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花香里的农耕千年

2017-05-31 19:39 来源:青岛日报 
2017-05-31 19:39:47来源:青岛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郭 利

  在北方严霜酷雪的季节,我看到了这本书——《下田:写给城市的稻米书》。虽然那绿意悠悠、一望无际的水稻田的封面让我无比喜欢,但我以为,这本书和我以前读过的周华诚的作品一样,会是一本或温暖或诗意或美好的散文随笔。

  然而我很快发现自己判断失误。在这本书里,在平淡无奇的生活场景中,在朴素无华的字里行间,在真切生动的一帧帧照片里,我看到了麦浪草木、昆虫菜蔬,见识了陌生的耕田器具,认识了一个个朴实诚挚、饱经沧桑的农人。我哪里是在读一本书,我是在读一锄一镐一苗一株的种田生活,是在读春夏秋冬播种耕耘收获的江南四季,是在读我们中华民族农耕社会的千年岁月。这不仅是“写给城市的稻米书”,也是写给子孙后代的备忘录,更是写给历史和文化的鲜活资料册。

  作者周华诚从2013年冬天开始,在众筹网上发起了一个“父亲的水稻田——挽留最后的农耕”的试验项目,立刻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和参与。2014年,周华诚开始与父亲在家乡——浙江常山一个叫“溪口”的小山村中,用传统的农耕手法种植一块小小的水稻田。从春种到夏耕再到秋收,把一滴滴汗水浸入稻田,把一行行脚印嵌入大地,更把一份份爱与梦想、怀念与思考播撒在天地田野中。

  随着作者的播种耕耘,我们仿佛也来到那个小小的山村里,与朴实的耕田佬对话,听父亲讲下田的要诀,一起备种、插秧、除草、盼雨、耘田,又愁雨、灌浆、收割……那些赤脚踩在水稻田里,长久弯腰插秧耘田的过程,又真实又辛苦;那些对阳光雨水的依赖祈盼,对几无年轻人耕田的现实,让人又沉重又忧伤。当然我们也随着他一起回忆少年时“曾经差点陷在藕塘里”,一起仰望“春夜,那星星点点的火光”、开心于“秧苗长势不错”、徜徉于“野草的乐园”、细嗅“故乡的味道”,邂逅“晚霞中的红蜻蜓”、聆听“孤独的青蛙”的叫声……这里有着唐诗宋词里的田园诗情,有着单纯朴素的浪漫情思,更有舒展美好的山村画卷,让人情不自禁陶醉向往。

  在这片田地中,有我们疏离了的乡情。作者说,“旱了,渴雨;雨了,盼晴。一介农民,几千几百年来,哪一季不是在焦虑与期盼中度过?因为种了这小片田,我跟父亲贴得更近了。我们曾经那样自以为是,那样心比天高,哪里会像父亲一样,会像农民一样思考问题呢?”

  在这片田地中,有我们荒芜了的身心。当农民辛苦耕田时,我们正在城市里挑肥拣瘦,浑然忘记了“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忘记了对粮食应有的尊重,忘记了对土地应有的敬畏。面对田里的水稻、蔬菜、野草、昆虫,我忽然发现,那些日日纠缠我们的所谓烦恼焦虑,原来是多么浅薄无聊。

  在这片田地里,更有我们眷恋的山河家国。就像作者周华诚在书的最后所说:“我想让父辈的汗水撒得更有价值,也想让农民这个身份更有尊严。如果说还有更遥远的梦想的话,就是想让村里的年轻人,不以当农民为耻,而以做农民为荣。我不愿意让我们的田园从此荒芜,就算不可避免如此,我也希望能让它晚一天荒芜。”

  这是一本朴素至极的书,没有什么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也没有什么感人肺腑的煽情语言,这里的人——无论是下田的父亲、久别故乡的作者,还是来自城市里体验下田的志愿者,都和你我一样平凡普通;这里的岁月冗长枯燥,日复一日的劳作,忧天念地的焦虑,都毫无雕琢。可读到最后,却有无边的感动涌上我的心头,有难言的沉重让我表达困顿。我忍不住困惑:我的父辈早已经离开了土地,我更是自幼生长在城市,从来不知稼穑。可为何,我还是被这平凡的文字平淡的生活感染震撼?我只好再一次翻开书,在不断重复地阅读中寻找答案。原来它唤醒了我们内心蛰伏的农耕情结,这情结就如水稻田一样,深种了四千年,一代代绵延,早已融于这个民族每一个子孙的血脉。

  诗人说,“一畦春韭绿,十里稻花香”,“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充满了诗情画意,田园浪漫。只是,你可知,稻花香里不仅有丰年美景,更有日复一日的播种耕耘,有月复一月的汗水泪水,更有我们民族以食为天的坚韧守望,有感恩土地的朴素情怀,有寂寞深沉、生生不息的农耕千年。(郭 利)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