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难以了解,只缘身在此山中

2017-04-21 18:44 来源:北京晚报 
2017-04-21 18:44:53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唐 山

  生命是什么?这个问题似乎很简单,只要能自主运动的,似乎都可以叫生命。

  那么,病毒能否叫生命呢?单独的病毒是不能自主运动的,它没有任何生命迹象,可一旦进入细胞,它就会焕发活力——彻底改变细胞性质,并不断复制自己。

  看来,生命的定义需要修正,即:可以主动复制自己的,才叫生命。

  沿着这个思路,人类破解了生命的秘笈:原来一切生命都由基因决定,而其编码的基础不过是4个碱基,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实在有点简单得过分,相当于只用4个字母便写成了一本著作。

  在今天,人类已能给基因“做手术”,从理论上说,通过基因编辑,我们将能制造出想象中的任何生命,并获得我们期望的各种功能。也许在明天,癌症、糖尿病等将可以治愈。毕竟疾病也是基因决定的,我们将有缺陷的基因编辑掉,一切岂不迎刃而解?

  抱着这个期望,本书作者开始了生命研究,在这本书中,他采取了双线叙述方式。

  一条线描写科学工作者如何工作。在作者看来,博士后的工作并没想象的那么精彩,不过是实验室中的超级苦力而已,在今天,科学家也无法去做自己喜欢的工作,他们的最大本领在于说服投资人掏钱。

  另一条线则展现了生物科学进步的历程。许多人曾名噪一时,可他们的发现却被后人推翻,如今只剩一座座雕像,却无人凭吊。在通向真理的道路上,遍地都是炮灰,多少人只差一步,却抱憾终生。然而,每一次悲欣交集,都标志着人类智慧整体的前行。

  本书作者在实验室里度过了漫长的“苦力岁月”,他差点取得重大突破——将小白鼠相关基因敲除,看它们是否会得糖尿病。如果他成功了,则意味着他破解了糖尿病发病的原理,可难以置信的是:将相关基因注入成年白鼠体内,也会让它得糖尿病,偏偏通过基因编辑技术,改变小白鼠的先天基因,生出来的小白鼠却个个健康。

  这是为什么?

  福冈伸一最终想明白了,因为我们对生命的定义依然不够准确。毕竟生命均需依赖一个重要条件,即时间,任何生命都沉浸在其中,不可逆转。这决定了,生命是一个动态平衡的过程,即使基因先天有缺陷,也会在后天自主得到修复。只有小白鼠成年了,失去了修复机能,则注入糖尿病基因才会给它带来灭顶之灾。

  生命是可以主动复制自己的动态平衡。这个新定义的价值何在?

  其实很简单,只需看看窗外就明白了,我们无论怎样精巧,都无法做得像花园那么完美、那么丰富,我们甚至无法凭空创造出一棵充满活力的树。生命如此复杂、如此多元,当我们以为可以左右它时,其实便是在伤害它,而这伤害注定是难以修复的。

  敬畏生命,敬畏它的博大与均衡。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命中注定,我们无法真正了解生命的全部,因为我们也是其中之一,所以比征服更广阔的,是赞美,是沉醉,是欣赏,是尊重……可问题在于,沉浸在高度功利的氛围中,你是否还拥有相应的能力呢?

  一本科普著作居然写出如此高度,让人只能五体投地。(唐 山)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