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异国漫不经心的抒情

2017-04-21 11:30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04-21 11:30:49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夏学杰

  《龙蛇北洋:〈泰晤士报〉民初政局观察记》一书选译《泰晤士报》1912-1919年对清末民初最为重要的历史人物和大事件的报道,全景式地重现了这一时期的历史画卷。《泰晤士报》是一份日报,其报道短平快,大都带有零星碎片的烙印,但是阅读它的即时记录,对于中国人了解那段时期的历史,还是大有裨益的。但是我想说的是,它也只能作为一种参照罢了,因为即便是局外国的报道,亦带着它的好恶与偏见。

  本书译者为美国休斯敦大学电子工程硕士方激,此前,方激还编译了《帝国回忆:〈泰晤士报〉晚清改革观察记》一书,该书选译了英国《泰晤士报》1901-1911年发表的关于清末改革的一系列报道。在那段时期的报道里,读者可以看见,《泰晤士报》将清朝的衰败主要归咎于两个当权人物——李鸿章和慈禧太后。《泰晤士报》认为,身为“走一步看一步”政策的化身的李鸿章,自己把大清帝国拖到了毁灭和瓦解的边缘。李鸿章没有改革倾向,并且是改革的阻止势力。而慈禧太后虽后来被迫接受改革,“由于深刻地意识到改革的必要性,她最终接受了违反自己所有专制之举和女性本能的改革主张”,但其作用也不怎么明显。对于袁世凯,英国方面倒是寄予了改革的厚望。说北京行政改革的实际起因,一定要归功于袁世凯、肃亲王和其他卓越的进步人士那充满智慧和勇气的开创之举。而实际上,清末改革时,袁世凯是未能主政的,慈禧太后活着时他没主政,慈禧太后死后,他又被皇族踢出权力中心。

  有人说:“民初即北洋、北洋即袁某。”《泰晤士报》对中国民初几年的报道,大半是对袁世凯及其所代表的北洋政府的现场记述。1912-1915年,以袁世凯的主要政治活动为中心,涵盖了袁世凯窃取辛亥革命果实当上民国大总统、制造宋教仁案、与日本签订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拒绝承认“麦克马洪线”而维护了西藏主权,最后因复辟帝制称帝而在众叛亲离中死去等重大历史事件。在这一阶段的报道中,英国记者对袁世凯同样不惜溢美之词,大有一以贯之的意味。袁世凯去世后,该报是这样评价之的:“袁世凯超越了和自己同一时代的人,或许,荣禄是唯一的例外。我们这么评论袁,是基于一个事实,他笃信中华文明所赖以建立的伦理学,渴望维护在伦理的基本传统中所不能割裂的连续性,从任何角度而言,他都是一位极有建设性的政治家。每一项令人向往的改革方案,立法、教育、整编军队、禁止鸦片等等,都得到过他真诚的拥护和支持。”甚至对其称帝这件事,该报都愿替死去的他作出合理的解释:“对于国家无法实行自治,对于靠着现存的政治实体必将无法适应共和政体与制度,这位已故的政治家从来没有任何怀疑。他确定无疑地相信,实行帝制是使国家得以健全、完整的唯一途径。尽管如此,他还是从实际的角度出发,单枪匹马地和南方的派系争辩……”您要是觉得对袁世凯此种评价亦不为过的话,那您看看他们对李鸿章的评价,就可读出明显的差距了。《泰晤士报》此前说李鸿章“集卑劣与尔虞我诈之道于一身”。

  或许,是因为慈禧太后和李鸿章制定或推行的政策有损英国利益吧,英国对李鸿章和慈禧太后评价甚差,李鸿章还给《泰晤士报》写过一封谴责鸦片贸易存在不公正的信。《泰晤士报》对张之洞人品的评价就相对好一些,至少刻薄度有所减轻,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关系好的因素,张之洞曾是亲英派的。

  英国记者笔下充斥着英国的立场与偏见。烟贩子英国人如此评价清朝的禁烟运动:“不管有多么独裁,多么热切,没有一个政府敢承诺以直接的禁止和最严厉的惩罚,向一种延续已久的旧习俗宣战。譬如说,在欧洲土地上盛行的酗酒习俗,从某些层面上讲,甚至比吸食鸦片更加有害,但即使是最强大的西方国家政府,都必须要从这类在任何时候、任何国家都行不通的危险又不切实际的措施中脱出身来,反而在软弱和腐败上一向声名狼藉的清国中央政府,却敢于明目张胆地强行执行它的计划。”吸食鸦片的危害能与酗酒相提并论吗?他们关切的自然是与本国利益息息相关的问题和事件,其余,那些在他们看来无关痛痒的,他们写起来就轻松自如,甚至无需怎么较真,笔调中带着些许漫不经心的抒情。

  虽说《泰晤士报》一直声称“独立地、客观地报道事实”、“报道发展中的历史”,但亦有人评价之:纵观其200多年的历史,可见该报的政治倾向基本上是保守的,在历史上历次重大国内及国际事务上支持英国政府的观点。(夏学杰)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