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体验永远无法取代

2017-07-11 13:30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07-11 13:30:47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扁 豆

  继2015年戏剧场演出的《推销员之死》之后,德国纽伦堡国家剧院为今年国家大剧院“国际戏剧演出季”带来的是两部小剧场作品,一是根据德国作家、同时也是律师的席拉赫2015年的同名剧作排演的《恐怖袭击》,另一部是根据希区柯克1935年的悬疑影片《39级台阶》改编的剧场作品。前者将剧场变为严肃的法庭,后者则尝试为剧场营造出街头喜剧的气氛。

  相较于近年来中国引介的外国戏,这两部作品都很难归入某种打破传统界限的剧场美学系列,然而两者都以自己完整、清晰的创作思路,引燃了观众的情感共鸣,个中因由在于题材的选取,更在于创作者深谙剧场艺术的独特之处。这两部作品的演出效应,可以说是为“剧场在今天的意义”给出了一种肯定式的回答。

  《恐怖袭击》将剧场设置成一个“公审法庭”,让观众扮演陪审团,在演出现场讨论一个具有伦理、道德困境的案件:训练有素的飞行员科赫违抗上级命令,击落了一架被恐怖分子挟持的汉莎客机,导致包括妇女、儿童在内的164名乘客遇难,但与此同时,也避免了这架飞机撞向一座容纳7万人、正在比赛的体育场。科赫到底是否有罪?最终的判决将由观众投票决定。

  如《威尼斯商人》、《十二怒汉》、《凯恩号哗变》等作品中的法庭戏一样,《恐怖袭击》以一场简化的审判过程,提取法庭本身所带有的观演关系、表演成分,与观众一起对一个道德伦理难题进行讨论,这是对西方剧场自古希腊开始的在剧场里讨论正义问题的传统的复归。但更重要的是,《恐怖袭击》找到了相较于法庭、电影等形式而言,只有在剧场才能进行的行为,即在全剧结尾由观众通过投票来决定主角的生死。

  《恐怖袭击》所包含的命题原型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由哲学家提出的“有轨电车难题”,即牺牲少数人的生命去换取大多数人的生命是否合理。不过科赫所面对的情况要更加复杂、也更为具体。科赫的行为引发的质疑主要在于,他这样做是否真正避免了更大的伤害。比如有乘客家属作证,飞机被击落时,她的丈夫和其他乘客正在试图闯进驾驶室。也就是说,这架飞机存在自救的可能,164名乘客的牺牲不一定是拯救7万人的必要条件。然而问题又在于,生命无法重来的特性也决定了这个假设同样无法被证明,而科赫同时又不存在自我牺牲、甚至半自我牺牲(牺牲亲人)的条件,他所面对的是一个较为纯粹的两难困境,由此展开讨论的基础也更为平等。

  “有轨电车难题”之所以数十年都保持着一种没有定论的争议,恰恰是因为这个困境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并非带有情节、情感的具体事件,人们通过不断变换细节、条件来讨论和解释伦理道德问题。而席拉赫的做法,显然不只是要丰富一个“有轨电车难题”的案例,而是尝试引发公众的讨论,借助“有轨电车难题”,试图将恐怖主义这个全球化的问题,变为一次具体的事件,并将其抛给具体的、带有道德、情感的观众去评判。只有每个个体能够“设身处地”,参与审判,困境才会获得带有情感的讨论,并由此发展出新的解释的可能性。纽伦堡国家剧院这版舞台呈现并未对该剧进行过多视觉化的处理,虽然在演出中观众极易因为冗长的叙述、议论而懈怠,但最终自己曾亲身经历投票、决定主角生命的体验,一定会在每个观众今后面对某种两难选择时,或多或少地掀起记忆的波澜。

  围绕这部作品所建立的投票数据统计网站上显示,自2015年至今,全世界超过34万人观看该剧并投票,其中超过60%的观众选择投给“无罪”,至今只有在亚洲(中国、日本)两国的演出中,有罪的票数超过了无罪,日本的4场演出投票结果均为有罪,而在中国演出的5场中有3场投给有罪的观众多于无罪。这样的结果,其背后或有随机的因素,也有文化认同的深层缘由,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对于近两年频繁面对恐怖袭击的欧洲,“有罪”的结果,会让恐怖分子更加有恃无恐,然而“无罪”显然也并非问题的根本解决方法。对于这样一个充满如此之多的困境、争议,同时又是全球化的问题,只有触及到每个个体的心灵,讨论才会真正引发情感的变化,问题也会逐渐获得更多解决的可能性。相信这也是这部作品不断被演出、统计的重要动力。

  相较而言,《39级台阶》的处理则更加照顾观众的体验,在保留原作故事线的同时,运用大量喜剧手法,将希区柯克的悬疑电影变成了一部观众喜闻乐见的剧场作品。男主角查德·汉内在音乐厅观看表演,被意外卷入了一场谋杀案,汉内为了寻找真凶(一个名叫“39级台阶”的秘密间谍组织),一边被误认为杀人犯追杀,一边被遇到的美女帕梅拉误解,一路逃生。汉内最终找到了间谍,洗刷冤屈,同时抱得美人归。这样一个追凶悬疑故事,创作者以黑白硬纸景片加上能够纵向拉伸的舞台空间,在剧场里实现了主角在多个空间场景的逃亡。虽然没有了希区柯克镜头组接所制造的悬疑感,但这版舞台上的《39级台阶》却依旧让观众时刻感觉到剧中的故事如何在自己眼前即时发生。

  虽然《39级台阶》并不是一出即兴喜剧,却处处使用了即兴喜剧的手法,没有刻意插入搞笑台词,而是尽力通过演员不得已的“随机应变”来构建出一个个喜剧场景。比如汉内在家中发现楼下的两个密探,两个密探配合汉内瞭望的节奏,要随时变换上场的节奏;又如汉内在农庄藏身时,女主人通过现场作画的方式告诉观众家具的位置等等;或是汉内在火车车厢与警察的周旋、剧中意外出现的手枪……虽然希区柯克电影中那些具有戏剧性的镜头组接无法在舞台上发挥效用,但这版《39级台阶》在保留故事悬疑元素的同时,以快速的节奏和每一个即时发生的意外,都让观众能够在现场接收到舞台上满满的喜剧能量。

  无论是《恐怖袭击》还是《39级台阶》,剧中都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比如前者全场近乎随意的演员对词式表演,或是后者难以避免的、虚假的观演互动,但两者却都获得了观众的喜爱,其瑕不掩瑜的原因正在于创作者找到了舞台在面对观众时所能做得最好的事情——一种无法替代的现场体验与经历,就像无论媒体时代如何进步,观众对于现场体育比赛的热情始终如初一样,只要舞台所面对的还是具有肉身、情感的观众,这种现场艺术的魅力永远保有其合理的生命力。(扁 豆)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