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医生》:开创主旋律传记片新模式

2017-06-05 11:14 来源:文汇报 
2017-06-05 11:14:11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由上影集团出品的传记电影《我是医生》点映后,获得评论界的高度认可。影片以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肝胆外科之父”吴孟超为原型,讲述他年逾九旬依然奋斗在攻克癌症科研最前线的故事。

  在上影集团和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举办的影片研讨会上,评论界一致认为,《我是医生》是一部具有创新意义的主旋律英模人物传记影片,它突破了常规的创作模式,以平实的生活场景,让崇高变得平易近人。这里摘录刊发部分评论家的发言。

  紧贴真实,使人物具有稳固扎实的生活基底

  作者:复旦大学教授 杨俊蕾

  《我是医生》是一部令人感动的人物传记影片,其中的科学精神、动人情感,以及艺术手法的使用,在高妙的结合后达成感染力很强的观看效果。

《我是医生》:开创主旋律传记片新模式

  影片始终“紧贴”传主的真实生活,台词对话质朴有趣,语句精到,同时包含丰富的人生况味。虽然要表现的传主是事业卓著、感动中国的可敬老人,却始终赋予他不仅可敬,而且可感、可亲的真实、生动、完整人格。影片中有这样的人物自述,“我是割胶人的儿子,父亲从小就夸奖我的手灵活。用割胶刀,稳准快,后来就换成了手术刀。”从割胶刀到手术刀,从橡胶林到手术台,大弧度联想的意象跨越使一位功勋卓著的老人形象首先具有了稳固而扎实的生活基底。

  作为一部上影出品的高艺术水准传记片,《我是医生》并未将伟大人物简单化,而是采用独特的叙述视角,着意展现吴老作为医生的日常。有一处画面令人感动,观之难忘。吴老和学生一起面对堆积的患者档案,那些虽然接受了成功的手术,却因为后发的扩散转移而“不在了”的病人。身为医生的吴孟超为此在办公桌前特辟一个立柜,高高摞起故去的病患档案。他用朴素至极的话语教育学生:科学是事实本身! 哪怕是已经离开了世界的患者,好的研究仍然能够让他们的存在于医学推进上继续发挥作用!

  “我想背着每一位病人过河。有一些过不了河的病人,往往就差最后一步。我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实验室!”影片中,这句话和盘托出人物心迹,表现吴孟超院士作为一名伟大的医生,真正的伟大之处正在于他求真求实的科学精神,同时也是这部传记影片最值得重视的价值所在。(杨俊蕾)

  精心立意,使崇高充满平易化的审美效果

  作者: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毛时安

  这些年看过不少传记类影片。在我眼里,《我是医生》是一部相当优秀的传记类艺术片。它不同于那些把传主放在社会变革或炮火连天的战争环境下引起轰动的同类影片,那些影片有强烈的冲突和故事性。《我是医生》的传主是熟悉的名医,其创作拍摄的难度远远非那些影片可比。正是这种创作难度的存在和难度的突破,决定了它的艺术高度。

  这部片子好在什么地方?好在崇高的平易化,思想的感性化,医学的哲学化。首先,影片精心的立意构思使我们想象中的崇高充满了一个平易化的审美效果。影片反复出现他用盖碗、鸡蛋和女儿变魔术的细节。他非常平易,非常亲切,所有的伟大在影片中,都变成了在病房、在手术室、在家里的日常生活。吴孟超从我们预设的一个医学神话,还原成在医院里能够碰到、敬业的、医术高明的医生。其次,《我是医生》让所有的思想都变得非常感性。摆脱了当前一些影片中,通常会有的常规化的创作模式,比如不顾一切的“编故事”,没有根基的“装深沉”。面对碰到的一切,吴孟超都会平易而坚定地吐出一句“我是医生”。第三,就是医学的哲学化。影片用吴孟超的言行,坚定地回答那个著名的哲学问题“我是谁”:“我是,医生”。比如影片中提到,如果解决了医学的战略思维,通过战略思考占领医学的治疗高地,那么就可以拯救无数人,某种意义上来讲,医学不仅仅是技术问题,它是一个哲学问题,它是一个关于人的问题,面对作为“人”的一生,我们应该怎么样。

  影片几乎完全规避了一般医生题材艺术作品常见的医患矛盾的冲突、医 生 紧张辛苦的开刀过程。把主线扭结在搭建基础医学研究平台,扩大医学实验室,致力于当年普遍质疑的细胞治疗,从而使全片获得了一个全新、感人的艺术制高点。(毛时安)

  依靠故事中的精神、情感,以及价值取向,形成影片的感染力

  作者:上海大学上海电影学院副教授 张斌

  医生在现在的社会语境当中可能处在一个比较复杂的状态,这种状态会影响社会的方方面面。上影出品的《我是医生》则用吴老“我是医生”这一朴素,但又响亮的话语回应这个话题,告诉大家,我们身边有这样的好医生守护,生命会倍感踏实和温暖。影片对于社会热点话题的正面回应,特别有意义,传递出一种正能量。

  这部电影在艺术上有创新。当想到一部模范人物或者榜样人物的传记电影时,人们心目中总会觉得有一个框或者一种套路,但是看了这部电影之后,我原来对传记片的这种印象被打破了。一般传记片有两种常规的“套路”:要么把主人公拍得脱离我们的生活,神化对象;要么强化戏剧冲突,表现所谓的冲击力。但《我是医生》很沉静也很缓慢,虽然里面包括几条线索的交锋,但都处理得特别沉稳平静,非常生活化,带给我们的感动不是靠戏剧性的张力来形成的,靠的是故事中的精神、情感,以及价值取向形成的感染力。我觉得这种处理特别有艺术的追求和艺术的价值,体现了主创团队的艺术眼光和胆识。

  传记片这个题材本身很难做,而且市场不一定会很好。但是一定要有人做。唯其难才更显出上海的文化自觉和责任担当。上影在今天给我们奉献这么一部好的作品,让人敬佩。(张斌)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