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2》:有多少都市女性剧放大了爱情的“局部胜利”

2017-06-20 09:35 来源:文汇报 
2017-06-20 09:35:30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贺梓秋

  作者: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在读博士 王新鑫

  尽管遭受了不少批评和质疑,收官后的《欢乐颂2》还是让观众觉得意犹未尽。

  因为这样的本土都市女性电视剧太少了。

  在有限的电视剧历史中,专门反映都市女性题材的电视剧一直较为稀缺。而说到此类电视剧,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美国HBO电视台在1998年出品的《欲望都市》。这部以纽约现代职业女性的生活故事为题材的电视剧,一般被认为是都市女性剧的起点和标杆。在那之后,《绝望主妇》《绯闻女孩》《破产女孩》等,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诞生一部女性群像为主体的美剧,吸引大家的目光。日本也紧跟其后,拍摄了《东京爱情故事》《女王的教室》《四谎记》等反映女性在都市中生存成长经历的电视剧,去年的《东京女子图鉴》更是获得了丰厚的收视率。

  都市女性剧的产生,跟大型城市的兴起、现代技术的日益发达、女性受教育程度的提高都有很大的关系。而世界范围内女性主义思潮的兴起,也不断给身在都市的现代女性以各种思想启蒙和启迪,她们开始渴望人格的独立,灵魂的完整,异乡人在陌生环境中打拼的孤独与寂寞又迫使她们有交流和抱团的需要。一系列都市女子群像在此类电视剧中站立起来,熠熠生辉。

  《东京女子图鉴》的编剧黑泽久子在访谈中曾经说,“我就是想写一位充满欲望而坚韧的浪漫女孩”。这句话可以为所有的现代都市女性剧做一个注解。在此类的电视剧里,女性不是作为男性社会里的附庸者而存在,她们是独立的主体,为了个人的理想、希望和幸福感去不断追逐,碰壁也好、收获也罢,她们在迷茫而艰难的大都市中经历着自己的人生。所谓的社会问题,是被包裹在女性自身成长的柔软和坚韧里的,一般电视剧中常见的情节和桥段在这样的电视剧中没有,或者是仅仅作为背景而存在,这样的电视剧注重的是女性作为世界上的“另一半“的精神内核。男女情爱、家庭矛盾,都成为浮云一样的存在,女主角们更看重自己的自由、自立、自省,看重自身的精神追求和灵魂满足。

  顺应这样一股潮流,国内也陆续涌现出了一批此类电视剧。比如《粉红女郎》和《好想好想谈恋爱》。在《欢乐颂》中扮演”樊胜美“的蒋欣,在2013年就已经和张歆艺、童瑶组过《新闺蜜时代》,只不过那次的打拼都市是北京。

  这些剧集有的曾红极一时,有的被时间埋没了,但核心是相同的,就是坚定地做好女人,做好在光怪陆离的大都市中奋斗的女人,活得潇洒、活得漂亮,活成生活的主人。《欢乐颂》系列就是集大成者,话题性、观赏性都不缺,所以能够在有限的时间内迅速引起重视、吸引眼球,在第一部之后又以最快速度地推出了第二部。

  作为女性题材剧,《欢乐颂2》的焦点,是在时间的累积里,以“五美”为代表的都市女性如何迅速自我成长,完成自己价值定位。这是一个文化现象,也是女性成长的一个值得研究的范本,该剧因此有其可圈可点之处。

