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一片含水的树叶

2017-06-05 09:12 来源:海南日报 
2017-06-05 09:12:33来源:海南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叶 美

  写诗多年以来,一直喜欢蓝蓝的诗歌,但从未有机会与她碰面,直到前不久王家新老师邀请参加人大艺术学院的毕业朗诵会,我才第一次见她。诗人和之前我在阅读中感受到的她,两者的气质是高度吻合的。那天她穿了件湖水蓝的裙子,上面点缀着星星点点的黄色小花,她的神态中有种女性诗人独有的敏感和敏锐之气,这是我尤为珍重的地方,因为我认识的和知道的许多女诗人,在结婚生子之后似乎都把自己身上锋利的一面藏了起来,而蓝蓝不是这样。并且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一直保持创造力和高质量的女诗人中,她也列居其中一位。

  最近蓝蓝出版了她的诗歌结集《唱吧,悲伤》,这部诗集收录了诗人从1983年至2014年之间的作品,按时间顺序排列分为五卷,里面最醒目的特点之一就是一以贯之的自然风物的出现,由此产生的风格锻造了一种特殊的美学效果,一种我们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朴素诗意。然而它们又绝非一般意义上的赞美田园风景的抒情诗,而是一颗主动接纳大地上一切生死轮回,日常生活污垢,时光无情流逝,城市驳杂生活之总和的心灵诗作,以积极的包容姿态来收纳重构现代社会支离破碎的主体。这样的决心需要足够的勇气、毅力和耐心,读者们也会惊讶其中风格的稳定,情感的忠诚,生动的温柔,我们根本不需要具备一双细腻敏感的耳朵,就能够从中辨认出女性的声音。我们也不必费心在当代诗歌的写作风尚中确定蓝蓝的位置,她的诗歌没有舒婷诗歌里高度抽象的、政治的个人,也没有上世纪八十年代以翟永明、唐丹鸿为代表的,具有强烈女性意识,女性经验的强力书写,蓝蓝与她们都不一样,她的喉咙里具有一种博大,悲悯,虔诚的母性力量,其语气,声音从来不单方面从人类自身出发,而是沾染着旷野,大地,天宇的气息,一句话,人立于宇宙中,他/她呼吸着这个尘世,知道万物为刍狗的真理,也知道如何把它收编进头脑,把厄运化解为存在的力量。在这一层面上,诗人是直接在超我的层面上言说,没有任何自我冲动的迹象,在诗句中也寻不到备受压抑的本我。

  拟人化的修辞展示了对植物的热爱,当读者被带入语境,甚至能体会到一种神学色彩。同样主题的诗篇还存在《野葵花》《苹果树》《大地落叶》《玫瑰》《沙漠中的四种植物》里。自然中的动植物,在诗人眼里,相比于人类而言,它们才是持久、高贵的存在。对它们灵魂的吟唱,诗人的语气从起句就是高亢的,语调不是犹豫,迟疑,而是坚定和隐忍,代表诗人这种自觉抗争的声音,每个词,每个诗行都犹如一种箴言,这使其中的诗句即使单独拿出来,做成“截句”,都不会丢失一首诗整体阅读给人的惊厥。

  一棵苹果树在时光里奔走

  浑身碰响薄薄的小钟

  ——《苹果树》

  如果秋天的落叶、溪水

  一定要消逝

  我被托付给收割完的苍茫大地

  ——《大地·落叶》

  当诗人用这样的目光带领我们看周遭的事物,也引导我们走进久已被遗忘和忽略的大自然生命,对动植物及四季时令的赞美唤醒了我们最初对其记忆和体验。诗人有的是赋予它们属于人的个性,有些则直接用类似耳语的方式和它们对话。

  阳光多么好,大地

  多么慈祥

  还有几只麻雀在麦场里

  叫着——“古老的五月”

  ——《五月》

  然而明显的是这些诗歌也透露着淡淡的忧伤。当远离了自然,而自然再次作为诗人感受世界的媒介时,正如诗集的名字“唱吧,悲伤”所表露的,即使如此,诗人仍然在压抑着情感,在做着吟唱的努力。它作为整部诗集的第一首,其主题一直在之后的诗篇中延续,甚至进一步深化。

  在另一首诗歌中,诗人直接、激烈地表达了自己对现代物质生活警惕的觉醒

  ……

  我寻找一片含水的树叶。一个词

  背后竖起的小小荫凉。或者躲进

  细细水流穿过的草地。几点

  独自开放的大蓟花,有刺的

  那种。紫色的。

  ……

  这首诗歌几乎涵括了整部诗集的中心内容,更加凸显了诗集名《唱吧,悲伤》所表达的隐忍。里面诗句在瞬间的言说状态中情感层层递进,诗行看似随意,却是在强大的理智控制下行进。略带伤感的描述,最后的收尾落脚点放在了身体和文字之茧上。

  要理解蓝蓝诗歌全部的抒写意义,也许就在于这种诗人一直在坚守的,难能可贵的,在不可触及性中,“寻找一片含水的树叶”。(叶 美)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