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僧书画展:四个高级和尚和他们的万能朋友圈

2017-05-19 19:21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05-19 19:21:22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石依诺

  作者:毛翔宇

  “四僧”书画展正在故宫武英殿如火如荼地进行着,美术史中的他们是与“四王”相对的个性派,是影响清代画坛达百年之久的笔力扛鼎者,而卸去光环,他们亦不过是与我们并无二致的普罗大众,他们有着各自的交往圈子,同时也常常会为生计而发愁。此次展览中的诸多展品记录了“四僧”与他们友人的交谊,让我们可以真正走进他们的生活世界。

  弘仁:良师是益友

  弘仁学倪瓒几乎是人所共知的,但是很多人却并不知道弘仁与萧云从之间的师承关系。萧云从习用线条勾勒山川骨体而少皴擦,这种干净整洁的画面我们也常在弘仁的作品中见到。“逸气云林逊作家,老凭闲手种梅花;吉光片羽休轻觑,曾敌梁园玉画叉。渐江学画于尺木,而品致迥出其上。”这是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对二人关系的生动概括。二人的作品都与徽州有着密切的联系,特别对弘仁来说,这里始终是他魂牵梦萦的地方,出家为僧后,他的绘画及活动几乎都围绕着这片土地展开。他不止一次地描绘黄山的景色,黄山作为徽州的地方符号,正代表着弘仁对故乡的眷恋与依赖。

  此次展览中的《黄山图册》共30开,详细表现了飞来峰、天龙潭、大悲顶等景点,是弘仁对于黄山的全方位展示,萧云从为此册所作题跋,也正点出弘仁以造化为师的特点:“山水之游,似有前缘。余尝东登泰岱,南渡钱塘,而邻界黄海。遂未得一到。今老惫矣,扶筇难陟,惟喜听人说斯奇耳。渐公每为我言其概。余恒谓天下至奇之山,须以至灵之笔写之。乃师归故里,结庵莲花峰下,烟云变幻,寝食于兹,胸怀浩乐。因取山中诸名胜,制为小册。层峦怪石,老树虬松,流水澄潭,丹岩巨壑,靡一不备。天都异境,不必身历其间,已宛然在日矣。诚画中之三味哉!余老画师也,绘事不让前哲,及睹斯图,令我敛手。钟山梅下七十老人萧云从题于无闷斋。”弘仁与萧云从都是明代遗民,黄山既是家乡的符号,同样也是故国山川的象征,这一情愫,只有少数知己可以读懂,汤燕生就是这样的知己,弘仁得以跟从萧云从学画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汤燕生的关系。此次展览中很多作品都有汤燕生的题跋,特别是《松梅图》上汤燕生的题跋:“可怜江左空残梦,十八公当属阿谁。”正是汤燕生对弘仁故国之思的概括。

  髡残:想借你家锄头一用

  在四僧中,髡残是唯一一位明亡之前就出了家的,但是他坚定不移地参加过抗清的斗争,民族意识极其强烈,而早年失败后的颠沛流离也极大地损伤了他的健康,在他寓居南京后,一直为疾病缠身,生活也比较困窘,展览中的一则书札便反映了这种情况,髡残从友人那里觅得药品调养,而为了生计口粮更需借农具劳动:“前番萝卜、茭白大妙,静事亦种些青芥菜,以便自家取用,但少一小锄子及铲,恐吾翁处寻得更妙。”