  我们看到了都市女性自我成长成熟的过程,看到了她们的独立主体意识逐渐觉醒。

  五个女性在第二部里都“浴血”在自己的情爱世界中,通过和异性的相处,意识到自己是自己的主宰,自我才是一个独立的主体,才是所谓幸福的来源。应该说,都市女性面对爱情时最关键的一环就是自信独立,不妄自菲薄。这里很想说说里面的邱莹莹,人物的转折让观者欢欣鼓舞。《欢乐颂2》开播起初,引起大量讨伐争论的竟是一个沉年旧梗:处女情结。这样的桥段,不免让人感叹。邱莹莹因为分手之后还和前男友黏黏糊糊,被打断了一条腿后倒是生出一股独立思考的勇气来。伤的是身体,也是心,她重新厘清自己的心灵需要,果敢地面对应勤之母:“你欠我一个道歉,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思维的可能性决定行动的可能性,那个因为爱情而愿意牺牲一切的愚蠢的邱莹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认清自己的爱情之源,把自己当作爱情的主体努力理性争取的独立女性。

  同时,《欢乐颂2》展开的,是都市女性在高楼林立的“男性社会”认清自己的社会角色和责任担当,在爱情、友情、亲情的包围中前进的画卷。身处繁华都市,面临过度的能量冲击,人们需要调动自己的全副神经来应对刺激和压迫感。“五美”要争得到自己的一席之地,当然心理上会出现各种变化,甚至这种变化就是扭曲的。她们不是真空鲜花,她们要在错综复杂的关系中成长,她们面对亲情、爱情的处理方式,恰恰折射出她们自身的前进轨迹。第二部里,编剧把五个点铺排辐射开来,五个女性的家庭和社会关系等等,不再作为她们的背景而存在,而是彻底进入了她们的生活,一点点交代,一点点揭底,告诉观众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角色气质,她们的各种外在气质也都是她们所处位置的外化。第一部里泯然众人的“乖乖女”关雎尔,在第二部中性格有了极大的颠覆,借由摇滚歌手这样的契机,实现了叛逆和对抗,开始有了自己对自己事情负责的担当。也是在这样的自我担当中,发掘出潜在价值,取得自我认同。

  女性改变命运的方式是自我,而不是依靠依赖他者———这也是22楼五美在第二部里实现的成长。在第一部里,除了海归的安迪,其他四位女性都不同程度地依靠他者,或者企图想依靠他者。“钓个金龟婿”曾经是以樊胜美为代表的女性的期待,她们渴望由男性来带领自己改变生活的困境。然而,在第二部中,樊胜美终于实现了自己和家人的剥离、和“救命稻草”王柏川的分离,她领悟到只有自己欣赏自己、自己依靠自己,才能真正面对人生。她们,不是已经跨过了30岁门槛的“熟女”,就是正在往30走的轻熟女,“爬楼”的过程不仅仅是年龄的增长,也是自我的逐步觉醒和修正。这时候的她们,在面对命运选择和困境的时候,意识到逃避问题已经不是办法,只有面对和解决才是有荆棘的坦途。

  当然,从各方评论来看,《欢乐颂2》的口碑与剧组想打造的中国版《欲望都市》的目标尚有距离。其根本的原因,我想在于编剧对真正都市女性的了解还不够深刻。现代女性的价值观和成就感不是靠爱情的征服来垒就的,或者说爱情只是局部的胜利罢了。但这些不足并没有影响到该剧的热播,这也从某种程度说明了观众对于此类剧集的渴求。当今社会,都市职业女性已经成为一个力量不容小觑的群体。这呼唤着我们创造出更好的本土优秀都市女性题材剧,来描绘她们的生活,塑造她们的形象,反映她们的诉求,特别是对于心灵丰富的期待。欢乐颂,颂在哪?颂在坚定自我的召唤,独立灵魂的滋养。近年来,国产影视作品中反映农村女孩闯世界、小镇女孩迷惘青春的很多,也分别取得了一定的成绩,比如《青红》《少女哪吒》《七月与安生》等,这些都是她们的真实写照,但是关于现代都市女性生活的题材却比较稀有。我们能不能产生《东京女子图鉴》那样的女性成长剧,能不能把都市女性的风景线树立起来?期待着《欢乐颂》以后,能有更多的反映不同年龄段的女性成长的视听文本让我们产生争鸣,面对女性的自尊自立产生更多的审美愉悦。(王新鑫)

[责任编辑:贺梓秋]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