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勇:一位颇具诗人气质的剧作家

2017-05-24 09:49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7-05-24 09:49:21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季国平

  王勇是一位年轻有为的剧作家,这是他很早就给我留下的印象。十来年前的王勇正值而立之年,在戏剧界已经崭露头角,以优秀的剧本创作《英子》《鹿回头》《等你一百年》等引人注目。不经意间十多年过去了,他勤奋多产,创作的剧本有20多部被搬上了舞台,涉及戏曲、话剧、儿童剧、歌剧、舞剧等诸多品种,特别是戏曲剧本是他创作的主要样式,剧种涵盖了京剧、黄梅戏、赣剧、琼剧、吕剧、淮剧、上党梆子等,反响很好,许多作品获了奖,京剧剧本《项羽》荣获了第21届曹禺剧本奖。他的剧本集以《萍踪集》为名,折射出王勇人生阅历的丰富和剧本创作的多彩。他当过演员,做过编剧,搞过学术研究,干过艺术管理,可贵的是,虽“萍踪”多变,但一如其笔名所言,“咏之”不辍,收获良多。其实,一位优秀的作家不是书斋里所能培养的,阅历丰富、勤于思考、善于发现、擅长表达,才是作家能成大器的重要前提,何况是写戏之人,更要善于体味和表现“戏如人生、人生如戏”的深刻内涵。

  王勇是一位颇具诗人气质的剧作家,这是他给我留下的最为深刻的印象。综观王勇的剧本,题材广阔,形式多样,诗意盎然,风格鲜明,既有清新明快、极富理想色彩的作品,如《鹿回头》这样的人偶神话、风情十足的寓言剧,更多的则是凄美悲壮、坚韧执着、揭示逆境中人性之真善美的佳作,如《英子》《等你一百年》《百年苍翠》《海殇》《项羽》《宁胡阏氏》《红高粱》等。他的剧本,宏大的历史叙事与具体的个体命运相辅相成、相得益彰,不论是历史题材、近现代题材、红色题材,还是乡土题材、少数民族题材,内涵深刻,构思独特,性格鲜明,文词潇洒,活泼生动,总有一股凄美的意象扑面而来,有一股浓烈的诗味贯穿其间,让人荡气回肠。显然,剧诗是他剧本的典型风格。戏曲原本就是戏与曲的统一,戏曲本就是舞台流动的诗,是戏剧性行动中的诗,是剧与诗的统一。而且,王勇的戏曲剧本固然是剧诗,他的歌剧、舞剧剧本也是剧诗,即便他的话剧剧本也未尝不是极富诗情画意。我们只要稍为留意一下他较早创作的人偶剧剧本《鹿回头》,鲜活生动的性格和诗化的语言就已经显示出剧诗风格的创作意向,并在后来的剧本创作中更为突出地彰显出来。

  《萍踪集》中的多数剧本在王勇创作之初我就阅读过,更有幸多次在王勇剧本创作过程中参与过意见。我保留的十年前阅读王勇剧本或看了剧目演出后留下的零星笔记,不成系统却是最为直接的感受,也让我见证了王勇剧本创作一路走来的辛劳和业绩。不妨摘录三段如下。

  黄梅戏《英子》:写西路军女战士英子与部队失散,流落到青海藏区后的极富传奇命运的故事,是一曲守望者之歌。本剧让观众感受到的不只是痛哭流泪,而是心灵的震颤。剧本追求一种独特的王勇式的诗化风格,展现了英子人生中凄美悲壮的几个重要阶段,因剧诗的风格,讲究修辞技巧,尤其是在大段宣泄人的情感时,舞台效果非常强烈。二度上,导演也在追求诗化的戏剧情境的营造,与剧本相得益彰。

  赣剧《等你一百年》:又一个凄美哀婉的爱情故事。杜鹃嫁给红军战士永生的第二天,永生走了,16岁的杜鹃等了70年!是在一个催人泪下的真实故事的基础上创作的。故事单纯,人物不多,构思精巧,寓意深刻,诗情画意,风格清丽,擅用比兴和反复吟唱,抒情色彩浓烈,与剧情主题非常切合。《十送红军》的旋律也多次吟唱。后来看舞台演出,已由剧本的十场戏改为八场,删去了第三个“婚礼”,更紧凑简洁。二度创作与剧本诗化的风格一脉相承,强化了全剧的抒情性和哀婉动人的杜鹃形象。

  琼剧《百年苍翠》:一、构思独特,立意深刻。“百年苍翠”剧名,既实指百年橡胶树的苍翠,又象征着中国社会经过民主革命进入当代社会主义社会,犹如苍翠大树,具有着无穷的勃勃生机。二、民族风情,诗情画意。故事发生在20世纪初的海南岛琼海一带,独特的地域和民族风情:海南岛,椰子树,黎族的民俗,可爱的黎家姑娘,醉人的歌舞,更有那满山遍野的橡胶树,是当年海南人用汗水和生命换来的。剧本善于写情,当然不只是民族风情,更有母子情、兄弟情、男女情,文字简洁、优美,追求诗情画意的效果。

  这些笔记也记录了我对王勇剧本提出的一些修改加工的建议,当然,建议未见得说得都对。十余年过去了,时光如白驹过隙般催人,时光也成就了有理想和信念的人。令我欣喜的是,当年的青年剧作家已经成长为当下剧坛的重要代表,自然也让我联想到我国戏剧界需要更多的王勇,需要更多的优秀剧本。

  当代戏剧的繁荣发展,最关键、最基础的,首先在剧本创作。戏剧大师曹禺先生上个世纪就曾强调指出,戏剧繁荣的关键问题是剧本创作,可谓一语中的。但是,当下戏剧繁荣发展遇到的最为薄弱的环节和最为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首先也在剧本。几年前,中国剧协《剧本》月刊在北戴河召开的一次全国剧本创作和剧作家现状信息交流会上,让我们了解到全国各地剧本创作和剧作家现状的基本情况,有的问题相当突出。市场经济的发展,加重了一些人急功近利、急于求成的心态,同时,对于中华文化的不自信,对于优秀传统的不尊重,对于外来艺术的盲目崇拜,更造成了对于中华戏曲审美风范的“自我迷失”。对比之下,王勇在萍踪多变、工作繁忙的情况下,一如既往地坚守着他所挚爱的戏剧创作,坚守着他所执着的剧诗传统,并自觉进取,开拓弘扬,真是难能可贵。王勇的创作也告诉当下的青年剧作家们,“萍踪”可以多变,生活需要“深扎”,创作却要静心纯净、自由放飞的心态,才能创作出内涵丰厚、意象生动的优秀剧本。

  我国当代戏剧正遭遇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同样也面临着发展繁荣的大好机遇。戏曲是累积型的舞台艺术,更何况,戏曲里还有中国传统的根,戏曲是面向未来的中国人永远的审美家园,需要当代戏剧家扎扎实实传承。戏剧又是最具创造性的艺术,需要当代戏剧家的不懈追求和发展创新。戏剧还是与观众当场双向交流的艺术,当好戏不断涌现、青年观众不断成长之时,必定是我国戏剧艺术繁荣发展之日。我们坚信,中国戏剧的明天一定会更美好!(季国平)

  注:原标题为《美在剧诗》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