要考验徐悲鸿,这次踏进上海,本来他信心满满,不料却兜头遭遇一盆冷水:李登辉校长原先的承诺落了空。

    关键时刻,还是徐子明如及时雨般从北京给徐悲鸿来了封信,信中还夹着一封附信,附信收信人是商务印书馆所办《小说月报》主编恽铁樵。这实际上是封介绍信。徐子明让在上海生活和工作无着的徐悲鸿准备几幅画,然后带着他这封信去见恽主编。

    1915年夏末的一天,留着分头发式,穿一身蓝竹布长衫的徐悲鸿,走进了上海宝山路上的商务印书馆。接待他的是一位和他年龄相仿、名叫黄警顽的年轻人,他注意到徐悲鸿穿着白布袜、白布鞋,鞋后跟系着条红布,这是家里死了尊长的标志。望着眼前这位脸容瘦削、神情抑郁的年轻人,黄警顽不由心生同情。知道他来找恽主编,黄便打电话到主编室。不巧恽主编此刻正忙着,没时间会客,他吩咐让徐悲鸿把带来的画留下,第二天下班前再过来。

    第二天黄昏,徐悲鸿如约来到商务印书馆,并见到了恽主编。恽主编说已看了徐悲鸿昨天留下的画。目前商务印书馆有待出版的教科书正需要有人画插图,他讲了一些关键要点,让徐悲鸿回去画几幅样稿送来试试,争取画能录用,以换取稿酬,使眼下生活不成问题。

    徐悲鸿非常看重这样的机会。回到借住的梁溪旅馆,关起门专心作画。两天后,他带着画,忐忑不安地去见恽主编。还好,恽对他的画评价不错,觉得人物画尤其佳。由于竞争激烈,能不能录用还难定,恽让他过几天来听回音。

    过了些时日,徐悲鸿又见到恽主编时,一对上恽的目光,他心里不由一沉,似乎已有不好的预感。果然,恽告诉他,他的画用与不用,由商务国文部庄百俞、蒋维乔、陆伯鸿三人决定。结果蒋、陆二位赞赏,庄不认同,认为徐的画线条太粗。恽对此也是爱莫能助。

    这时黄警顽刚调到福州路商务发行所上班。几天后,徐悲鸿来这里见黄,把情况告诉了他。黄听了也很难受,不知说什么好。这时就听徐说,他这次来上海,非常感激黄对他的帮助,他在上海举目无亲,黄是他在上海唯一的朋友。今天他是特地来向他道谢并道别。

    黄问徐,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徐苦笑道,我也不知道。又说,我无颜再见家乡父老。徐悲鸿向黄警顽匆匆道别后,便转身走出了发行所大门。

    徐悲鸿离去后,黄警顽越想越不对,他把徐悲鸿刚才的话联想了一下,不由惊出一身冷汗,他担心徐悲鸿因为绝望会去寻短见。这样一想,黄警顽连假都来不及请,赶紧出门,朝徐悲鸿离去的方向,一路追到外滩。最后果然在一处码头找到神情沮丧的徐悲鸿。此时徐才告诉黄,他对生活已经无望,他想了结自己,只是想到黄热情帮助过他,觉得走之前应该向他道个别。

    黄警顽当时只是一个小职员,月薪才十几元,住在南市九亩地宿舍。他对徐悲鸿说,悲鸿,你千万不能想不开,你这么有才华,一定会找到用武之地的,只是眼下没有机会。黄警顽最终说服徐悲鸿继续留在上海,和他一起住。

[责任编辑:付双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