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原上风云 寻文化之根

2017-05-08 14:38 来源:深圳特区报 
2017-05-08 14:38:11来源:深圳特区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刘莎莎

  陈忠实先生走了,他的《白鹿原》留在了舞台上。值此陈忠实先生逝世一周年之际,5月5日、6日晚,陕西人艺版话剧《白鹿原》在深圳首演。在未做大规模宣传的情况下,两场演出早早票房“爆仓”,一票难求。年轻的移民之城深圳,为何对讲述黄土地风云变迁的《白鹿原》情有独钟?明明是一出陕西方言话剧,来自天南海北的深圳观众为什么看得如痴如醉?深圳特区报记者特别采访了剧中主演,“白嘉轩”蒋瑞征、“鹿子霖”管越、“田小娥”张茜,听他们讲述“原上那些事儿”以及“寻根文化”的意义。

看原上风云 寻文化之根

  A

  “无明星”版《白鹿原》盛况空前

  巍峨高耸的祠堂、青灰的色调、高悬的牌匾……一进剧场大堂,巨大的建筑装置即映入眼帘,将观众拉入那段历史漩涡之中。演出以陕西方言进行,为便于观众理解,剧院里还特别安装了字幕屏,显示台词。由于字幕屏安装在舞台正前方,不少后排观众不得不全程伸直脖子,追看字幕。演出全程3小时,观众看得目不转睛,玩手机、上厕所、提早离席……这些惯常的“毛病”十分神奇地在观赏《白鹿原》的过程中极少发生。

  演出谢幕的时候,深圳保利剧院三层观众席观众集体站立叫好、鼓掌,掌声经久不息。深圳保利剧院工作人员刘小姐告诉记者,很久没在深圳看到观众反馈和情绪如此之高昂的演出项目了。陕西人艺版《白鹿原》在深圳的两场演出,在未经大规模宣传的情况下,门票就一早售罄。“这是我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毕竟这是一出方言话剧,而深圳是一个年轻化、快节奏的移民城市,乡土的、方言的、没明星的《白鹿原》竟然会爆仓!”

  对此,陕西人艺版《白鹿原》白嘉轩的扮演者蒋瑞征却表示理解。他说,从2015年12月30日在西安首演取得巨大成功之后,2016年进京演出以及全国巡演,2017年从3月巡演到现在,这一路走下来,观众反馈几乎是“零差评”。“原本我们非常担心,南方城市接受度不高,结果大大出乎意料,演出效果甚至比北方城市更好。”蒋瑞征说。鹿子霖的扮演者管越则分析说:“《白鹿原》在南方更容易被接受,是因为祠堂和宗族文化,这是属于我们民族之根的文化。为什么这戏年轻人看的特别多,因为他们想寻根。”

  B

  原汁原味陕北历史风情画

  陈忠实在世时,曾对陕西人艺版《白鹿原》给予很高评价,称其是“最满意改编版本”。这部剧不仅让观众看到了话剧界的良心,还得到了圈内圈外观众的“交口称赞”——这个差不多快被用烂的词,在该剧面前,回归它的本意。“白嘉轩”蒋瑞征告诉记者,从陕西人艺《白鹿原》酝酿之初,陈忠实先生就积极参与、给予各种帮助。“他鼓励团里‘不用明星,让娃们演,亮出老陕风采’。2016年进京演出时,他已经住院,还每天给团里打电话询问情况。演出结束后,他又托人带去书法作品表示感谢。”

  同时,陈忠实对陕西人艺话剧《白鹿原》版权费分文不取。不仅如此,蒋瑞征还透露,陕西人艺在选剧本时,挑来挑去,最终还是选择了北京人艺版《白鹿原》的编剧、著名剧作家孟冰的剧本,并邀请了多次获得中国戏剧节优秀剧目奖的总政歌剧团国家一级导演胡宗琪担任导演。“按说用了北京人艺的本子,是要给版权费的。但是陈忠实先生为了节约预算亲自给濮存昕院长打了电话,最后北京人艺也是一分钱版权费都没收。”

