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制作,应该向小剧场戏剧学创新!

2017-06-16 10:31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7-06-16 10:31:25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责任编辑:石依诺

  作者:刘 平

  戏剧创作贵在创新,不创新就不可能保持鲜活的艺术生命力。近年来,戏剧舞台上出现了很多剧作,但有些作品从剧本创作到舞台演出都费了很大力气,却没有给观众留下什么印象,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创作观念陈旧,内容上缺少思想的魅力,表现形式上也缺乏创新的活力,呈现在舞台上的作品也是虽“新”犹“旧”。在这方面,近年来小剧场戏剧的创新——内容上的开掘和形式上的探索,却给人一种清新的艺术感受。如《庄先生》《青蛙》《画眉》《网子》《催眠》《罗刹国》《谋杀电视机》等剧的创作,以及《美好的日子》和《晚安,妈妈》等剧的演出,都给观众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

  《庄先生》(编剧庞贝,导演黄凯)以双层架构的非线性模式发展,巧妙地把古代庄周的故事与现代的庄生的生活进行重叠、嫁接,以现代庄生的遭遇解读、再现古代庄周的悲剧情景。古代的庄周因年轻气盛不愿为官,家里无粮四处碰壁,其妻被楚王孙诱惑。现代的庄生为给父亲交住院费,自己评教授职称,只得低三下四地乞求道貌岸然的楚院长,并违心答应楚院长在自己的研究成果《庄子研究》上署名。创作者很巧妙地把形而上与形而下的问题融合在一起进行思考,以形而下的视角去解读形而上的故事,又从形而上的高度俯视形而下的现实人生,并努力把这种思考提升到哲理的层次,引起观众对历史与现实、人性与人格的深深思考。

  《青蛙》(编剧过士行,导演林熙越)是一出具有荒诞色彩的小剧场话剧,通过理发师和理发人之间的对话,表达一种无聊感与荒诞性,以及背后所孕育的恐慌、怀疑、胆怯和无望的情绪。人们深陷其中,既无力自拔也不想改变,而无聊地等待似乎就是无可奈何的结果。编剧从日本俳句诗人小林一茶的诗句“瘦青蛙别输掉”生发灵感,表达出对今天自然环境的忧虑,对人们的心理状态的焦灼,对生存意义的思考,从心底发出“我们善待青蛙就是善待我们自己”的呼声。

  《画眉》(编剧苑彬,导演顾威)是一部具有古典诗韵风格的话剧,以古代吴起杀妻求相为题材,描写因欲念的狂躁、人性的扭曲所引发的人生悲剧,在看似传统的叙述中开掘艺术生命的新意。该剧对舞台节奏的把控、对表演的提调、对人物的细腻刻画,凸显了导演的艺术创作功力。演员对角色理解的深入,在塑造人物时的大胆创新,尤其在语言与形体揭示人物复杂内心方面,非常细致入微,真挚感人。

  《网子》(编剧松岩,导演松岩、天硕)和《催眠》(原著马晓丽,改编、导演张福元)是从一个新的视角对内容进行开掘。《网子》写一个小人物在人生欲望追求过程中的悲剧。秋子是京剧团为演员“勒头”的“箱官儿”,他唯一的心愿就是想把儿子鸣春培养成京剧名角。为此他受尽了种种欺压,饱受着良心的折磨,承受着亲情的惩罚。当他为了儿子违心地为剧团老板池永发作伪证、而致使儿子喜欢的琴师哑女上吊身亡时,当他受到不明真相的儿子责骂、自己又不能讲明真相时,当他最后手捧着儿子死后留下的戏服时,秋子的情感痛苦到了极点。他含悲忍泪擂响了大鼓,动作由慢到快,声音由小到大,到恣意狂舞,折断鼓槌,那阵阵鼓声,诉说着老人心中的悲苦,击打着那个吃人的社会。另一表演区哑女操琴奏出“夜深沉”的曲调,揭示着社会的冷暖与悲凉。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恩怨善恶,悲欢离合。鼓声、琴声相互映衬,情与景浑然一体,产生了震撼人们心灵的力量。《催眠》描写部队某排长因长期失眠来找心理医生治病——“催眠”,而来医院深入生活的女作家对此非常有兴趣。然而,观众发现,不只是某排长的“失眠”是因“心理疾病”引起,而作家和医生也存在着同某排长相似的“心理疾病”。与一般描写人与事的作品不同,该剧是把医学上的病理学知识与文学创作结合起来,从心理学的角度开掘人性与道德问题,从人物的内心隐秘之处寻找人物的病态根源——精神问题,使观众在新奇之中受到启发。

