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的遇见就在眼前

2017-08-07 09:41 来源:文汇报 
2017-08-07 09:41:52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孙云清

  作者:方 轻

  由上海采芹人文化与春风文艺出版社联合策划出版的《遇见,是最好的礼物》一书,是作家简平最新的一部散文合集,共收录六十七篇作者新近写就的生活美文。为什么说这是一部“生活美文”呢?因为这部作品不仅关乎最平凡的生活,也关乎最不平凡的美,而这两者之间,其实往往只差了一个“遇见”。正如作者在前言中所说,“即使面对相同的情境,有人可以遇见,有人则不会遇见;有人可以遇见很多很深,有人则只能遇见端倪浮泛”,我认为这句话很好地阐释了什么叫作“遇见”。

  花楸树、笔筒、树声、野猫、小鸟、月亮、雨伞……这些都是书中的意象代表,再平凡不过了。不管去哪里,我也基本可以看见或听见这些东西,但是注意力却一直在别处。读了此书之后,才知道我错过了太多日常生活中的美,属于“不会遇见”的那一类。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的那种“遇见”太过耀眼,所以人们便很难忽视,只是这般遇见的难度系数太高,属于可遇不可求的一类。而此书所抒写的“遇见”,是全然属于生活的,每时每刻都可能出现在我们面前,虽然很容易被忽视,但如果能用心去领会、去发现,其大美并不输“既见君子”。无论一条小径、一位路人、一本书籍、一首歌谣,抑或一块路牌、一片棉田,只要遇见了,真是大喜大快,以致美轮美奂。

  文集中那篇《大人们什么都看不见》,说到了小孩子善于发现的眼睛。高铁高速行进着,小孩喃喃地说:“你看到了吗?那座桥下的水里反躺着一条船,一只蝴蝶飞过去了,落到了石头上,还有两朵花,都是黄颜色的......” 友人读后问我,高铁速度那么快,怎么可能将这些细节看得那么清楚呢?我心下一笑,如果不是我自己曾在高铁上观察过,或许还真会被这个从物理逻辑出发的问题难住了。高铁虽快,但稍远一些的景物相对而言其实属于慢景,小孩子视力好,将“蝴蝶落到石头上”看入眼中并不奇怪。事实上,孩子的发现与其说是用眼睛,不如说是用心灵;与其说是陈述,不如说是向往。而这种生活之美则需要我们亲身去经历;或许经历还不够,还要去观察、去遇见;但如果内心没有理想、没有激情、没有诗意,那么再怎样也难以获得。

  《欢喜》是文集中最打动我的一篇。作者当时重病在床,可每周三母亲的到来却给了他莫大的鼓励和宽慰,连刺骨的寒风都变成了欢喜的良辰。作者在窗边目送母亲离去,那时正是寒冬季节,白雪落在母亲的发上、肩上,白发如雪,他这才清晰地意识到母亲已垂垂老矣,忍不住一阵伤心。但“春风柳上归”,哪怕最终母子仍难免生死别离,可他们仍能够坦然面对,说着德国诗人贝托尔德·布莱希特的故事,对着从苍翠树丛中鸣叫着飞起的鸟儿欢喜地笑出声来。读完此篇之后,我静默了许久,比起作者后来与阿拉伯诗人阿多尼斯的邂逅,我觉得作者与母亲临别时才是一次真正的“生命的拥抱”,母亲平凡的举止牵动着读者的神经,无需多言便诠释了生命应有的意义。这又何尝不是一次关于生命的遇见呢?我相信作者与母亲都会为遇见彼此而欢喜此生乃至来生。

  这本书,实实在在就是一份难得的礼物。书封上有句话:“美文生活,慢读漫听。”美文中有生活,生活中有美文,而且彼此促进与成就,生活需要美,而美与生活同在。对于“慢读”,我的理解是这样的,美向来不可速取,需以时光来熬制,我之所以感觉自己先前属于“不会遇见”的那一类,原因很可能就是“速而不达”。读罢,掩卷,再回味,我发现那些让我记忆尤深的篇章,大多是我读得比较慢的,于是再去慢读那些印象较浅的,果然又发现了许多初读时未领略的妙处。至于漫听,原来该书在封底有二维码,读者只需扫一扫,就又是一番天地了,里面有众多著名节目主持人对该书篇章的朗读,我试听了几段,欢喜不已。书中感人的文章被这些名家用动人的声音读出来,听着真是美妙之极。“遇见”,确实是一件最好的礼物,它“仿佛是一种神奇的安排,它是一切的开始”。生活中大部分时间都是简单而平凡的,我们都希望在这平凡中遇见一些不平凡的美好。如何遇见这些美好?我相信,《遇见,是最好的礼物》可以给我们许多启示。欢喜的遇见就在眼前,就在身边,但愿别看不见。(方 轻)

[责任编辑:孙云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