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房虽小天地宽

2017-04-21 19:44 来源:北京日报 
2017-04-21 19:44:30来源:北京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王丹枫

  喜欢书的人,大抵上都想拥有一间自己专属的藏书翻书的屋子,在这片私享天地里,过五柳先生《桃花源记》所云“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清净明了的日子,悠游闲岁月,潇洒度时光。

  我理想的书房是这个样子的。在我依山而建的寓所里,有一间层高五米、用巨大落地窗揽入明澈阳光的书房——牌匾题字“听雪超尘”,窗前置一紫檀书案,案上摆一小香炉,抑或一个插有百合的湖蓝色花瓶,窗外杂树花木,可时观万物生意。屋顶有两扇玻璃天窗,挂一盏枝形水晶吊灯,繁星满天时,书房内的灯光和头顶上的星光相映成趣。百余平方米的空间足够通透敞亮,尽管藏书很多,但丝毫未有逼仄感,一排排乳白色木质书架挨到屋顶。翻书暂歇时望向窗外,青山时时在目,宅院里挖建的小水塘里几朵莲花方敛而未开,伸向窗边的几株翠竹含露而犹滴,自觉天地万物清气自远而届,心无滞碍。霎时间,书中风景和室外风景相谐相生,想必朱熹盛赞的“坐获幽林赏,端居无俗情”的意境就是这样的。

  果戈理说,“当歌曲和传说已经缄默的时候,建筑还在说话。”想必将这“建筑”视之为爱书人心之归宿的理想书房再恰当不过了。书房,顾名思义是藏书、读书的房间。在古代,书房雅称书斋,作阅读、自修及工作之用。可见,书房之于人与书的关系,不是专为书而设,是为人设置的。

  曾匆匆游览过中国现存年代最早的私家藏书楼——明代兵部右侍郎范钦所建的浙江宁波天一阁,听闻这里原有藏书七万余卷,实乃藏书家气派,却不是我等靠薪水讨生活的普通百姓可以企及的。寄居大都市已然不易,在有限的空间里辟出一方可供自己静心阅读的小天地,便是福之所至,兴奋到好几日夜不能寐,亦不夸张。如果那是个带有落地窗户的读书所在,更是锦上添花的馈赠了。

  在这座城市漂泊了十几年之后,终于按揭在郊区购得一套小两居。没有多余空间专设书房,装修时就在原本的餐厅位置留出半面墙摆放书柜,还专程带木工师傅跑到我喜欢的时尚廊书店比样测量书柜。打出的成品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好,但它却成了我屋中现今最贵的家具。这个就餐与阅读二合一的所在,我姑且称之为“书房”。为了一桌多途,既方便伏案写作与阅读,亦能满足就餐之便,购置餐桌时选了张长条形的,桌上摆了一只彩色水晶瓶插百合与富贵竹。将几年下来购买的各色书籍摆进书柜时,着实吃惊不小,站在客厅的各个角度望向“书房”一隅,怎么看怎么都觉着舒服。“书房”正对着客厅大门,每每外出归来,自有一种“开门见书”的喜乐。就像是你热恋的心上人,虽日日相见,亦竟是新相知,身在他方别地,亦不禁想要赶快见到她,当真遂了愿,怕是把持不住,要惊动三世十方。

  闲暇之余,我多是宅在“书房”里看书与写作。一个人坐在“书房”阅读,酷似张爱玲描述人在屋里看书时的情境,“屋里有金沙金粉深埋的宁静,窗外风雨琳琅,漫山遍野都是今天。”在“书房”里领略各路文人笔底的风光,怎一个酣畅淋漓了得?想必扬之水先生说的“书房的至乐之境,未必与书相关,而毋宁说,是得自读书的意境”,就是这样的。风景不是书房的点缀,书房倒仿佛是点缀风景的。

  “书房”虽小天地宽。我爱书读书有些年月了,蛊毒日浓,且已沁入骨髓。那些书仿佛蒲松龄《聊斋志异》中的狐仙婴宁下界,给我施了狐媚之术,与之夜夜欢会,你侬我侬,竟不知东方既白。(王丹枫)

  注:原标题为《自己的书房》

[责任编辑:李姝昱]

[值班总编推荐] 重新评估景区的评级管理

[值班总编推荐] 王阳明的人生与学问

[值班总编推荐] 黑山加入北约加剧地区紧张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