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纸想到文学和音乐

2017-06-13 17:47 来源:长江日报 
2017-06-13 17:47:50来源:长江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黄披星

  先说文体。取一张白纸,洁白无瑕的,这是散文。纸的质地是关键,是普通的纸,还是宣纸,还是特种纸,抑或是一些接近失传的传统工艺制成的纸,这才是散文的本质。当然,只要纸原本无瑕,成为什么或者说描绘什么,也可以无关纸的质地——关键在于手艺。

  现在把纸折成规律统一和横竖比例相当的折纸,这些折痕,就是诗歌。诗歌是生活的一种折叠方式。这些折痕,有规律的,也需要小心一些,才能折出可以再次书写的纸张。这是对于生活的有克制的激情。这些折痕是诗歌的来源,只是更多的人,把这些折痕都变成流水无声了。

  可以粗鲁一些,把纸张揉成一团,再把它一点点展开,纸上布满细密的带着好似生活蹂躏的不那么规律的折痕,这是小说。

  还可以,把这张纸撕碎,再拿来打开,一点点拼接,这是戏剧。最好的戏剧是把生活中最惨烈的部分复原给人看。戏剧当然可以很慢,但那种慢本身应该是生命中最绚烂的部分。戏就是在很短的时间里,做出最打动人的灿烂。

  简单说,散文必须真性;诗歌讲究寸劲;小说应该反刍;戏剧力求气派。当然,每一种文体都面临巨大的传统和全新的自己。

  再拿音乐来对照。散文好似《小奏鸣曲》,单乐章或是三乐章都可以,可以小巧一些,也可以丰盛一些,但它是纯正的自我面貌。它看似简约,其实可见一个人的本真,基本功、理解力和人的心性都在那里。

  诗歌最像各种特性曲,比如《幻想曲》《即兴曲》《谐谑曲》《夜曲》这一类,它看似不太有规律,其实都需要具有一种本身的韵律,才能够站得住脚。现代诗看似不规律,其实对照音乐,它最接近的部分是,都需要用一定的调性和节奏来统一起来;甚至是节奏走在调性之前。也就是说,声调和节奏是音乐与现代诗相通的部分。由此来对比现代诗,可以见到众生百态,有的是民间歌谣,有的是晚会歌曲,有些是流行歌,有些是流浪曲和摇滚,还有一些就达到了弦乐之声。

  小说自然更像是弦乐四重奏,第一小提琴的诉说,第二小提琴的补充和熨帖,中提琴的附和与对立,大提琴的不动如山。故事固然可以好似四个人的面貌和表情,而声调的统一和背景的稳固,才是小说得以站立的主要原因。

  而戏剧自然就像交响曲的某个乐章,更多的是第一或第四乐章;或者是类似于《未完成的交响曲》和《安魂曲》之类的。它需要很多的矛盾冲突,内心挣扎,寻求皈依,获取死亡或是走向和谐。才子佳人戏固然也可以如同行板一般优美,但内心的动荡依旧需要“于无声处听惊雷”。这仍然需要乐队的全奏,才能达到生命的绚烂。

  当然,对于人的理解,对于自然的理解,是艺术最终超出自然部分的浓缩之力。音乐作为一种最接近自然的艺术形式,它超出的部分如同无法说清的部分一样,它是持久的、隽永的、耐人寻味的。当我们细细品味之下,那些令人可以“拈花微笑”的部分,才是艺术最终的去向。(黄披星)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