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生活是泥淖 我们活该永陷烂泥?

2017-07-18 10:03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07-18 10:03:19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贺梓秋

  作者:唐吉诃德

  国产都市剧向来有一种神奇的本领,不管什么故事扔进去,都能炼出一部以“撕”为主题的宝典。仿佛那些家暴争产认亲戚的调解节目和深夜情感夜话都不够令人满足,“大奶当众扒小三衣服”、“老太太薅骆驼毛”之类社会新闻都还不够恶心,只有将它们拍成电视机,用华丽的卡司再把撒泼打滚的女人、窝囊的男人、爱贪小便宜的丈母娘和婆婆添油加醋地演一遍才能安心上路。

  《我的前半生》就是这么个案例。

  尽管电视剧和小说可以作为两个作品分开来看,电视剧自有自己的创作和改编权,但是终究挂了个亦舒小说的名头,便令人不得不两相对照。遭遇老公出轨而痛定思痛,重新开始新生活遭遇新爱情的子君,一边是讲究做人就是要姿态好看,就算生活崩塌也不能出洋相的优雅主妇,一边是查男人、打小三、向四周喷射毒汁的怨妇泼妇,高下立判。即便亦舒小说中的人物形象不容易呈现,但是我们的都市剧坚守“婆妈剧”这一阵线也着实令人无可奈何,女人的形象是多姿多彩的,但是在都市剧中偏爱的却唯有一种:凶悍泼赖,尽管小三被演绎得一肚子坏水,伪善又心机,但是面对这样丑态百出的子君,竟然让人同情起她的老公,得妻如此,早离早了吧。更离奇的是被抛弃的主妇子君自我奋斗成为独立女性之后,却在自己被“三”的经历下,又去“三”了闺蜜的男友,一盆狗血把好不容易搭建起来的励志剧情给泼塌了。

  制造冲突的方式有千百种,很显然我们的都市剧只选择了最低级的一种——用社会新闻的套路,让大奶与小三互撕才可以推进剧情,甚至连《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这样的打着权谋牌,主打男性观众路线的电视剧也染上了这样的毛病。面对曹丕御赐的小妾,之前还能果断地替司马懿杀掉卧底探子,从容随夫出使东吴的张春华夫人,一秒形象崩坏,纠结于“你和她洗澡睡觉啦”这种问题不可自拔,变成了个尖酸刻薄,对老公进行言语冷暴力和身体家暴的女人,尤其是放到历史环境下观察,这样的行为不但令人颇倒胃口而且极度作死。但是对于这样的桥段,有人解释为女性观众爱看,有人解释为女权,简直滑稽,权谋戏就该与女性绝缘?女人就只该看宅斗?打小三的丑态更不可能跟女权扯上半毛钱关系,尽管人人都希望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但是真正独立的女性是不会把自己一生的幸福都拴在男人身上的,像这样为了争夺丈夫的控制权而把一切都搭上的行为,恐怕不是女权,而是开倒车。

  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阔太太,穿着品位低到尘埃的家庭主妇、以和小三作斗争为己任的女人,真实吗?真实。你看到剧中的子君,很可能马上想出身边的一个个案例。这也是不少剧粉强调此剧好看的原因:“现实生活就是这个样子啊,只有那些文艺小资才可以风轻云淡。”更有甚者言道:“电视剧不就是图个乐嘛,带脑子干嘛。”

  所以,我们至今也没有《傲骨贤妻》也不会有《昼颜》。那些剧中的女人不管面临怎样的生活困境,总能保持干净优雅。归根到底,她们的内心是独立的,是为自己而活的,她们没有在庸俗的家庭生活和困顿的人生当中封闭自己的大脑,停止思考,也没有把自己活成一枚可有可无的影子。这样的女人在现实生活中有吗?并不少,虽然大约可以肯定的有“子君”那一款多,她们是悍妇泼妇的对立面——正能量的圣母白莲花吗?不,甚至可以说有很多毛病。但是这样的女性形象引发的却是观众的思考,而不只是为了博得观众虚弱的无脑一笑。

  现实生活总有那么多鸡毛蒜皮吵架拉扯,但是如果生活是一摊泥淖,我们就活该挣扎在烂泥里不得解脱?如果电视剧还是一种艺术形式的话,它存在的目的就只是为了逗观众大人们一乐而已吗?制造一个又一个“生活的镜像”,把那些令人作呕的污泥浊水投喂给观众的确方便省事,真正该做的却是扭转这种不良的情趣。

  哪怕一部分观众以审丑为乐,艺术工作者终究还是要有些节操的,更何况还有那么多渴望审美的眼睛。(唐吉诃德)

[责任编辑:贺梓秋]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