  正因为陈忠实无微不至的关怀,演职人员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我们的压力不是来源于《白鹿原》的改编版曾有珠玉在前,而是来源于陈老先生的信任以及演好家乡故事的责任感,我们感觉如果演不好,甚至是愧对白鹿原上的乡亲——他们也十分关注陕西人艺版《白鹿原》。”蒋瑞征说,“至于濮存昕、张丰毅、张嘉译这些明星大腕演过白嘉轩,我一点也不怕。每个演员对角色的理解和着眼点都不可能完全一样,我的着眼点就是,争取最大程度上还原陈忠实小说中和孟冰剧本中的白嘉轩。”

  蒋瑞征说,他理解的白嘉轩就是一个宗祠观念传统文化的卫道士,他用了四个词总结白嘉轩——“面子、坚韧、城府、承受力”。 “鹿子霖”管越则认为,“白嘉轩是封建社会的理想化人格,鹿子霖却是一个真真实实的中国人。” “田小娥”张茜表示,这版“田小娥”从人性出发演绎,“她是一个错生时代敢爱敢恨的女子,如果生活在现在是一个性格特别好的姑娘,对爱执著。”

  C

  “陈述式表演+歌队”浓缩原著精华

  两版《白鹿原》虽共用孟冰的剧本,陕西人艺版并不因北京人艺版珠玉在前而束手束脚,华阴老腔的妙用之外,更为地道的方言拉近的不止是陕西籍观众与台上演员的距离,巧借的古希腊悲剧中的歌队,更引领台下在座不分来自何方的观众,均能触摸鸿篇巨著的脉搏。歌队这种形式在当代几乎淡出戏剧舞台,但在古希腊悲剧中,歌队催生悲剧,参与叙事、抒情并兼具教化功用。

  陕西人艺版《白鹿原》中的村民设置,是对古希腊悲剧里的歌队古典意义上的借鉴。该剧伊始,白嘉轩“巧取风水地”与鹿子霖换地这一场戏,原著中深藏于白嘉轩心中,连老娘都隐瞒的“发家密径”,被穿着清一色服装的村民公开谈论,这种“昭告天下”仅针对台下,代入体味的是白嘉轩的暗爽。此后,剧中数次出现歌队,他们在青砖门楼自由推移构建的多种生活场景中,或众议人物,或助推剧情。“白嘉轩”蒋瑞征点评说:“三个多小时的话剧能尽忠于近50万字的原著,充当缝补角色的‘群口’们功不可没。”

  除了插入“歌队”,陕西人艺版《白鹿原》的表演样式较以往的话剧表演也有极大的不同。“演员之间不是面对面交流,而是面对观众,以很快的速度述说这个戏,是以陈述、叙述的方式来演戏。”蒋瑞征说,“50万字的小说,如果掰开了揉碎了来演,肯定演不完,这种表演方式可以快速推进。”“田小娥”张茜说:“这不仅要求演员精神高度集中,一场戏就推进好几年,中间没有任何喘息的机会,也不给观众走神、上厕所的时间。”

  “鹿子霖” 管越则表示,这样的表演方式,给演员提出了更大挑战,“一边用眼角余光和耳朵与对手角色互动,一边全情投入演好自己的角色。”

  对于《白鹿原》,“鹿子霖”管越总结说:“其实,我们都是原上人,我们的祖辈都是从原上下来的。陕西人艺版《白鹿原》强化了祠堂、窑洞、白家还有白鹿书院,这是几场非常重要的戏。其中,有7场戏是发生在祠堂。而我们民族 2000多年的文化,在秦统一中国之后,形成郡县制,在民间,老百姓就由宗族来管理。祠堂宗祠文化属于我们民族的根的文化。陈老先生这部小说,我们这台戏,就是将大家带回到近代民间文化的岁月里。”(刘莎莎)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