  由于居于前朝故都南京,他的朋友圈也以遗民为主,顾炎武、方以智、龚贤、程正揆都曾与其交往,而与髡残交往最紧密的当属程正揆。二人的关系密切,程正揆曾记述自己曾经做过的一个梦,梦中二人赤裸相见,极其暧昧:“康熙元年丁未,七月初一在弘乐,梦祖堂石溪禅师赤身伏予身卧良久。予问曰:汝病若何?石不答,复问曰:汝死耶?曰:然。又问:汝从何处?公无语。予曰:奚不入吾之体?遂吮予臂,予亦吮其臂。复大呸之,推倒床下而灭,惊觉四肢五内如蒸焉。”除去二人之间难以言喻的关系外,程正揆与髡残在绘画上的互相交流、影响却也为人所知,髡残创作最旺盛的1658到1667年,正是程正揆居于南京、二人往来最频繁的时期,而髡残为人所熟知的王蒙一路风格也应该是学自程正揆收藏的王蒙《具区林屋》等作品。程正揆本人最为著名的是以《江山卧游图》为名的系列作品,传说一共有五百件之多,而此次展览中髡残亦有名为《卧游图》的作品,且画作的引首正是由程正揆题写。此画用笔粗率,墨色变化丰富,一改髡残以王蒙为师的典型风格,而带有南宋山水的味道,而这恰恰是程正揆创作《江山卧游图》系列的面貌之一。

  朱耷:“写信达人”

  八大的作品以花鸟为主,常常形体怪异,或者简率粗放,流露出奇崛的艺术特色和的令人意犹未尽的禅意,而在日常生活中,他也不过是一个需要关心各种琐事的普通人。八大身处的是相对偏远的江西,与友人常常以书信沟通,此次展览中有八大的十余封书札,涉及的内容包括往来致意、文艺讨论、日常纪录、需钱求助等等,鹿邨先生是这些信札中最常见的上款人,其为八大好友方士琯,二人还在书札中讨论共同好友、僧人澹雪的诗句:“澹公‘黄鸟一声酒一杯’,佳句也。”

  八大还与另一位画僧石涛有着书信往来。二人同为明代宗室遗孤,又同是画坛名家,石涛曾请过八大为自己的大涤堂作画:“今日李松庵兄还南州,空函寄上,济欲求先生堂画一轴,平坡上老屋数椽,古木樗散数株,阁中空诸所有,即大涤堂也。此事少不得者。余纸求法书数行,真济宝物也。款求写大涤子大涤草堂,莫写和尚。济有冠有发之人,向上一齐涤空。不能还身至西江,一睹先生颜色为恨,老病在身,如何不宣。上雪翁先生。济顿首。”尽管二人之间未曾谋面,但是彼此之间却十分推崇。

  石涛:朋友是解人

  八大是石涛的忘年交,而在相交之前,石涛就对八大十分推崇,石涛曾点明自己所钦佩的当代画家:高古之如白秃(髡残)、青溪(程正揆)、道山(陈舒)诸君辈;清逸如梅壑(查士标)、渐江(弘仁)二老;干瘦如垢道人(程邃);淋漓奇古之如南昌八大山人;豪放之如梅瞿山(梅清)、雪坪子(梅庚);皆一代之解人也!

  除了其余三僧,梅清应当算是石涛的至交。二人相交于石涛居宣城时期,而石涛即使北上帝京谋求功名,也对之有所挂念。石涛在康熙南巡后曾一度北上,此次展览中即有两幅著名的作品作于石涛居北京期间,一幅《搜尽奇峰打草稿》是石涛为高官王封溁所作,另一幅《清湘书画稿》则是石涛回顾自己北上京师以来历程的产物,画面开端的题诗中正有一首《寄梅渊公宣城天延阁》。梅清与之前的弘仁相似,对于黄山格外情有独钟,创作了大量关于黄山的写生图册,石涛曾受其影响,其后反过来影响了梅清,梅清现存的黄山图册中斜角的奇崛构图、戏剧化的气氛营造都可以在石涛的作品中找到影子。

  身处天崩地裂的时代,“四僧”们大多命途坎坷,而他们的友人却无论是对于他们个人画艺的提高,还是对于生活的接济、志趣的认同,都提供了极大的支持。“四僧”的成功离不开个人的天分,更离不开朋友们的帮助,正是一位位友人在他们的生命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造就了“四僧”的光辉。(毛翔宇)

[责任编辑:石依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