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边诗话》的启迪

2017-04-21 19:18 来源:今晚报 
2017-04-21 19:18:39来源:今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曹正文

  20世纪80年代中期,我常在《书林》杂志上读到金性尧先生的品诗佳作,文笔老辣。金性尧为何人?我打听了几次,才知道是一位资深老编辑。听出版界老人说,金性尧先生是位品评古诗的专家,一位有学问的老先生。

  后来,终于有机会认识金先生,承他送我一本《炉边诗话》的签名本。我因为从小喜爱中国古典诗词,便主动上门约他写稿,一来二往,与金先生就成了忘年交。我曾在报上写到柳如是与陈子龙的恋爱关系是个新发现,金先生即来信指正,说某人的文章早已有记载,可见他读书之多。

  金性尧先生生于1916年,笔名文载道,浙江定海人。他曾编过《鲁迅风》杂志,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担任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第二编辑室主任,后为上海古籍出版社编审,一代文史大家。他一辈子都在与古籍古诗打交道。但他写的文章,又以通达晓畅著名。他除了著有《炉边诗话》《唐诗三百首新注》,还写了《闲坐说诗经》《夜阑话韩柳》《贺知章与四明狂客》等专著与学术论文。他用闲话的笔法,向读者介绍了许多古典文学的知识,娓娓道来,写得有情有趣,把深奥的传统文化加以通俗化,为传统文化的普及工作,做了不少贡献。

  金性尧先生自称他的著作是一件“百衲衣”,是一本“闲书”。但我们要做这样的工作并不容易,“闲书”不闲,这也是写书人的一种艺术造诣。

  在20世纪90年代,我常去北京西路上的金性尧先生寓所拜访。金先生居室杂乱无章,书很多,家具已很陈旧。他是一派民国文人的打扮,说起话来总娓娓道来,但说起文史考评,态度却很认真。我写的那本《花鸟诗话》就是他写的序,他在序中称我是“读书种子”,这是过奖,在金先生面前,我谈读书是班门弄斧了。

  金性尧先生于2007年过世,享年91岁,他晚年生活似乎寂寞了一点,但他自己却说:知足常乐。(曹正文)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