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同台执棒,只为感恩大师

2017-06-07 18:16 来源:北京日报 
2017-06-07 18:16:51来源:北京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韩 轩

  他,是亲近弟子口中的李大爷;他,是后辈学子心中的李老师;他,是广大乐迷心中神一样的指挥大师;他的名字,就是我国交响乐事业的奠基者和拓荒者李德伦。

  昨天正值李德伦诞辰100周年,在国家大剧院里,纪念李德伦指挥大师诞辰100周年音乐会当晚上演。汤沐海、邵恩、胡咏言、余隆、谭利华、陈燮阳、徐东晓、张国勇、李心草9位著名指挥家,抛开一切演出安排,以史无前例的“巨星阵容”齐聚一堂,携手李德伦曾挥棒的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原中央乐团),每人指挥一首曲子,用9首交响曲向大师致敬。

  9首曲目,串起深切怀念

  一首由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团长、作曲家关峡创作的《大地安魂曲》拉开了纪念音乐会的大幕,指挥家汤沐海挥棒第一乐章《仰望星空》,唤起了每一位观众对李德伦先生的思念。

  在所有指挥家的心中,李德伦就是他们深深仰望的星空。1917年6月6日,李德伦在北京出生。他先后任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中央实验歌剧院指挥、中央乐团交响乐队首席指挥,成为中国交响乐事业的奠基者和拓荒者。他关爱后辈提携新人,昨晚登台的9位指挥家,都在他的培养下,成为当下中国音乐界的中坚力量;他开办交响乐讲座,为培养中国交响乐听众奠定基础;他曾游说3任文化部长,于1986年盖起了北京音乐厅,点燃了北京人聆听高雅音乐的热情。

  带着对李德伦深切的怀念,音乐会上演的9首曲目中,大多数是他生前极为擅长和钟爱的作品。由指挥家陈燮阳执棒的贝多芬《降E大调第三交响曲“英雄”》,与中国国家交响乐团首席常任指挥李心草执棒的《1812序曲》,都是其指挥生涯中的闪光点。选自歌剧《蝴蝶夫人》第一幕的“爱情二重唱”,则见证了李德伦在中国推广歌剧的步伐。“李德伦和《蝴蝶夫人》是什么关系?”李心草在登台前介绍道:“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蝴蝶夫人》的中国首演就是李大爷在执棒。”

  音乐会上,指挥家胡咏言携手小提琴家吕思清带来的《莫扎特第三小提琴协奏曲》,则勾起了观众的回忆。资深乐迷一定记得,1999年11月19日,年过八旬的李德伦坐在轮椅上,与79岁的世界著名小提琴大师斯特恩同台演出。在那场世纪绝唱般的告别音乐会过后,指挥台上再没有出现李德伦的身影。两年后,84岁的李德伦因病逝世。

  同台挥棒,6大指挥变9大

  说出来可能没人相信,这场在6月初李德伦诞辰日举办的纪念音乐会,5月下旬才敲定了最终阵容——绝不是准备仓促,而是因为越策划,想登台的指挥家越多。

  其实早在四五年前,关峡就念叨着,要在李德伦诞辰100周年时,为他办一场纪念演出。去年七八月份间,关峡和李心草决定,邀请李德伦指导过的、帮助过的多位指挥家同台执棒,这个想法得到谭利华、余隆等指挥家的一致赞同。

  要知道,这些曾被李德伦指点过的指挥家,在当今国内外的交响乐舞台上都是独当一面的大咖。平时演出邀约不断的他们,想同台登场十分不易,但为了李德伦先生,大家纷纷挤出这一天的行程。指挥家汤沐海一心想来参加,但因在国外有演出安排难以协调,直到今年3月底,他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参加这场演出。

  “在我们当时的年轻人心里,一直把李德伦先生当偶像一样看待。”想起当年刚回国就被李德伦举荐、出任当时中央乐团常任指挥的往事,汤沐海满怀深情,“他永远像一个慈祥的家长一样爱护每一个年轻人,我们所有的人都受惠于他。”

  汤沐海、胡咏言、余隆、谭利华、张国勇、李心草组成的6大指挥阵容已属少见,到了5月,指挥家陈燮阳拿着当年李德伦给他的信件主动请缨,指挥家邵恩干脆推掉了一场国外的演出,曾得到李德伦指点的指挥家徐东晓也加入进来。最终,6大指挥变成史无前例的9大指挥同台执棒。

  传承精神,把交响乐往前推

  在昨晚的音乐厅里,9位指挥家送出一首首充满回忆的乐章。下了场回到后台,常年奔忙在外的老朋友难得聚得这么齐。他们中,余隆刚从柏林回来,张国勇从福建省演出归来,演出结束后,汤沐海马上奔赴国外。虽然奔忙,他们心中却始终念着同一个名字:李德伦。

  “几年前,我就把这天留着,我知道今年这一天一定有纪念他的音乐会。”在后台备场的谭利华也是几天前才从外地回京,作为李德伦一手带出来的指挥家,他亲切地叫李德伦为李大爷。自从上世纪80年代初,李德伦听谭利华指挥了柴可夫斯基的一个乐章后,一句“跟我走吧”,谭利华的学习生涯再没离开过李德伦,直到后者去世。

  让谭利华记忆深刻的,是跟着李大爷跑到全国各地普及交响乐的日子。无论是几万人的大广场,还是几十个人的小办公室,只要有人说想了解交响乐,李德伦就一口答应前去讲解。有一次去天津给当地乐团指挥,结束后,乐团给他600元演出费,李大爷却坚决不收。“乐团太穷了。”谭利华学着李德伦的口吻说道。最后,李大爷用这600元钱给乐团买了琴弦。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刚跟着李大爷的时候,我才20多岁,现在我都60岁了。但我对普及交响乐的理解,只学到他的皮毛,我们只能学着他的样子,一步一步把中国交响乐往前推。”谭利华感慨,尤其是在昨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6月6日是他的阳历生日,李大爷爱吃,在世的时候每年都要过两次生日,阴历一次,阳历一次,我都陪着他。”可如今,谭利华再也不能陪着李大爷唠唠家常、过个生日,手持指挥棒的他陷入深深的沉默。

  “对于中国交响乐来说,李德伦先生不只是一个名字,他还是一种精神,他走过的路会一直影响现在的后来者。”关峡郑重地说道。(韩 轩)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