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无“新手段”茶花依旧芬芳

2017-07-18 10:34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07-18 10:34:18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贺梓秋

  作者:董 芳

  关键词: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国家剧院 《茶花女》

  玛格丽特死了,死在爱人阿尔芒的怀中。这朵曾经人人争抢着想要独得的茶花,最终寂寥落幕,荼蘼而败。当舞台上一张张戴着面具冷漠的脸,用同样冷漠的身体语言将一朵朵茶花抛向她时,玛格丽特短暂而欢情的一生就被她所钟情的茶花覆盖,留下年轻而悲伤的阿尔芒,和他持久而无法消散的爱。

  很久没有过这样纯粹的感受了,坐在台下,被台上的美所征服。100多分钟里,是无比舒服的观演体验,而这一切并非来自一出炫目繁复的戏。它是非常传统而古典的表达,在舞台上摒除了一切花哨的手段,只把舞台交还给演员,用表演和故事撑起这出戏。你并不会因为它貌似单一的呈现形式而心生倦意,恰恰相反,你被牢牢吸引,去见证了一桩爱情的始末。这样一出大悲情的剧,却让你感到美好,这出戏就是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国家剧院在2017首都剧场精品剧目邀请展中所带来的东欧风格的《茶花女》。

  这是小仲马根据本人的真实经历写就的小说,后来的作品无一再能超越这部作品。文本扎实经典,是《茶花女》的先天优势,近两百年来也被以各种艺术形式反复搬演,其中威尔第的歌剧更是经典中的经典。以往的作品改编大多愿意铺开展示玛格丽特的奢华生活,在一个大环境背景下缔造故事。但贝尔格莱德版的《茶花女》却是去繁就简,不去渲染庞杂,展现奢华,把玛格丽特和阿尔芒的爱情主线托了出来,托得干净美好。这个版本未像原著那样从第三者视角入手,先渲染外围的故事,再由阿尔芒之口开始倒叙故事。改编者泽尔科·休巴克单刀直入地几乎砍掉了原著中前两个大章节的全部,从相遇入手开始正叙了这个故事。这对观众用线性视角来了解这个故事极有帮助,可以说是名著普及版般的改编。故事的叙述脉络极为清晰,也更有代入感。

  这是一版具有非凡古典气质的《茶花女》,这不仅仅表现在它遵循旧法的演绎方式上,也表现在导演对音乐的处理和运用上。导演尤格·拉迪沃杰维奇小学和中学期间在南斯拉夫东南部城市弗拉涅主修小提琴,他有良好的古典音乐修养。当他在导演作品时,对音乐独到的觉知力开始弥漫其间。音乐的选择和运用恰如其分,不仅定性和烘托了整部戏的古典气质,也使之具有了许多柔软点。对于音乐的运用常常是许多导演的死穴,很多音乐的出现并不能很好地实现它的功能和作用,有的喧闹,有的俗气,有的不知所云,有的只是为了煽情的背景音乐。这样的音乐用得散,用得浅,也用得毫无目的性,不会触动观众的心。

  这版《茶花女》的舞台也是极简的,一景到底,但舞美设计又极具匠心,几个横切面的剧场包厢就是全部。这既契合了玛格丽特日常生活的情境,又能利用两层包厢的错落,使舞台调度更为丰富,人物的渐次出场也更具有神秘感。但是到了下半场,导演连这样的景也推到了舞台的后面,玛格丽特和阿尔芒甜蜜而短暂的乡村生活完全就是在空旷的舞台上来表现。舞台调度全靠演员呈现,却丝毫不觉违和。最妙的是,玛格丽特临终前的卧榻,改为演员直接躺在舞台地板上,女仆拿来白色的床单和枕头为她铺好,这便是玛格丽特的床了。这样极简主义的表现并未让人觉得不妥,相反,女演员玛利亚·维科维奇将玛格丽特临终前的孱弱表演得入木三分。而全剧最动人的一幕就在这时出现了,得知真相闻讯赶来的阿尔芒从下场门一出来就在台口长跪不起,得知爱人来了的玛格丽特,慌乱地用最后一丝力气整理起自己的头发和面容。这个一生姣好的女人在死前的最后一刻,都希望在爱人面前是美好的,这样的设计真是让人心碎。即便是死,也要有体面和尊严。这就是玛格丽特,一个妓女绝望的爱情。她为了阿尔芒可以抛却奢华的生活,尽管她是靠寄生在男人身上活命的,但她却从未用过阿尔芒的一分钱。她坚守承诺,为了爱人家族的声誉忍辱负重,面对阿尔芒的误解和伤害也始终隐忍,这样的女性你又如何说她不高贵,这样的爱情,又如何让人不动容。当她答应了阿尔芒父亲的请求,并提出希望他能像吻孩子一样给她一个吻时,没有人不会觉得,茶花女玛格丽特是个多么干净的姑娘。

  在首都剧场邀请展的手册上,看到了这样的介绍:贝尔格莱德国家剧院拥有两个剧场,一个有700个座位,一个有300个座位,每年的演出场次达650场。这是什么概念?也就是说剧场平均每周只休息一天,使用率相当高。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在塞尔维亚这个小小的国家中,戏剧的普及率多么高。有常年在欧洲的朋友说,在那里,人们去剧院看戏,就像我们追八点档的电视剧一样自然,拥有这样生态环境的戏剧,水平怎么可能不高。

  近几年,随着北京戏剧市场逐渐开放,我们越来越多地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不同风格的戏剧,这是一件极好的事。但同时也是一件急需甄别的事。邀约者的选戏水平就在这一台台的外来戏中有了高下之分。有些戏,宣传做得很好,但看起来却有三流剧团之感。戏是不是只有手段众多才会好看,花样翻新才能留住观众?靠演员规规矩矩地呈现,观众是否仍然乐见?事实证明是可以的,一样是好看的、动人的、美好的,是台上台下有所感应的一种戏剧观演体验。所以不是传统的不好看,是你并没有把传统的精髓吃透,展现到极致。

  《茶花女》是个悲剧,悲就悲在误解与失去,终不能让爱情两全。贝尔格莱德版的《茶花女》又是美好的,好就好在,它让我们看到了久违的纯真爱情,即便决绝,也灿如春花。(董 芳)

[责任编辑:贺梓秋]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