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影新“战狼”何以跑赢国际影市

2017-08-10 09:41 来源:解放日报 
2017-08-10 09:41:45来源:解放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上海戏剧学院教授、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副会长 厉震林

  上映10日后,一头凶猛的新“战狼”,以突破30亿元人民币的票房一举领跑今年中国影市,并有更多的中国乃至世界影史纪录在等待被它刷新。作为一部武打类型片,《战狼2》基本遵循武打电影的叙事模式,尽管个别桥段还显得有些落俗套,但它却能够“遍地狼烟”,票房和口碑节节飙升。俗话有云“好雨知时节”,该片的热映也可谓“好戏逢知音”,其内涵、品相、时效,恰逢“正点”。

中国电影新“战狼”何以跑赢国际影市

  《战狼Ⅱ》由吴京、弗兰克·格里罗、吴刚、张翰、卢靖姗、丁海峰等主演,讲述了脱下军装的冷锋被卷入一场非洲国家的叛乱,不忘军人的职责,重回战场展开救援的故事,于2017年7月27日在中国内地上映 。

  拓展电影版图,类真实影片比生活更精彩

  《战狼2》的走红,为中国电影界提供了启示:以真实原型改编的电影,正成为赢得高票房和高影响力的重要通道。因为生活远比虚构的艺术好看,当人们厌倦了“小鲜肉”们一味炫“颜值”、耍酷和矫情以后,故事原型本身已精彩绝伦的影片,往往成为接受美学平衡或者换味的天然对象。去年的《湄公河行动》取材于众所周知的东南亚大案,观众很想看看中国警察如何缉凶以及其中细节;前些年我国台湾的《翻滚吧!阿信》、近年美国的《血战钢锯岭》、印度的《摔跤吧!爸爸》以及近期正在上映的《我是马布里》,均从真实人物经历演绎而来。《战狼2》 故事虽是虚构的,背景却是真实且感动过万千中国人的——正是所罗门、东帝汶、汤加、利比亚、也门等多次“大撤侨”,使人们不难相信故事的类真实性,也特别想身临其境感受“撤侨”的惊心动魄过程。艺术来源于生活,却高于生活,但生活比艺术更鲜活和广阔。因此,只要生活足够精彩,以生活原型为题材的类真实电影,同样具备了动人心扉甚至惊天动地的可能性。《战狼2》正踩在这样的“点”上,也有可能带动起电影界关于新一轮电影美学思潮的思考。

  《战狼2》的视野,从《湄公河行动》所在的东南亚背景拓展到了非洲乃至全球,表现人物触及非洲反政府武装和欧洲的白人雇佣军,片中演员黄、黑、白等肤色人群齐全。这样的电影视域对于中国电影的开拓性意义是巨大的。正在上映的电影《我是马布里》也一样,在《北京人在纽约》问世20年后,该片表现“纽约人在北京”,纽约人、NBA明星马布里加盟“北京队”,并在北京创造人生的辉煌。

  我们时常在抱怨中国电影的目标观影群狭窄,缺乏像好莱坞一样的国际和人类视野时,扔下一句“好莱坞是为全球观众拍片的”。但是,《战狼2》已经初步具备这种视野,如此视域的影片在国外也会有观众——该片在马来西亚、新加坡、澳大利亚上座爆满,超越诺兰新作《敦刻尔克》而成为全球周末票房冠军即是一个例证,因为全世界都关心非洲的连天战火及贫穷、外国侨民如何生活和撤退及其背后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和人权人性状况。《战狼2》将题材触角伸向遥远的非洲,说明中国的利益和国民安全已经牵涉全球范围,这是改革开放的成就以及必然带来的国际效应,它也吻合中国人对于当今国家形象的预期以及世界对于中国的认知。因此,《战狼2》的意义也就不局限于电影,而是扩展到了中国社会,它提供了一个中国的现时地理图谱,在此一范畴打开中国人的情感逻辑空间。

  人心同频共振,电影有意识为国家情感代言

  更为重要的是,《战狼2》击中了中国人柔软的心。该片的国际视域,使得故事被设置在国际比较的坐标系中,更深刻和有效地碰及观众对于国家以及自我认同的底线或高度,尤其对于当下中国来说,是内外认知都需要重新调适的时候,《战狼2》的出现极大地满足了这样一种趋势,与中国观众的国家认同“心有戚戚焉”。这也是该片深受影市青睐的深层次原因。《战狼2》让人认识到一部影片如要成功,必须与社会文化心理形成强烈的同频度或者共振度,将其潜在情绪乃至集体有意识与集体无意识的混合情绪深度地挖掘、强化和宣泻出来,从而成为时代精神的发现者、塑形者和歌颂者。《战狼2》带来一个启示:必须研究时代和观众的心理,如果能成功为国家情感代言,一部电影将会战无不胜。

