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艺术和当代艺术在争些什么

2017-07-11 09:15 来源:长江日报 
2017-07-11 09:15:42来源:长江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张斌璐

  是传统艺术还是当代艺术?从杜尚的实验品问世至今,这个话题就始终不曾停歇,绵延在和艺术相关的各个领域。这些领域的划分来自于古典风格,诸如绘画、音乐、建筑之类,成为了现代人赖以识别或理解“艺术”这一语词的基本出发点,而当代艺术则试图打破古典风格的权威,以隶属于当代的时代精神来对艺术做出界分。

传统艺术和当代艺术在争些什么

  争议随之而起,杜尚的《泉》只是其中最为有名的例子。传统艺术建立规范,而当代艺术破坏陈规,这不是一流艺术和三流艺术之争,而是艺术与非艺术之间对于“艺术”一词的争夺权。从传统艺术的捍卫者看来,当代艺术充满了僭越和欺骗。其中更极端的看法直指当代艺术里充满政治或资本的阴谋,无非是一套谎言的说辞。而当代艺术不断为自身的合法性辩护,强调其中的时代特征和某种“艺术性”的存在。

  这样的争论最近在中国的互联网上又发生了,各路专业人士你来我往,针锋相对。双方能取得共识之处,在于传统艺术本身尚未遭受质疑——尽管这很有可能在将来发生。而争论的核心,无非是捍卫“艺术”二字。

  要是将当代艺术的观点推到极端,那么我们这个世界都不妨被视为某种艺术表达,任何一个人的言说及行为都可以形成艺术化的阐释。这种观点虽然未尝不可,然而反而招致了悖论的产生。一切都可以是艺术的话,那么没有什么可以不是艺术,艺术的边界被取消的同时,当然也取消了其自身,这个逻辑并不复杂。当代艺术需要在这里捍卫的是作为艺术的基本边界,与其表明什么是艺术,不如先澄清什么不是艺术。

  或许对当代艺术家来说,这并不是太难的问题,不同的人可以从各个角度来做出回应。然而显而易见的是,当代艺术日趋极端化也确是事实。有很多脍炙人口的故事,诸如清洁工打扫了展馆内的一处垃圾,事后被告知这其实是某件艺术品。艺术家有大量的方式来为艺术品和垃圾之间的差异作出辩护,但大量未经训练的一般观众未必能清晰地理解这一切。

  传统艺术不可能面对这一窘境,尽管在历史上也有类似情况,但传统艺术的边界显然要更为清晰。他们需要面对的问题,是在当下这个处境之下,如何来为传统式的表达辩护。谁都承认世界变化了很多,谁都承认艺术的发展和世界的变化之间的亲密关联,只要愿意面对从安格尔到莫奈之间拥有隐秘的艺术史逻辑,那么必须在毕加索之后找到其对应的历史表达,杜尚作出了回答,沃霍尔作出了回答,到目前为止,只有当代艺术在回应。

  这是整场争议之中双方都不得不面临的困境,就像现代的书法家既不愿意放弃颜柳欧赵竖立起的楷书体式,但一直在旧的窠臼内因袭前人,也不符合艺术的基本规律。这些争议,大多是艺术范式内部的矛盾所导致的。假如说那些剑走偏锋的书法家们不把自己的作品定义为书法艺术,而宣布为另外一种全新的表达,那没有人会提出抗议。

  由此可见,“艺术”一词已经被“权力”全面收编了,看上去在争夺艺术的归属权,实际上这些争议的背后,是另外一套逻辑在起作用。至于这套逻辑究竟是什么,只有参与争论的艺术家们,自己最清楚了。对观众而言,只负责面对作品,对其余的就不必过于关心了。(张斌璐)

  注:原标题为《传统艺术和当代艺术在争些什么?》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