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行恭的书籍装帧:隐喻之美

2017-05-05 17:55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05-05 17:55:50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石依诺

  作者:林夏

  台湾设计师王行恭的书籍装帧,将“量身定制”的“道具”,融入精心设计的画面,对书的内容或主旨做隐秘的暗示或转换。

  书籍封面与书的内容的关系如何处理?钱君匋认为有两种办法:一是和盘托出中心内容,或以高度概括的手法化书的内容为形象;二是不拘泥于对书的内容和主题相关表象的描绘,封面仅仅是一种装饰,以引起读者了解书的内容的渴望。台湾书籍装帧艺术家王行恭的作品似在上述两者之间又有变化,他以隐喻手法创作的书籍封面设想奇丽,风貌独特。

  隐喻本来是一种修辞,一种局部描写的手段。现代小说中的隐喻更成为一种基本的叙述方式。王行恭的隐喻书装则是充分利用视觉元素,以幻象去表示书中非物质的或观念性的事物,对书的内容或主旨做隐秘的暗示或转换。

  欧阳子的《生命的轨迹》的书封是王行恭早年的作品,白底上只有砚台一角、一支毛笔的局部、显露一半的“书”字,再就是书名和作者名字。论及构想,王行恭说:“当时作者欧阳子身体不适,这本书是将其作品汇编而成的,其写作生涯是否就此结束尚是个未知数。透过这样的概念,我想从她的作品中强烈的中国风味出发,于是以砚台、毛笔及一张稿纸,令人自由联想到正要开始写或是终止、停笔,隐约表现许多未知。”王行恭的封面不是单纯的手绘,而是要制作专用的“道具”,进行复杂的工艺操作。画面上的“书”字是以钢模压出的浮水印,经过摄影再放大,追求若隐若现的效果。砚台和毛笔只保留一部分,则是因为复杂的造型和太黑的色彩给人的印象都会太强烈。这样的处理,目的是营造庄重的气氛和质感。

  《文学尖端对话》是李瑞腾的文学评论集。书中评论当时两种文学的论争:一个怀念原有的乡土,一个描写生息的乡土。王行恭设计的书封,形象地表达了抽象的信息。“封面上配置两颗石头,仿佛在对话:色彩上二石有相通相融之处,大小虽然不一,代表对象却可由石头上的文字略知一二。这些文字都节选自书里”。制作时,为了避免石头过于突显,先将纸裱贴在石头上,然后再包起来,淡淡呈现。底部放一张染色宣纸,留一点地图的感觉。

  罗门的诗集《整个世界停止呼吸在起跑线上》,王行恭用一条打结的、断掉的绳子,蘸水后盖于纸下,将概念视觉化,变成一张无色的、简单的封面。《当代文学气象》是郑明娳对台湾文学的评述,王行恭用纸板制作一幅和书中题目相容的版画《桂冠》,置于封面,意在尽其所能地将最强的概念表现出来。

  “量身定制”的“道具”,融入精心设计的画面,才是隐喻情境的最后完成。

  王行恭的隐喻书装,既接受了中国古典隐喻的传统陶冶,也受到西方现代主义隐喻模式的影响,他常以水墨突显主旨,兼用撕纸裱贴等纸艺技巧表现,给人以现代的又有点诡异的美感。(林夏)

[责任编辑:石依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