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名家“合著”,这部通史有看头

2017-06-17 09:43 来源:解放日报 
2017-06-17 09:43:56来源:解放日报作者:责任编辑:赵宇

  作者:葛维屏

  《中国通史》是三位史学大家代表作的合集。

  其中,吕思勉先生引用的史料十分丰富,旁征博引,大气磅礴;张荫麟先生则不圄于史籍,文字优美,把《诗经》《楚辞》《论语》中的词句用得出神入化;而蒋廷黻先生则采用了新的研究方法和新的研究观念,倡导原始档案材料的收集。三位先生在史书的编写上各有优点,集合成套后,相信能够给予读者深刻而愉快的阅读体验。

  似出一人之手

  开卷之时,我便很好奇,这部书是如何将张荫麟、吕思勉、蒋廷黻这三位行文风格不一样、治史理念不一样的历史学界名家著述整合到一起的?

  阅后发现,这本书并不是简单的合并,而是将三位史学家的三本历史书,打乱了次序,进行了重新组合,每一章节并没有注明这章出自哪位史学家之手。从表面看,整本书自成一体,浑然无界,似乎出自一人之手。

  经过一番查对,我发现整本书有百分之六十是吕思勉所著,出自《吕著中小学教科书五种》,尤其是1934年初版的 《高级中学教科书:本国史》。该书2006年改名为《中国史》,由上海古籍出版社新版,2007年改名《中国简史》,收入中国工人出版社“大众历史经典馆”丛书。

  在吕著的历史教科书的基础上,张荫麟与蒋廷黻的部分各占有百分之二十左右。

  现在我们回过头来看《中国通史》的编撰结构。因为张荫麟的《中国史纲》是从商代开始书写的,所以,第一章“文明之初”,基本是吕思勉的著述部分,然后到了商代,这时张荫麟的《中国史纲》开始有纪了,于是这套《中国通史》切断了吕思勉部分,而接上了张荫麟的《中国史纲》的全部。张荫麟的最后一句是“东汉开国初年”中的结尾句:“这件故事岂能不在他心头?”这时已经到了本部《中国通史》第十三章“权谋夹缝中的生存的东汉”,张荫麟只写了东汉史的一个开头部分,接下来便没有了,于是从这一章第二节开始,又重新回到了吕思勉体系。

  之后一直到晚清,我们在《中国通史》中读到的都是吕思勉所著的历史教科书。蒋廷黻所著的《中国近代史》篇幅并不长,但《中国通史》基本全部采用,并且让蒋廷黻所写的部分,穿插在吕思勉的历史教科书中,只要蒋廷黻写到的部分,就把吕思勉的去掉。于是,我们看到一个有趣的编辑高招,在第二一章“近代开端”部分,第一节“中西初期交涉”还是吕文,到了第二节“英人寻求平等邦交失败”则已经是蒋廷黻的著述了,下面便以蒋廷黻《中国近代史》为主了。

  在《中国通史》中我们更看到了一个令人不可思议的组合方式,就是将吕思勉与蒋廷黻的相同历史事件描述,合并成一章,比如第二四章第二节“戊戌变法及义和团”中,前面三段是吕思勉的文章,后面则是蒋廷黻所写,这种合并在第二五章第一节“孙中山的革命方案”里再次出现,将吕、蒋文各取一段合并成一文,而且在标题上还注明了一个“(并)”,似乎是编辑提示这一节是一个“合并”的章节。蒋文只写到了孙中山的逝世,之后,《中国通史》又继续沿用吕文著述,一直到1934年历史时段结束。

  共同的指向

  把张荫麟、吕思勉、蒋廷黻三个人的著述分清,我们才能更好地辨析出三位历史学家的风格特点。其实这三位史学家的叙述风格有着很大的差异,吕思勉的行文比较朴实古板,研究自成体系,对中国历史有多种不同风格的表述方式,尤其是本书的主体部分取自吕著为民国高中生所著的历史教科书,言简意赅,通俗易懂,既彰显了个人对历史的解读风格,也能适应一般读者的阅读需求。

  张荫麟则行文流畅,讲究文采,尤其是在历史叙述中,还能进行一番散文化的排比渲染,读起来满眼生花。但毕竟张荫麟的历史篇幅太少,难以从一个更为宏观的角度来把握作者的历史架构,所以,张荫麟越是把中国前期历史描写得文采斐然,越觉得后继无文而遗憾多多。

[责任编辑:赵宇]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