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碗碗腔被更多人听到

2017-05-31 14:50 来源:北京晚报 
2017-05-31 14:50:09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成 长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这首崔护的《题都城南庄》,大家很熟悉,然而你听过唱吗?当月琴琴声响起,带着纯正关中东府的声腔吟唱起来,就让这首唐诗完全有了另外一层意境。

  这是碗碗腔《桃园借水》中的唱段,演奏者是75岁的老艺人王进发,他的碗碗腔弹唱,是著名导演张艺谋观念演出《对话·寓言2047》中的一个段落。这几天,王进发一直在北京751艺术园区的一处排练场地彩排,为的是6月16日登上国家大剧院的舞台。当他与北京晚报记者在休息室聊起碗碗腔,仍意犹未尽,从徒弟手上把月琴要过来,拨起弦又全情投入地弹唱起来。

  碗碗腔和老腔秦腔不是一回事

  “观念演出”是一个新生概念,发布会上张艺谋在媒体的追问下不断解释其含义。来自陕西大荔县农村的王进发理解得很透彻,他用通俗的语言概括:“就是土的加洋的。”

  王进发参与这一部分的表演就很有代表性,一束光投射在舞台一侧,王进发用最原生态、最具有关中乡土风情的音韵唱着碗碗腔,而舞台之上,女舞者胡婕翩然起舞,与她对舞的“男舞者”实际上并无实体,而是代表尖端科技的全息投影技术。虽然舞台上绚烂至极,但王进发的表演完全不受影响,他的唱腔宛转悠扬,时而使用假嗓尖声,时而又沉郁厚重,尽管因为方言因素,观众不一定都能听懂他口中的戏文,但也能在短短的演唱中进入一个浪漫多情的氛围中。

  王进发这次进京,还带着一个使命,就是让碗碗腔这个地方剧种能被更多人听到。尽管这些年来,王进发也曾上过电视节目,受邀参加过一些演出,包括曾参演过王全安执导的电影版《白鹿原》,但碗碗腔在陕西之外的知名度依然很有限,尤其是当同为关中地方剧种的老腔凭借着话剧、春晚爆红之后,碗碗腔有些被冷落。大多数非专业人士,分不清碗碗腔与老腔、秦腔之间的关系,常将之混为一谈。

  碗碗腔发源于同州朝邑,即今陕西大荔一带,在关中东府地区流传甚广。碗碗腔与老腔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盛行的范围相重,采用的乐器和演奏方式相似,两者长期以来也都是服务于皮影戏的幕后配乐、配唱。但碗碗腔与老腔最大的区别是题材与唱腔。“碗碗腔最大的特色就是委婉细腻、音乐入耳动听,它不比秦腔和老腔,老腔演的都是历史剧、打仗的,慷慨雄厚激昂,而碗碗腔唱的都是才子佳人戏。一个是粗,一个是细”,王进发讲得很清晰,看来这个问题常被问及。

  最大难点是一人唱多个角色

  王进发在《对话·寓言2047》中演唱的《桃园借水》,就是一出标准的爱情文戏。戏中以唐诗为素材,讲述了崔护与桃花女之间的爱情传奇,“这是民间优秀剧目,本子好得很”,王进发说。正式的碗碗腔演出,乐队共有五个人,每个人都要会操纵五样乐器,一曲弹唱下来,又是弹琴、又是敲锣、又是打鼓,极为热闹。王进发对记者讲,他们曾有一次去德国演出皮影戏,观众看了很激动,觉得音乐非常热闹,不知道幕后有多少人在演奏,到后台一看只有五个人在很小的空间里,“他们还不信,非让我们当面又演奏了一遍,佩服的不行。”

  在《对话·寓言2047》中,由于演出编排的考虑,整个碗碗腔乐队变成了王进发一人边弹边唱,这对他来说还有一个适应的过程。他捧着手中的月琴说:“往常这个乐器只是领衔用的,不用来伴奏,现在同时又要唱,又要弹,我也在调整。”他示范了一小段,表示拨弦要和唱词保持一致并同时结束,这与以前的演出经验颇有不同。

  由于碗碗腔是才子佳人戏,戏中生旦净丑等行当较多,但所有的演唱都系于一人之上,这就要求主唱兼备多种角色的唱腔,这也成为碗碗腔的最大亮点和难点。在《桃园借水》中,王进发就要演唱不少旦角的唱词,使用尖声假嗓,“碗碗腔特别讲究男声发女声,我这个声音,很多女娃都发不出来,这是我从15岁拜师开始就要学的。”虽然已经是七旬老人,王进发的嗓子保持得一直很好,他说这也没啥诀窍,平时他也喝酒,经常是酒越喝嗓子越亮。

  碗碗腔也遇到生存危机

  如今的王进发艺龄已经超过了六十年,学戏之初,他也曾兴趣广泛带过秦腔剧团,唱过眉户戏、线腔戏,但后来他“走下了秦腔舞台,谢绝了眉户线腔,专职碗碗腔,秦腔连看都不看咧。”如今,王进发是陕西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同朝皮影代表性传承人,也是如今碗碗腔为数不多的主唱艺人。

  碗碗腔曾经也有“红满天下”的时代,在碗碗腔最旺盛的清末民初时,仅大荔县就同时有八十台戏,到上世纪50年代就剩五十台戏了,但碗碗腔随着时代的发展也遇到了生存危机。“以前大荔县一个村一晚上能搭十台,现在一台都搭不起来了。老艺人死了,没有接班人。我拜了四五门师傅,最后正儿八经投皮影世家李家班第三代传人李存才先生,那是一代碗碗腔宗师,才把这学下来了”,王进发说。目前他的碗碗腔剧团成员散落在各个乡镇,平常有务农的,有经商的,一有演出才用电话召集起来。不过这些年来,乡里基本上也没什么演出机会,主要都是公益演出,赚不了什么钱。

  “这已经算是不错的了”,王进发表示,自己的团有人员、有“箱子”,接了电话尚能保证演出,但大荔县的另一家碗碗腔剧团已经连人都不齐了。目前王进发收了四个徒弟,有的学打碗碗,有的学拉硬弦。乐器倒是好说,最要紧的是领衔的主唱。这次来京演出,他带着自己培养的接班徒弟一起来的。徒弟学了五年,但王进发显然不太满意:“我这娃还没有出师呢。”

  华阴老腔火了,碗碗腔无人问津,王进发言谈之间常流露出不平之意。他认为华县当地政府对老腔很重视,对老艺人很关心,但碗碗腔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于是当受邀参加《对话·寓言2047》的演出时,王进发很兴奋,“这是咱们陕西大导张艺谋导演的!我觉得很惊喜,也很荣幸。”(成 长)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