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的情愫

2017-06-14 15:12 来源:青岛日报 
2017-06-14 15:12:24来源:青岛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宋舒白

  森鸥外,这个日本浪漫文学的开创者,的确不凡。

  在《舞姬》这部集子里,收录其小说四篇,讲的都是凄婉故事,笔触冷艳,哀伤和浪漫恣意杂糅,如丝绸般的情绪像褶皱一样浸透在作品的深处,且随着人物命运的起伏,这褶皱时深时浅,抖搂出无数涟漪。让人读着会情不自禁地随了主人公的命运慨叹:世事无常,难以捉摸;有些时候,苦痛“影之随形,响之应声”;生活十有八九不如意,人们却还活着;认命,是一种心理告慰。

  最有意思的一篇是《泡沫记》。模特少女和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二世相遇在烟雨霏霏中。国王本同医生在岸边散步,忽然看到船上白衣少女,便大叫一声“玛丽”,奔入湖中,而正和朋友划船游玩的少女,听到国王的叫声,大吃一惊。双双落水而死。只因少女是玛丽的女儿,像极了母亲玛丽,而玛丽是国王在一次宫廷舞会上一见倾心之人。故事的结局让人嘘吁:国王暴卒的新闻湮灭了一切,少女的死只能如泡沫一般泯灭无痕。

  这也许是路德维希二世死亡之谜的最浪漫解读吧。虽然无可考证,却也充满了凄美,符合了疯癫国王的性情。就如同新天鹅堡一样,国王倾尽心力建造,只看了外表,没能住上一天,却留给了后人品评。

  由路德维希二世,让我想起另一个浪漫之人——瓦格纳。这两人也是因为浪漫的追求而走到一起。路德维希二世在15岁时就熟悉瓦格纳的歌剧。当年轻的国王摘下自己手上闪闪发亮的戒指,派最高的司库大臣,高喊着“你赶紧把他带到我身边来!他的价值相当于我半个国王的价值”的时刻,就注定了瓦格纳同路德维希二世的交集终其一生:“在1864年到1883年期间,路德维希二世给瓦格纳写了258封信,还有14首诗以及70封电报。而瓦格纳则给国王写了183封信、两首诗和86封电报。”可见交往至深,以至于国王力排众议为瓦格纳在拜罗伊特建造了剧院。瓦格纳的歌剧一直在此上演。

  不得不说的还有尼采。谁都知道尼采的哲学浸透了酒神的激情和浪漫。“在瓦格纳的思想中让我感到惬意的内容也是我在叔本华哲学中感到惬意的内容,那就是,伦理的空气、浮士德式的芳香、十字架、死亡和坟墓”,尼采和瓦格纳的邂逅,必然碰撞出火花!

  尼采用充盈着气吞山河般的激情和波涛翻滚的灵感,史诗般的语言,诠释了他的思想:他要用自己太阳般的光芒,照亮尘世中的一切价值,净化世人被世俗污染的灵魂。这个把思想当作铁锤,在击碎传统价值体系中建立新价值的形象,留在后人的记忆中。他以超越常人的敏感、疯癫的神经,看到了德国精神的衰退和道德的颓废;他站在他所反驳的偶像的反面,成为了预言我们这个时代的先知。

  而这三人,森鸥外、瓦格纳、尼采的浪漫情怀,都因了德国的这片土地的滋养——这个产生过席勒、歌德的国度,有着文学氛围的浓郁(森鸥外在德国留学)而殊途同归:在文学、音乐、哲学领域成为大师。

  之所以让我展开如此联想,也是因为读了《舞姬》,编了《理查德·瓦格纳作品-生平-时代》《尼采遗稿》等书。所以,读书和编书是很有乐趣的事。(宋舒白)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