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尖上的意大利

2017-06-19 09:53 来源:文汇报 
2017-06-19 09:53:46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杨向群

  如果把意大利看作一只长靴,卡拉布里亚大区则是这只高跟女靴的足尖。一个世纪前,博学多才的英国作家诺曼·道格拉斯经过数次游历之后,于1905年出版了《老卡拉布里亚游记》,成为百年世界旅行和文学经典。

足尖上的意大利

  意大利的历史文化与它的自然资源一样渊宏丰厚。从希腊罗马到拜占庭帝国,从阿拉伯人到非洲入侵者,从西班牙总督到波旁王朝,东方礼拜者与欧洲的狂热信徒们,本土的绿林好汉与破门而入的海盗们,在斧钺刀剑的厮杀中前赴后继,且“每个人都能雇一群异教徒做保镖”,这是怎样一种错综复杂的场景?所以,道格拉斯感叹说,在这片曾繁荣过多个文化的土地上旅行可谓魅力无穷——旅人时刻都在邂逅不同层次的文化,为他们的同生共存着迷。

  道格拉斯从女靴后跟脚窝位置的卢拉切出发,一路向南。在南意大利旅游的最佳季节,他乘坐邮政马车,骑骡子骑马,或者徒步,翻越高山,穿过平原,在古城小镇住宿,参观神庙、教堂、城堡、要塞、修道院、学院、博物馆、图书馆,考察山洞、墓石、地震和火山遗迹、灾难后改道的河床,探访那些鲜为人知的角落。他的深度游除了亲临现场,还在旅途中尽可能地搜寻各种文献材料,包括大量旅行家、考古学家、语言文字专家、艺术史家、收藏家的著作,各种圣徒传记、皇家学会成员私信、神学家手稿、市政大事记、国会会议记录等,了解每一处的前世今生。事实上,关于每个意大利小镇的专著,都卷轶浩繁。

  这位徒步旅人一边行走一边思考,一边研究希腊人、西班牙人、土耳其人、犹太人、阿尔巴尼亚人的形貌性格,一边考证英国学者弥尔顿《失乐园》与意大利诗人萨兰德拉《亚当的堕落》的异同,通过在那不勒斯国家图书馆的一番仔细比较,他认为,没有《亚当的堕落》,《失乐园》根本就不会面世。对于笔者而言,道格拉斯的一个不经意,解答了困惑我多年的一个疑问:关于奥尔罕·帕慕克的小说《我的名字叫红》书名的由来和含义。在《耕者》一章中,道格拉斯介绍了说着荷马、维吉尔、薄伽丘语言的意大利农民的生存状况,以及他们赖以生活土地上的物产,如无花果、橄榄、葡萄等,进而讨论他们的色感和用词:“就像一些古代作家笔下那样,他们有时会把树木描绘成黄色,但更多是‘半黑’或‘树色’……‘红’这个词对于他们并不代表红色,而是颜色深或暗淡之意,土地就是‘红’的。需要表达我们说的红色时,他们会用‘土耳其’这个词,源自土耳其人曾垄断技术的著名染料……但‘土耳其’一词亦可指黑色——因为传统认为土耳其人,也就是撒拉逊人,是一支肤色黝黑的民族。”

  作为流传百年的文学经典,《老卡拉布里亚游记》的记述手法引人入胜。一地一章或几章交叉铺陈,有主题有故事,有景色有人物,让读者跟着他的节奏,从历史穿越到现实。没曾想,一个世纪以前的意大利,即有私人旅行团和旅游指南,但资深旅人如道格拉斯却有他独到的经验和游法,他的向导身份不一,有房东、牧师、马车夫、骡夫、书店老板、理发师、船夫、牧羊人、镇长、管理员、副官、摄影师,还有漫步经过的路人、药店的常客,他们是道格拉斯诙谐谈吐的搭档或托儿,也是书中活泼文句的韵律和色彩,有时候还是他从六十五法郎到八法郎的砍价对象。

  “大地我有,瀚海我有”,“橄榄使吾饱足”。南意大利石灰岩构成的峭壁悬崖,溪流蜿蜒、鸟儿欢唱的幽谷桃源,骄阳碧海和山上夜间发光的神秘植物,在游记里交相辉映。但彼时的道格拉斯已经认识到工业化对自然环境的破坏性影响,他大声疾呼:“想在这些绝美的林地永别人世前看它们一眼的人哪,抓紧时间吧!漫游此地的快乐,用金钱是买不来的。”(杨向群)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