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和木偶戏:是技,也是艺

2017-08-05 09:18 来源:人民日报 
2017-08-05 09:18:58来源:人民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孙云清

  作者:舒翼

  “嫦娥奔月”这个在中国家喻户晓的故事,又一次被搬上舞台。与从前不同的是,这一次,嫦娥、后羿等所有人物形象并非由真人演绎,而是由一个个木偶来出演——这个盛夏,在国家大剧院的舞台上,江苏省木偶剧团(扬州市木偶研究所)带来了木偶剧新作《嫦娥奔月》。舞台上的一个个木偶,虽不是真人,但在我看来,却仿佛被赋予了生命一般。

  说起来,木偶戏这一艺术样式在中国已经很古老了,有“百戏之祖”之称,又称“傀儡戏”。汉班昭在《续汉书·五行志》中云:“时京师宾婚宴会皆傀儡。”司马迁在《史记》中记述,木偶还曾用于战争:汉高祖刘邦与匈奴交战,“至平城,为匈奴所围,七日不得食。”刘邦用陈平奇计在城楼装配许多貌若仙女的木偶人,使心怀妒意的匈奴单于冒顿之妻阏氏恐其夫破城后贪恋女色,唆使丈夫解除对平城的包围,使刘邦得以脱险。

  与其他表演艺术最大的不同在于,木偶戏里的台前“演员”是木偶,而不是人——因此,木偶制作,成了木偶戏的一个重要基础。

  木偶制作是一门技术性很强的行当。以扬州杖头木偶为例,正常的制作流程有:泥塑、翻模、底拓胎、整形、打磨、装置(装眼睛、嘴巴)、化妆、上色、头饰,除此之外,还有内部结构(控制机关)要做。它涉及设计、装置、造型、化妆、服装等多个行当,一个木偶需要十天到半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这里面的学问也很大。比如装置方面,现在的木偶眼睛和嘴巴都能动,有的眉毛、胡子也能动,脸颊还能鼓起来,这就涉及不少机械方面的原理。而任何技术上的细节,都会影响木偶的操纵是否方便,表演效果是否美观。木偶重了不行,轻了也不行;水袖长了不行,短了也不行。

  一个精美木偶的诞生,光有技术上的要求,仍远远不够,还必须要有艺术性上的考量。比如,要理解剧中人物的性格和身份,这个角色是威武的还是柔弱的,是愚笨的还是聪明的,这些都应在木偶的外形上体现出来。从事木偶制作近四十年的匡九龙,向我说起了制作木偶的手的细节——如果是老年人,手上骨头要多;如果是小孩,手上则肉多。即便是一双手,也需要体现出这个人物的年龄、性别、性格、职业、爱好等诸多特征。这不禁让人想到了作家茨威格在小说《一个女人一生中的二十四小时》中,对于手的堪称经典的大段描写。木偶制作与小说描写,木偶大匠与文学大师,两者之间,竟是如此异曲同工。

  如果说木偶制作给了木偶身体,那么木偶演员们的操纵则给了木偶以灵魂,让木偶真正地在舞台上“活”了起来。与木偶制作一样,木偶操纵也是个技术活,但又不止于技术。

  听杖头木偶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华美霞说,刚进入剧团的演员,首先要练的基本功是“静举功”。即人举着木偶,右胳膊、右腿要成一条直线,眼睛还要一直看着木偶,做到“稳、正、直、平”。另外,还要练好手指之间的协调,因为木偶的所有动作,都是由人手控制木偶身上的装置来完成。练成了扎实的技术,方能熟练地操纵木偶。但是,要让木偶表演得细腻传神,仅靠熟练操纵并不够,还需要木偶演员们,发自内心地去感悟这个角色在艺术上的特点,将自己对角色的理解传递给木偶。比如,嫦娥是古典美女,那么她应该是身段修长,水袖飘逸。在华美霞的亲身示范中,我看到的正是这样一个形象。想来,如此优美的身姿,如果传给了木偶,木偶怎能不美?

  同为杖头木偶传承人的颜育,则是通过孜孜不倦的“二度创作”,以新鲜巧思,让手里操纵的木偶戏更生动,更传神,更好看。在颜育排演的木偶戏《咏梅》中,有一段木偶写书法的表演。一般来说木偶表演书法时都是背对观众,但颜育做了改进,让木偶面对观众,在扇形的透明玻璃后面写字,这样观众便可以看到木偶的正面,但这就对演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需要用左手操纵木偶的右手,握着毛笔写出反着的字。

  木偶和木偶戏,是技,也是艺。技的掌握得其形似,艺的追求得其神韵。传承和弘扬璀璨绚丽的中华优秀传统艺术,正需如此。(舒翼)

  注:原标题为《是技,也是艺(半日闲谭)》

[责任编辑:孙云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