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画里的守望人

2017-08-09 11:33 来源:青岛日报 
2017-08-09 11:33:47来源:青岛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鱼 丽

  她形容清瘦,用薄绢蒙在原作上面,含蓄低头,默默地临摹复制着馆藏精品古画。整个过程小心翼翼地,看上去,像是正在料理一个精美的瓷器。绘完宋徽宗赵佶的《柳鸦芦雁图》,再绘宋王诜的《烟江叠嶂图》,然后摹绘明文徵明的《春深高树图》,一幅接着一幅,那么仔细,那么认真。真可谓是一位古画的守望人。她就是江南苹。

  江南苹,名江采,藻韵轩主,浙江杭州人,生于河南,幼时随父母迁苏州。她从小聪慧,好习书画,十七岁时,全家别离水城,搬至北京。人生得遇一位好老师是造化。江南苹却遇到两位。先是昔年在北京跟随陈半丁学画。虽只是浅浅学来,但文心可采,已形成个人简约秀美的画风。她与半丁老人的师徒情谊也非同一般。郑逸梅的《艺林散叶》,记有一则陈半丁题《春燕图》的逸事。说半丁老人为江采女士绘扇,画毕,误题雁诗。次日,江采登门请教,笑问:“大雁非燕,老师其笔误耶?”半丁老人的画很珍贵,江采当然不愿放弃,半丁立即题跋救之。跋曰:“老夫耄矣,误燕为雁。翌日息灯后记之。”江采见了,不禁又笑着问道:“老师能于黑暗中挥毫耶?”半丁老人这才知道自己又出错了,但此时已不便再救,只好一笑了之。从中,可见江采与半丁老人的师徒情谊。

  江南苹另有一别称“槐堂女弟子”。名号洒脱,让人想起袁枚的“随园女弟子”。“槐堂”是陈师曾的号。陈师曾早年所居住的四合院内,有一棵大槐树,槐树参天,从此他不但爱上了槐树,并以此为号。江南苹是陈师曾的第一个女弟子,也是其最得意的门生。陈师曾慧眼识珠,既发现了齐白石,成为一代名家生命中的贵人;又一心栽培江南苹,希冀她能成为女弟子中的翘楚。他曾为其亲刻一方白印,即名“槐堂女弟子”。江南苹登堂入室,常去陈师曾的书室“槐堂”学书学画,年深日久,薪火传承,终成为往事动人的风景。而陈师曾刻的这枚印章,伴随着江南苹,在她的许多画作中,均钤此印,以彰显陈氏弟子身份。后此印遗失,她又请柳亚子外甥、刻竹名家徐孝穆仿刻了一枚,成为她风雨人生中的一个慰藉。

  年青江南苹跻身艺坛,备受名家关爱,既有鲁迅的鼓励,也与齐白石有金石雅缘。一九二二年,陈师曾推荐江南苹的花卉杰作去日本展览,受到彼邦书画家欣赏。有一帧《黄月季》为皇宫购藏并印成明信片,名声从东瀛传来,从此,江南苹以画谋生,成为琉璃厂挂“笔单”售画的唯一女画家,与篆刻家刘淑度女士成为一时之选。在女画家凌叔华眼里,她还是个风雅温柔的少妇,她的夫婿吴静庵于收藏方面很有眼光。

  她是《北平笺谱》中收入水印套色木刻笺纸的唯一女画家。郑西谛曾作有《访笺杂记》,详细记录访笺搜集的经历。西谛到“淳菁阁”寻访,见到许多“清隽绝伦”的诗笺。特别是陈师曾的画幅,虽寥寥数笔,却潇洒不俗,似专为笺纸所制。还有吴待秋、金拱北等名家的作品,姚茫父的唐画壁砖笺、西域古迹笺等。这部木版水印诗笺谱,由郑西谛在北平尽量收集坊间笺样,再全部寄沪,由鲁迅选定付印。全谱共分为六册,收笺谱三百三十余幅,于一九三三年十二月出版。其中收录了许多名家之作,如吴待秋的梅花笺、花卉笺,林琴南的山水笺,齐白石的花果笺,陈福丁的儿童画笺,马晋的三阳开泰笺,以及齐、王诸人合作的壬申笺、癸西笺。均由老名号如荣宝斋、淳菁阁等绘制。

  江南苹奉献的是十帧花卉笺,清秘阁制,张东山刻版。有兰、有梅,有芭蕉,古色斑斓,清静寂雅,足备一格。其中有两枚花笺,一枚所绘为写意芭蕉,上面题为:“蕉声不因雨,月色已如霜。”另一枚所绘为梅:“榻外寒香破鼻来,古铜瓶浸一枝开。腊前早趁山居赏,压倒溪南几树梅。”落款为泉唐江采。江南苹书画风格偏向传统,取法南田,写墨梅又似清代画家陈玉几。她的笺谱清隽绝伦,如霜的月色,让人既动容又动心。

  一画一笺总关情。唐吟方说,上海的几位闺秀画家的笺画也素有特色。庞左玉、吴青霞、李秋君均是名声藉藉的巾帼丹青好手。一九四九年前后,许白凤就曾用过她们所制的旧笺。诗词好手周练霞、陈小翠还爱在笺画上题诗,周练霞作的是“翠竹火桃不在多,闲拈诗意写东坡。春来未化仙人,解向江头浴暖波”,是化东坡“春江晚景”的诗意;陈小翠写“近日艺林传绝唱,旗亭都画竹枝词”,更是当日合作盛况纪实。闺秀们不仅画画了得,制笺题诗也颇有雅韵,才艺交综,令人眉目不能交接。如今再见蓄满墨香之笺纸,仿佛见到了现代人久违的人文素养。

  江南苹的花卉笺谱,与齐白石、王云、陈年、溥心畲、吴徵、萧懋、马晋等人的作品一齐收入《北平笺谱》之中。《北平笺谱》的珍贵,可用鲁迅当年所说的一句话来佐证:“至三十世纪,必与唐版媲美矣。”尺素彩笺,值得人素心珍赏,较好地诠释了纸墨更寿于金石的含意。

  绘画岁月毕竟太匆匆,人生亦如章回小说,起承转合,自有规律。随着陈师曾的英年早逝,两人的师徒情谊成为一段雅致的旧梦。后因夫婿吴静庵的工作调动,江南苹于是南下来到上海。

  江南苹曾加入何香凝所办的上海女子书画会,与一些上海女画家切磋艺事,参加画展。后专事临摹复制古画的工作。复制古代名画,要达到几可乱真的效果是很不容易的,在用笔、用墨、用色、技法,甚至包括画上题字的书法,都要求很高,必须与原作一模一样。没有扎实的书画基本功是无法胜任的。

  上海博物馆的许多复制精品皆出自江南苹之手。她对临摹复制古画的把握犹如文人在诗词中对细节描写的把握,一点一滴,用细腻的心思更精密地去感受古人心中的烟峦云嶂。她的人生心血全部花在复制古代名画上了。如此,一幅古代名画便有了两份,原作妥为收藏,平时复制品则公开展出。(鱼 丽)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