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若欢喜先糊涂

2017-06-05 13:12 来源:今晚报 
2017-06-05 13:12:08来源:今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姜维群

  这些年无论是书房还是办公室,时兴挂书法横幅,譬如“紫气东来”、“上善若水”、“厚德载物”,还有就是“难得糊涂”。“难得糊涂”流行于当下,怕是连七品芝麻官郑板桥这位作者也始料不及。郑板桥一生书画诗联颇丰,在《郑板桥全集》中其赠商人联:“打松算盘;得大自在”。题扬州勺园:“移花得蝶;买石饶云”。但“难得糊涂”,郑板桥只弄出个下联,未对成对子,后来有人想补个上联,凑成一对。

  前些年,沽上大家龚望先生送笔者一纸本尺对,联云:“但生欢喜;难得糊涂”。经书画鉴定专家刘光启鉴定,知此人为清末人顾复初,与何绍基同时。“难得糊涂”一语当时亦很知名,顾复初给配的上联可谓妙蕴无穷。

  细想中国的对联常常是这样的,上下联是一个因果关系,上联是下联的一个限定。难得糊涂的先决条件是但生欢喜,倘以一句直白的话来解释:人,若想欢喜先糊涂。

  许多时候明白对于人不是什么好事,得了癌症自己非得整明白了,对患者自身不是什么痊愈的佳音;当儿子的倘若把婆婆儿媳之间的事让她们都明白了,得到的结果怕不是欢喜而是生气;马路上纠纷双方唾沫横飞,都要辩个明白出来,结果是越整越灌一肚子气回家。所以这对联所说的,只要能让人高兴,糊涂一下何妨,真是要言妙语。

  不讲治国安邦的大道理。其实人平常生活着,用上这些大道理的时候不多。细琢磨一下,人生很简单,明末的学者李笠翁说,人生就是戏台,而且只有两个人唱戏,没有第三个人。无非一个男人一个女人罢了。的确,恋啊爱啊,思啊想啊,人的感情世界就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另外,在社会上、单位里争啊斗啊,干啊做啊,搂啊捞啊,也是很简单。相传乾隆爷游江南站在江苏的金山寺,问在这儿已几十年的老和尚看到每天来往多少船,老和尚说,只有两只船,一只为名,一只为利。

  倘把人生看到这地步,人蓦然明白了。思维高深者常把大得不能再大、复杂得再不能复杂的事看得简单;眼光短浅者却把很简单的事弄得很麻烦,这便是人与人的区别。在“糊涂”这个命题上也如此,该明白时应明白,该糊涂时应糊涂,然而一般人不知什么时候该明白,什么时候该糊涂。

  人“糊涂”是为了不找事不生事,不找别扭不找气生。许多时候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都是自找的。古人说:“万事谁能知究竟,人生最怕是流言”。人生就浸泡在语言里,自己说,他人说,大家都说,哪能都弄出个究竟整个明白呢?与其这样真不如只要高兴,少理会流言飞语,少为一句话琢磨个没完没了。淡化些生活中的无关紧要,就少烦恼多欢喜,虽貌似“糊涂”,却活得赛如欢喜佛,这才是大智慧大造化。(姜维群)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