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一词从何而来

2017-07-15 09:31 来源:解放日报 
2017-07-15 09:31:15来源:解放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贝

  作者:苏红警

  冷战结束后,萨缪尔·亨廷顿不失时机地为“后冷战时代”进行了定性,突出标志就是他于1996年出版了《文明的冲突》一书,把世界的矛盾与胶着,归咎于“文明的冲突”。

  如今,不同立场的政治身份,都在使用“文明”这个词,我们便不得不生出一种困惑,当今世界上的热点事件,是否是“文明的冲突”?为什么同一个“文明”的语词,会被不同站位的势力用作掷向对方的标枪,视为克敌制胜的理论工具?

  显然,在这一系列的逻辑窘境中,肯定出现了某个环节的错位与误读。这不得不引发我们对“文明”及其内涵深层次的思考,也促使了美国学者布鲁斯·马兹利什对此追根溯源,形成了这本并不算太厚的著作《文明及其内涵》。

  在本真中为“文明”正名

  从《文明及其内涵》的书名来看,这似乎是一本纯粹的理论性著作,但是,作者在书中始终有一个面向,就是从当今世界愈演愈烈的冲突锋面来解读“文明”的真实意蕴,从中可以看出,书中每一点思考的方向,都有着现实的针对性。

  既然在现代的语境下,“文明”一词有时丢失了它严谨的内涵,那么,作者所采取的办法,就是深入到历史深处,探讨“文明”一词的诞生与演变始末,来考察“文明”一词背后蕴含着什么样的精神诉求。这一点,颇为暗合我们孔夫子的价值观念:“名不正,则言不顺。”如果今天在我们的语境里,一个词语带来了“不顺”的龃龉现状,那么,深入到这个词语出现及后期增删的本真氛围中去正“名”,便是一个最合乎常理的逻辑起点了。

  布鲁斯·马兹利什在书中首先将他的关注焦点,聚焦到“文明”这个词汇何时出现在西方文化的语境里。追根溯源,结果令人大跌眼镜,虽然“文明”一词,在今天的现实中,可以用来指代人类自出现以来的“各个社会”,但文明这个词“civilization”首次出现在离今天并不算太遥远的1765年。

  当时,法国大革命时期的政治家米拉波,在他所著的一本名为《人类之友》中首次在“非司法领域第一次使用该词”。同样,在中国古籍中时常见到它的身影,如《易传》中的“见龙在田,天下文明”,《尚书》中的“濬哲文明,温恭允塞”,但这些用法的指向,与我们今天通常使用的意思相距甚远。

  米拉波写作《人类之友》仅用时六个月,全书文笔单调乏味,这本书还有一个副标题名为“论人口”,在这一主题下,这本书涉及面颇广,探讨了当时作者所面对的各种“社会问题”。在这本书中,米拉波为世界带来了“文明”这样一个概念,用来指代一个文雅、有教养、举止得当、具有美德的社会群体。在他创造这一名词之后的不到10年时间里,“文明”一词风靡欧洲,成了启蒙思想中的常用词。

  在全球背景下理解“文明”

  那么,“civilization”这个词,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个特定的时段?

  布鲁斯·马兹利什对此作了深度分析,他认为,“欧洲的扩张是这个概念的根源”。马兹利什作出这样的判断,与他的修史观有着密切关联。生于1923年的马兹利什,一直致力于思想文化史的研究,但他的研究视野却不断发生着变化,早期他研究心理学史,后来转变到社会史、科技史,到了上世纪90年代初,在他年近七旬的时候,很有一点衰年变法的意味,突然放大了他的研究视野,侧重将全球史作为专攻的对象,写出了《新全球史》一书。

  因此,我们很容易就能理解,马兹利什在刨根问底“文明”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