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2》争议来自价值观的碰撞

2017-05-31 15:47 来源:北京晚报 
2017-05-31 15:47:23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金力维

  《欢乐颂2》开播遭遇口碑滑铁卢,豆瓣网上评分仅为5.2。随着剧集过半,剧情全面展开之际也渐渐恢复了第一季面貌,但豆瓣网上的评分只提升了0.1。铺天盖地的植入广告,油腻的“小包总”,大量插播配乐的MTV风格和安迪、曲筱绡用力过猛的奢华造型被观众集中吐槽。

  日前,编剧袁子弹接受采访回应质疑,除了解释一些技术方面的问题,她认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每季《欢乐颂》都会带来一些让部分观众不适应却又让部分观众深感认同的东西,这种争议源自当今社会的多元化,也旨在提供深入探讨的空间。

  袁子弹强调:“‘争议’就是《欢乐颂》的一部分,甚至说不定是最有价值的部分。我觉得争议来自价值观的碰撞,大家所处的身份、地位、立场包括年龄、阅历的各种不同,导致大家看这个剧的观感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也恰恰是我们有可能去呈现多元价值观的一个原因。”

  质疑1 两季风格变化大

  在40分钟的群访里,袁子弹密集回答了30个问题,记者们对《欢乐颂2》穷追猛打的架势并没有吓倒编剧,《欢乐颂》从筹备之初就计划了三季故事,袁子弹以全局观解释了关于第二季的种种变化。她表示:“第一季播出后收到了大家各种各样的意见,我们尽量轻装上阵,按照原本的创作意图去完成。总体来说第二季是延续下来了,没有太大的差别,当然可能张开宙导演加入之后,在画面和质感提升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包括服、化、道更讲究一点,也更年轻化一点。”

  《欢乐颂》第一季毫无预期地被观众自发追捧成了现象剧,万众期待的第二季则是扑面而来的颠覆性质疑,开篇前四集五个女主角各自的爱情戏拖沓如MTV,不知所云。袁子弹解释,从技术上两季衔接需要一些铺垫,另外,第二季相对第一季情节性更强,个人单独的故事篇章展开时出场相对集中。但从全片布局上,第一季侧重于友谊的建立,第二季侧重友谊对五美的影响,以及她们在友谊中的相互扶持和成长。

  袁子弹表示,虽然第二季爱情戏多,但还是会带着问题与观众探讨,“这一季里探讨的两个问题,一个是怎么做自己,一个是怎么在爱情、家庭和友谊之间依旧做自己,而且这两个问题是不一样的。前一个问题是樊姐、关关都面临的,怎么看清楚自己真正的心意,我想要什么,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并且坚守之。第二个问题是人和人之间的距离问题,像安迪,到底亲密关系中间什么样的程度是关心,什么样的程度叫干涉,怎样在跟人正常打交道的同时又能够保持自己的底线和坚持,保持自己人格的完整。”

  质疑2 植入广告铺天盖地

  由于剧情争议大,《欢乐颂2》中的植入广告尤为刺目,有网友统计,到目前为止以各种手段植入的品牌超过50个。接受采访时,袁子弹表示进入主情节的广告有五家,此外还有台词植入和画面露出。对于植入广告量大、生硬的质疑,袁子弹表示现代剧植入产品数量相对较多,以不影响整体剧情为原则,如果植入大情节,编剧会预先做情节设置,小一点的植入更多是场景布置,包括演员自己的口播台词,则由商务编剧操作。

  “怎么样能够不生硬地植入这些产品,还在摸索当中,技术需要再加强,但我觉得这是影视剧非常有意义的部分,大家大可以不必谈商品色变。韩剧、日剧、美剧经常都能带动一些产品的流行,国产剧在这方面缺乏经验,所以有些地方大家觉得生硬一点。下一步也只能是尽量地设计,让产品和人物性格更贴近一点,设计台词的时候更有趣味一点,让大家对商务这部分的排斥没有那么强烈。”袁子弹认为,商务植入是现代剧不可避免的,因为好的出品团队是需要经济来支撑的。

  质疑3 “处女情结”过时了?

  《欢乐颂2》近几日迎来剧情小高潮,剧中邱莹莹的男朋友应勤因为她不是处女而提出分手,22楼五美各持己见,由此引发话题争议漫天,让观众终于感觉这部剧回归正轨。也有一种观点认为,身处当今,“处女情结”已经没有广泛的社会共鸣了,电视剧还在讨论这种过时话题,是对女性的不公平,是有意为之的哗众取宠。

  袁子弹表示,这段剧情最早出现在《欢乐颂》原著小说中,改编时为是否保留,保留多少经过很多讨论。“因为这个情节所涉及到的后续情节比较多,应该说关于这个问题的探讨,大家在之后还会看到一些细节,肯定是会结合现在的社会状态去考虑。在结论上,我们没有明显偏向。”至于“处女情结”在当今是否过时,是否值得进一步讨论,袁子弹肯定地说:“现在网上的讨论已经说明了,这个问题显然是值得讨论的。”

  第一季故事里,五美身处不同社会阶层引发了很多社会话题和全民讨论,而在第二季中,搬出“处女情结”被视为最稳妥的“避重就轻”,转移焦点,此外大量的爱情戏份儿弱化了她们之间身份差异,相应弱化了社会性。对于此种质疑,袁子弹并不认同,她解释:“《欢乐颂》从来没有设置五美之间的贫富对立,每个人经历的波折都与她们自身的个性有关,来源于她们的性格、为人处世的态度,这些不是由贫富决定的。《欢乐颂》自始至终最重要的主题是呈现中国当代社会的生活状态。”(金力维)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