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壳机动队》:逐步简化“灵魂”

2017-04-21 19:45 来源:北京日报 
2017-04-21 19:45:16来源:北京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胡玉香

  即便没有看过原著的人,也能看出,新上映的真人版《攻壳机动队》原本可以成为一部非常好的电影。

  电影叙事的开头10多分钟是很成功的。炫目的剪接中,未来世界令人瞠目的高科技手段,扑面而来的概念和虚拟景观,以及那些身份立场不明的出场人物,会紧紧吸引观众调度起所有的脑细胞和专注力,在快速消化和辨别生化人、仿生人和人类以及少佐(素子)是男是女的同时,试图尽快厘清人物之间的内部关系,抓住影片设置的故事悬念和试图探及的主题谜语。影片刻意将电脑科技再造人的场景打造出类似上帝创造人类般的严肃神奇氛围,很好地预设和传达出了这样的信息和期待:其一,素子灵魂能否适应机械的躯体之壳?在适应过程中人将何以界定自己?其二,被植入了虚假记忆却又残留过去真实记忆(以幻觉的方式闪现)的素子(少佐、米拉),将如何确认真实的主体自我及存在意义?但随着故事的展开,这些引起观众极大兴趣的复杂主题,不但没有得以充分地呈现,反而被虚化简化或者让它轻轻地滑走了。结尾更是将这个庞大复杂的主体寻找问题,落在揭发阴谋,惩恶扬善,以正义为意义使命这样一个简单的答案上,非常可惜地让一部原该有“灵魂”的电影,沦为好莱坞套路化的大片。

  让我们看看它是怎样将影片的“灵魂”给简化和套路化的。

  影片一开始就是躺在病床上的素子被紧张地推往实验室,还特意给了她伸开的手一个特写,我们知道这是她的真手;在将她的大脑植入义体的过程中,又有一个特写镜头给了手,这时我们明白这是假手;素子从重生的再造过程中醒来,又有一个镜头让我们看到她在摸着自己的手。但影片并没有多加表现素子面对这个被机械修复的新躯壳时的真实感受,而是用“一年后”这个时间长度和素子的新身份(少佐)轻轻盖过去了,直到在执行任务手腕受伤而丝毫没有知觉时,影片才让素子第一次凝视自己的身体,产生困惑,她因此去触摸真实的人类并试图感受抚摸肉体的感觉。虽然素子感觉“被一层雾似的东西遮住了”,但影片再一次将这个困惑虚化简单化了。待到从音响王国返回时,胸部严重受伤的素子已对此无动于衷。问题是,如果没有痛感,不知流泪是何感觉,人将何以辨认和界定自己是否属于人类,这样的灵魂还是灵魂吗?没有感觉的破碎肉体里还能有不受损的完整灵魂吗?皮之不存,魂将焉附呢?影片至此,开头成功预设的主题之一——即关于再造躯体(壳)引发的困惑和思考这条线,彻底被一步步简化掉了。

  由于简化了对科技再造身体引发的自身困惑与危机的思考,后面影片本应进一步展开的素子在对被植入的众多虚假记忆与真实记忆之间的身份混乱,自我存在主体的困惑等内容,自然也就不再是影片接着关注的重点。所以当同样被植入了虚假记忆的对手被吊打,在那里一会儿说自己是要去接女儿的人,一会儿又说自己是另一个人,连旁观队员都不忍心时,素子竟连一点触动都没有了。而这原本也是素子要面对的困境,或者说是影片一开始就传递给人的困扰。作为一个被植入了前面所有失败过的义体人成功的那一部分的素子,虽然科技可以给她删除掉这些记忆,但是大脑本身会不会残留一些记忆,正如影片开头素子脑中不时出现的幻觉?以后的素子,在和妈妈的相处中,会不会有别的记忆、幻觉、身份突然窜出来,搅乱她和妈妈的生活,以至于让彼此都怀疑自己到底是谁呢?而且,如果我们的身体可以不断被修复重生,在这个不断变换的身体中,我们究竟又是谁呢?

  影片将观众头脑中的这些疑惑全部弃之不顾,却一路向着制造幻觉的现实真实性奔去。故事开始向着好莱坞的套路发展,变成了一个在各种对立力量中寻求真相和身份认同的单一过程。而在了解真相后,素子也很快选定了自己的道德立场,成为了一个拯救曾被视为恐怖力量的久世和解决危机的正义化身。在奋力摧毁坦克机器人那场戏中,断臂的素子俨然就是好莱坞的一个新生英雄了。残缺的壳还在,但灵魂已彻底被满满的“正义”价值填满。素子最后的一声“攻击”回答,更是将一个原本是关于在幻觉和虚假记忆、破碎的肉体与幸存的大脑之间思考和寻找主体存在的宏大主题,肢解得荡然无存。一场关乎灵魂的哲理性思考和困惑,变成了一个清晰无比的好莱坞英雄的 “正义”答案。(胡玉香)

[责任编辑:李姝昱]

[值班总编推荐] 重新评估景区的评级管理

[值班总编推荐] 王阳明的人生与学问

[值班总编推荐] 黑山加入北约加剧地区紧张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