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都市里的人和景全都符号化了

2017-05-05 18:12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05-05 18:12:07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石依诺

  作者:剀弟

  很难想象在荒芜偏僻的地方看到朱利安·奥培的作品,他的以行走的人为主题的一系列动态人物LED装置作品,跟热闹繁华的城市中心相得益彰,已经出现在纽约、伦敦、首尔、东京、台北的街头,现在也即将频繁出现在上海。这些抽象简化过的行动人体,象征着任何一个你我他,重复着单一流畅动作,取代了广场的英雄雕塑,灯光永不熄灭。

  处于中国当代艺术机构不断萌发的潮流中,位于黄浦江畔的复星艺术中心聚焦当代艺术与设计,而作为启动的重要展览之一,就是来自伦敦的当代艺术家朱利安·奥培的中国首次个展。展览展出奥培50多件作品,从油画、雕像、马赛克,到挂毯、壁画及LED与LCD影片等。“是时候进入中国了”,奥培一直合作的利森画廊的亚洲代理David Tung如是说。于是,在内地城市发展潜力排名第一的上海,与伦敦街头出现了同步的景观。

  极简的人像 符号化的人

  无论对朱利安·奥培名字陌生与否,他的肖像作品都让人似曾相识,这得益于简化成符号一样的图像和易辨识的色彩。一进入位于二楼的展厅,正对的就是一系列的头像作品,黑色粗线条勾勒轮廓,然后辅以大块的鲜艳色彩,用亚克力材料制作,这些人像都是侧面轮廓,各异的头发和饰物,看不见面部细节,“就像你在街上与人擦肩而过,你可能会留意到他/她的发型、眼镜、耳环等,而对相貌没有印象……”

  人像慢慢变成奥培的风景主角,自从1982年从伦敦大学金史密斯学院毕业,奥培的最早作品集中于建筑空间和人造物品,风格偏向极简,人像从建筑的布景,慢慢走向前台,成为奥培反复表现的现代风景。他从古埃及浮雕、罗马半身像、波普艺术和日本漫画吸取元素,尝试不同的构造和形态,又用各种材料和手法,重复同一个系列。

  受到卫生间外的男女标识的启发,奥培给肖像融入了简单的符号语言,将人输出成商标符号一样的视觉标识,他们是平面化的,用黑色线条勾勒的不同个体,用发型、服饰、体形、姿态加以区别。奥培还做了一系列相关作品,包括人体各部分细节,还有漫画般的头像,从绘画到雕塑都有,“每次绘图的首要步骤都遵循着一个不变的定律:将所见事物平面化,随后将组合后的线条符号化,用以诠释光线在眼中呈现出的复杂图形。”

  奥培创作的最有名的肖像形象可能就是2000年为英伦摇滚乐队blur创作的专辑封面,之后这种漫画般的风格开始风靡。“从出生起,我们天生就善于通过辨认彼此脸部的不同特征来对每个个体的身份进行确认。因此,我希望可以为每一个我遇见的人,制作一张独属于他的脸部特写——一个宛若图章印记般的标志。”

  展览中我们可以看到艺术家现阶段的不同形式的人像作品,有使用古罗马马赛克拼图的,也有打印出的雕塑,还有用动画视频表现的头像,这些大部分都是奥培的家人或者朋友。

  单个的肖像回归到群体,奥培又进一步做出了动态的人像动画装置。来自古希腊人、古埃及人的行走雕像,成为奥培的灵感,他在健身房里拍摄朋友在跑步机上走路的视频,然后把片子剪成一帧帧的图像,最后连续成循环的走路画面。之后奥培拿着相机去各处拍摄来往的行人,广场、地铁、街头、金融区、时尚区,不同地区和国家……从外表服装,到行走的姿态,每一个人都不相同。奥培不仅拍摄行走的人,还尝试制作跳舞的人,跑步的人,爬行的婴儿等等,就这样丰富和补充起自己的系列。

  无论是古罗马时代的马赛克壁画,还是机场信息公告牌,奥培借用从古至今的城市公共景观,抹掉观看者存在的对于“艺术”的距离感。从都市群体到其中放大的个人,这些都是城市里的日常所见,只是我们会细心观察人的风景吗?好奇地看着LED动画里来来往往的人群,看得出神,其实那不正是我们自己吗?

  不再“自然”的大自然

  奥培从创作的开始就关注建筑和空间关系,而对风景的兴趣几乎与人像同时展开。更早的大卫·霍克尼解放了西方风景画,而奥培则没有继续这条路的想法,他对架上绘画没有太大的兴趣,对大自然也没有怀旧赞美之情,这些无人的风景正如高速路上迎面而来的车灯,只是窗外的移动景象之一。

  展览的三楼空间就集中了奥培的户外系列作品,在复星艺术中心人员的指点下,我们发现了奥培对于自己展览的较真程度,比如,他提前做了展馆的3D模型,掌握每幅作品的细微位置和灯光照明设计;比如,他把展厅里所有地面的安全通道导视都贴上了跟地面一样的贴纸,以不妨碍整个展览的表现。

  有点像电脑游戏画面,奥培在这里呈现了一系列LCD动画影片,这些都可以被看成是他在旅行或者郊游途中看到的风景:草地上的羊群、港湾里的渔船、山谷中的飞鸟、大海上细碎的阳光等等,这些乍看起来类似静止不动的色彩拼贴的平面作品,有着移动的细节,只要耐心地看着屏幕,就能发现这些可爱的动画,对自然的浪漫主义描绘只存在于大面积的饱和色彩所搭配出的类似治愈的效果上。

  奥培曾经说过:“万物皆动,哪怕只是观众也在转动他们的眼睛——静止是不自然的。”这种微妙的移动感无处不在,纯粹的速度感——驾车经过隧道和高速路;轻微的移动——港湾里起伏的船只和波动的海水;即便表现形式是静止的,比如壁画和挂毯,也是移动景色留下的印象,它们变成了线条和色块,以及圆和方的几何图形,只有带有一定的距离感,才能切实体会这一片“提纯”过的风景。

  奥培的极具辨识度的作品风格,好像是一种作为后现代背景下当代艺术家的极度自觉的“赌博”行为,他的作品看起来非常容易复制,但其实并不如此。“人们有一种趋势,为了让作品显得重要而搞得很复杂,而我正好反其道而行之。”就像在学生时代,他发现大部分的艺术家彻底反叛传统,而他则借用传统经典的再现来反骨,有着超然的成熟。他继续用“寻常景观”和“无名之辈”造就平凡的都市英雄,而作为区别于那些经典的欧洲人物肖像和风景画,则不断尝试最新科技表现,并且偏爱“原始”符号带来的“反差萌”,这些经过技术转化再造的风景画面,让来自都市的我们景仰和心动。(剀弟)

[责任编辑:石依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