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童年记忆深处的旋律——20世纪中国动画电影音乐评述

2017-06-20 09:27 来源:文汇报 
2017-06-20 09:27:58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贺梓秋

  作者:上海音乐学院副教授 金桥

  一个世纪之前,伴随着《从墨水瓶里跳出来》《大力水手》等美国短片登陆上海,动画片这种充满奇妙想象的艺术形式,立刻牢牢吸引了国人好奇的目光,也促使他们产生了制作自己动画影片的强烈愿望。

  万氏兄弟在中国早期动画电影发展史中,无疑扮演着至关重要的先驱者角色。早在1922年,他们就制作出第一部动画广告片;1926年上映的《大闹画室》,更是中国首部与真人合成的动画短片。

  中国动画于上世纪30年代进入有声电影的崭新阶段,在资料、资金、技术极度匮乏的情况下,万氏兄弟历经千百次试验终于解决了声、光、画合成问题,催生出中国第一部有声动画插段。在袁牧之1935年编导的音乐喜剧片《都市风光》中,万氏兄弟设计绘制、贺绿汀作曲的“影中影”动画短片,使观众第一次在大银幕上欣赏了国人创作的动画音乐。同一年,中国首部完整有声动画短片《骆驼献舞》也由万氏兄弟制作完成。

  在上个世纪30年代中华民族危亡之际,诞生不久的动画电影音乐,以独特的表达方式为国人的“生存与解放”大声呐喊,刘雪庵的《满江红》《长城谣》,聂耳的《义勇军进行曲》,贺绿汀的《募寒衣》等一批进步歌曲,被配上动画在影院中广为传播,显示出电影音乐工作者同仇敌忾的社会责任感与爱国热情。

  诞生于孤岛时期的亚洲首部动画长片《铁扇公主》(1941),在中国动画发展史上堪称奇葩。作品运用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动画特有的表现手段,将《西游记》中“孙行者三调芭蕉扇”的情节,首度以活动影像的方式呈现于国人眼前,毕业于上海国立音专的陆仲任,探索了音画之间的多重关系,以夸张又妙趣横生的音乐语言,与万氏兄弟一同创造了这部里程碑式的作品。

  1957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建立标志着中国动画电影新纪元的来临。这个动画工厂先后集结了万氏兄弟、特伟、钱家骏等动画艺术家,和吴应炬、金复载等作曲家,凭借不断自省与锐意创新,创造出皮影动画、折纸动画、水墨动画等极具民族韵味的动画风格,不仅塑造出大量令人难忘的艺术形象,也在国际上赢得无数大奖,开创了辉煌一时的动画电影“中国学派”。

  在1957年-1965年与1976年-1989年的中国动画电影两个黄金时期,吴应炬和金复载在电影音乐领域专心致志深耕细作,为“中国学派”动画音乐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乐章。

  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的越南归侨吴应炬,自上世纪50年代起在动画音乐领域耕耘近40年,为80多部各类动画片配乐,在中国动画电影的第一个黄金时期,留下了《小蝌蚪找妈妈》《牧笛》《大闹天宫》《鹿铃》《葫芦兄弟》等众多经典作品。

  他为中国首部水墨动画片《小蝌蚪找妈妈》(1960)编配的音乐,配合国画大师齐白石笔墨风格的写意形象,以独具美感的古琴和琵琶乐音,营建出超然物外的意境;作于1963年的《牧笛》以清新纯朴富于诗意的悠扬旋律,在“润物细无声”中呈现出对远离喧嚣田园生活的向往。

  1964年,吴应炬为中国首部彩色动画长片《大闹天宫》配乐,他运用京剧、昆曲、粤剧等传统戏曲音乐元素,为片中主要人物设计了各自的音乐主题并突出了影片的神话色彩。配合鲜明夸张的人物造型、简练变化的场景设计、章回体的影片结构,半个多世纪前拍摄的这部动画长片,达到了中国动画创作的一个高峰,其艺术高度至今难以逾越。

  十年浩劫导致中国动画电影作品数量的锐减。直到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动画电影迎来蓬勃发展的又一黄金时期。

  《哪咤闹海》《三个和尚》《山水情》《阿凡提》《雪孩子》等作品的出现,标志着复兴的来临。这一阶段代表性的作曲家,是上世纪60年代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的金复载。

  《哪吒闹海》(1979)是中国动画继《大闹天宫》后的另一座高峰。影片以《封神榜》中一个家喻户晓的神话人物,讲述了哪吒打败四海龙王造福世人的故事,表现了反抗压迫、追求平等的深刻主题。金复载对戏曲音乐语言的自如把握、对古代文人音乐和传统民间音乐的娴熟运用成为影片的一个亮点。通透雄浑的乐声实现了超越时空的情感沟通,提升了影片的文化品性。

  《三个和尚》(1980)和《山水情》(1988),堪称金复载动画短片配乐的姊妹篇,其共同特点是全片无一台词,完全依靠音乐音效,起到传情达意、渲染情绪、结构作品的重要作用。

  在《三个和尚》这部幽默短片中,除了简约夸张的人物造型和脱胎于戏曲的表演程式,给人留下印象最深的是它生动幽默的配乐。板胡、坠胡和管子分别代表影片中的小和尚、瘦和尚和胖和尚,三个主题不仅音色各异且个性鲜明,民间音乐与佛教音乐相结合的配乐风格,给每位观影者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在《山水情》这部融入道家思想的动画短片中,哲学性的思辨色彩,空灵清幽的山水绘画,与中国古乐和、静、清、远的美学原则浑然一体,几乎达到了“天人合一”的极致境界。笙在影片头尾奏出的乐句,寥寥数音将“恰是未曾着墨处,烟波浩渺满目前”的留白之美表现得淋漓尽致;古琴吟、猱、绰、注所表现出的中国式意境,更将山水之美与师生之情尽显于七弦之间。

  令人感到遗憾甚至有些悲壮的是,《山水情》这部上世纪80年代动画短片的巅峰,却成了中国水墨动画的收山之作。上世纪90年代初期,自负盈亏的上海美影厂大批技术骨干外出谋生,曾辉煌一时的动画工厂不出几年变得青黄不接、人去楼空;与此同时,来自欧、美、日的动画片源源不断输入中国,它们凭借优势资金、先进技术和精美视听效果,很快占据了庞大的中国内地动画院线,久石让、詹姆斯·霍纳、汉斯·季默们所带来的优美旋律,成了上世纪90年代之后中国观众有关动画音乐的主要记忆。

  新世纪以来,迪士尼、梦工厂、皮克斯、吉卜力等工作室仍源源不断产出佳作,而中国动画也在弘扬传统、移风易俗、模仿经典、面向低幼的难题中摸索着走出困境的途径。

  1999年,《宝莲灯》从剧本、造型、特技、音乐等各个环节都借鉴国际动画大片的制作流程,除由金复载任作曲和音乐总监外,还力邀多位歌星配唱主题歌、插曲,李玟的《想你的365天》、张信哲的《爱就一个字》、刘欢的《天地在我心》等作品,不仅在前期宣传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也在日后各大音乐排行榜上收获颇丰,影片还创下当年国产动画片票房收入的最高纪录。

  2017年,在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创办60周年之际,当代动画工作者提出了重拾“中国学派”的愿景,随着近年来《大鱼海棠》《大圣归来》《秦时明月》等一批作品的出现,我们仿佛依稀看到中国动画再现当年辉煌的曙光。(金 桥)

[责任编辑:贺梓秋]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