  《罗刹国》(编剧黄维若,导演赵淼)和《谋杀电视机》(编剧导演庄一)注重的是形式上的探索。《罗》剧以肢体语言为主,融入传统戏曲的表演手法,用假面与动作相结合的形式,揭露了那个虚无缥缈的罗刹国以丑为美、以假为真的行为逻辑对人类健康肌体的侵害,表现角色(如马骥)的复杂心理及性格变化。《谋》剧是一出“平行时空cult剧”,描写了人物性格的复杂。大卫是一个以毒舌著称的文化杂志记者,常常以犀利的笔墨把当代流行电视文化批得体无完肤,自命为商业电视巨头MSG集团的天敌。不可思议的是,当他家的电视机被一个叫“谋杀电视机”的组织砸烂后,他竟然也加入了他们一伙,闯入一户户公寓享受砸电视机的快慰。表面上看,他们砸电视机是为了阻止电视流行文化商业化对人们的伤害。殊不知,这正是商业电视巨头们策划的、为电视流行文化商业化所做的一场“真人秀”的广告。这样的结果,令观众感到惊愕!

  从舞台呈现上说,《美好的日子》和《晚安,妈妈》也是具有舞台艺术魅力的演出。《美好的日子》(国家话剧院演出)以简约的舞台和精湛的表演,演出了贝克特荒诞派戏剧的意蕴。《晚安,妈妈》(鼓楼西剧场出品)则是以生活化的表演,没有任何表演痕迹的技巧,演活了普通人的生活时态与母女情感的真挚。剧中有一个情节,当女儿杰西埋怨妈妈为什么不早告诉她真实的病情,并指责妈妈说:“我有权利知道!”妈妈捶胸顿足,“我是为了保护你才这么做的。我知道这是我的错,但我不知道我错在哪里,更不知道我如何做才能不错!”这是把“爱”架在火上烤!真是入木三分,力透纸背,直抵灵魂,让每个人的心灵都不能不发生震颤!杰西“走”了,但留给观众的似乎并没有“结束”。剧作家想告诉观众的也许是:死,表面上看是一件解脱痛苦的最快乐的事,是挣脱“生”的烦恼的唯一选择,但它并不是人生的最终归宿;只有“生”的快乐,才是人生的目的和生活的最大意义。这部舞台艺术品没有说教,没有讲大道理,而是用生活的涓涓细流,用从生命中溢出的一滴滴血和泪,不经意地抓住了观众,并给观众留下了对生活、对生命的实实在在的思考。

  这些作品被观众认可或赞扬,并非因为它们个个都完满无缺,小剧场作品也自有其规模、投资、创作和排练上的优势,但是,他们却以创新追求的精神,探索、实验的姿态给整个戏剧艺术带来新气象。每个观众都预期,在生活中不能获得的,能在文艺作品中或舞台上看得到。这就需要戏剧创作者永葆一颗“创新”的心态,保持不断探索、实验的勇气,在艺术创作中敢于迎接新的“挑战”,让戏剧创作在“高于生活”的基础上体现出思想的光辉、绽放出艺术的光彩!(刘 平)

[责任编辑:石依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