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艺术的名义堕落

2017-07-14 10:11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07-14 10:11:46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石依诺

  作者:刘蔚

  《偷香窃爱:一个爱情故事》是澳大利亚当代著名作家彼得·凯里的一部力作,曾获2007年新南威尔士总理奖。小说表面讲述的是发生在艺术界的一个爱情故事,实际上却剥开了画家、收藏家、鉴定家和画商之间勾心斗角、错综复杂的利益生态链,促使人们对艺术与金钱、爱情与贪欲、欺诈与责任、堕落与救赎等等进行深入思考。

  小说主人公迈克尔·布彻·博恩是生活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北部小镇的一位知名画家,由于盗窃本该属于自己却被法院判给前妻的画作而入狱。刑满释放后,布彻暂住在艺术收藏家让—保罗的房子里,一边继续绘画创作,一边照顾体重达220磅且患有智障症的弟弟休。一个风雨大作的夜晚,三十出头的漂亮女人玛琳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让他平静的生活陡起波澜。

  玛琳是已故著名现代派画家莱博维茨的儿媳。她从美国来到澳大利亚,是为了寻找公公遗留的价值连城的名画。不久,邻居多齐收藏的一幅名画不翼而飞,警察将怀疑的目光投向布彻,没收了他所有的绘画作品,声称要对它们进行鉴定。玛琳挺身而出来到警察局交涉,使得布彻的作品完璧归赵。布彻由此对她从蔑视转为爱恋,双方堕入爱河。玛琳帮助布彻到日本举办了一次画展,令他名利双收。然而,在此前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玛琳怂恿布彻仿制莱博维茨的画作以牟取暴利;精明的让—保罗被玛琳诱骗,签署出让自己收藏的名画的合同,结果损失巨大,他因此对玛琳恨之入骨;玛琳的丈夫奥利维尔拒绝鉴定仿冒莱博维茨的赝品,最终遭人暗杀身亡。布彻耳闻目睹的这桩桩件件美术界的黑幕与丑闻,让他的心灵陷入了痛苦的挣扎之中……最后,布彻带着弟弟休,回到了澳洲的内陆小镇,重新过起了平淡的生活。

  在小说中,“名画”象征着金钱、利益和社会地位,围绕着它们,小说中的一众人物粉墨登场,各显神通,不择手段,必欲占有之而后快,上演了一出出悲喜剧,让人性的丑陋暴露无遗。布彻不满法庭“剥夺”他的艺术财产,铤而走险,结果人财两空——不但画作没有收回,而且锒铛入狱,8岁的儿子也被判给了前妻;邻居多齐因为收藏了一幅名画而招致杀身之祸;名画家莱博维茨的生前,其妻多布尼克就与情人奥诺雷在算计他的巨额财产,并在画家去世后将管理遗产委员会的重任交给了奥诺雷,然而,当她发现奥诺雷又跟别的女人有染,一怒之下想赶走他时,却发现对手早已尾大不掉,结果自己在法国尼斯神不知鬼不觉地丧了命;让—保罗在布彻有难之时攫取了他一幅价值不菲的画作,不料自己被更精明的玛琳算计;莱博维茨的儿子奥利维尔平时温文尔雅,但为了从奥诺雷手中夺回父亲的遗产和“精神权利”(根据法国的法律,艺术品遗产继承人拥有鉴定艺术品真伪的“精神权利”),便毫不犹豫地“像老虎一样跟他作对”,但谁又能想到,他最后正是因这攸关名利的“精神权利”而命丧黄泉。可见,“名画”已经脱落艺术品的高雅面纱,它那炫目的光环照得人性迷失,为了夺占它所带来的巨大利益,人与人之间不择手段、尔虞我诈乃至你死我活,无所不用其极。

  玛琳是小说塑造得最成功的一个人物,她利欲熏心而又柔情脉脉,聪明干练而又狡诈狠毒,让读者可以对人性的复杂多维回味再三。她结识并与奥利维尔结婚后,敏锐地意识到名画巨大的商业价值,便无师自通学了绘画,并且成了一名艺术品经纪人。但为了金钱和利益,她可以心狠手辣,巧取豪夺,甚至置人于死地。多齐与奥利维尔的先后丧命就是她设下的陷阱,其目的就是要占有“名画”和垄断“精神权利”。但她与布彻的相爱又很难说完全是出于攫取名利的考量,她对休无微不至的照顾远远超过布彻。布彻一步一步被她所吸引,对她爱恨交加——“我低头看着她的眼睛,在她瞳仁四周虹膜的闪烁中,看到了大西洋底下的岩石,云雾般的薄翳,一扇通往安全陌生之地的门”,可以说是玛琳这个典型人物的生动写照。

  玛琳在奥利维尔死于非命后对布彻的一番表白——“现在不会有什么糟糕的事情发生了,宝贝。我可以保证我们的秘密是安全的”,大概是布彻决定与她分道扬镳的关键因素。与一个杀人嫌疑犯生活在一起,哪怕她再美丽再温柔,良心终究不堪其重。而布彻携弟弟休回到澳洲的小镇,则是一个虽然老套却意味深长的象征和寓言,那就是:回归自然、回归平淡的生活,往往是艺术家最好的归宿。(刘蔚)

[责任编辑:石依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