  《战狼2》借助于妙佳的题材,将这种代言进行到底。剧中情节从横向而论,当其他国家放弃撤侨,片中女主角、中美混血女医生求助美国使馆遭“闭馆”回复时,中国却派出军舰,“一个都不能少”地“大撤侨”,且相助搭载其他国家的公民安全转移,让中国军舰成为了各国避难民众的“诺亚方舟”。《战狼2》尤其强化了中非“老朋友”的关系,写到两对中非“父女”“父子”情深谊长,冷锋第一次营救的中国人陈博士,带出了其“女”非洲小姑娘;第二次营救对象则完全是非洲人、他干儿子的非洲胖妈妈。在此,中国的强大、中国人的仁爱和人性,已呈现出具有国际认同度的刻画。

  从纵向情节来看,这样的代言也一以贯之地在影片多处“布点”。于谦饰演的超市老板开始宣称“我已经不是中国人了”,到后来看到祖国强势营救国人时放声“我们都是中国人啊”;片中雇佣军头目辱骂冷锋“劣等民族”,冷锋则在用拳头还击后,响亮地回敬一句“那是以前”;危机来临时刻,通过非洲反政府武装首领之口告诫欧洲雇佣军不能杀中国人,“中国是联合国五常,这个强大的国家,我们惹不起!”正因为“国家形象”意识借助可信度很高的表现,才有反政府武装在中国大使馆门前撤退,有非洲某国总理为缄口保住中国科学家藏身地而被枪杀,有两派武装停止进攻、让出一条路,让飘着五星红旗的中国车队经过的动人画面(尤其这一幕还是中国侨民真实经历的事实,并非杜撰)。最后,当一本中国护照出现在银幕上,上书烫金大字——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当你在海外遭遇危险,不要放弃!请记住,在你身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国。多剧情、多线条纵横交错,令大量中国观众观后有“这盛世,如你所愿”的感慨,也有“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的豪气,因为影片重击了国人的柔软情感,与之共震颤。

  营造武打奇观,用类型片角力好莱坞商业电影

  从类型片要求来说,《战狼2》也有良好的品相,糅合了武打、爱情、奇观、战争、社会、喜剧等各种类型元素,很好地开拓了观众面,使各年龄、各阶层的观众均获所需。该片武打拳拳入肉,基本上运用了能够想象到的所有武打方式、形态和桥段,而且许多情节为了展示功夫奇观而设置,相较于常规的武打影片更为出新和出奇,当然它缘之于吴京的武打演员身份,他在招牌式对打上设计“绝招”,有惊艳,有血搏,也有边打边调侃。爱情是男主人公的行动动力之一,该片设置了一个贯穿始终的悬念——枪杀未婚妻龙小云的子弹来自何方。影片既有为失去的爱人的复仇行为,又有新爱情的朦胧之影,尽管爱情戏分并不多,也是使影片更有血有情的手段。

  奇观也是该片的一大“卖点”。战火连绵的非洲大地,奇异的自然景观、城镇面貌以及风土人情,因为陌生度而使观众产生好奇感,加上两派武装战争与外国侨民如何死里逃生的悬念,时时牵住观众的神经,更有了解的迫切心理和求生求胜的欲望。影片还穿插了社会问题剧的成分,房屋强制拆迁使英雄忍无可忍而被迫入狱,英雄流泪直面社会现实问题,使这部影片一开头就接地气接现实,也更具生活厚重感。当然,作为一部商业诉求很高的影片,《战狼2》也时不时在沉重的剧情和激烈的打斗中播撒一点喜剧因子,使影片荡漾着亲和力与阳光情绪。

  法国哲学家米歇尔·福柯曾道:重要的不是故事讲述的年代,而是讲述故事的年代。对《战狼2》来说,更重要的是影片“上线的时段”。当下,面对并不太平的周边态势和风云诡谲的国际形势,中国政府如同《战狼2》所描述的一样,正以一个负责任大国的姿态坚决捍卫国家利益和安全。如此银幕上下的共振度,非一般影片上映时可遇,是《战狼2》之幸,也体现中国再塑强国形象之运。

  《战狼2》还称不上完美。影片的个别桥段还有粗砺之感。开头的房屋强制拆迁段落,场面和表演都较做作,入狱一场表演也过于戏剧化。龙小云的情节,如果没有看过《战狼1》,则有点不知所云,情节及主人公动机无法串联。此外,该片对于武打类型片存在的通病仍然没有解决,即重武打轻人物,使主人公形象淹没在情节之中而没有很好地树立起个性和深度。但是,《战狼2》以自己的血性和强悍,以中国电影的工业化、重金属、高革新、新理念,与好莱坞商业电影在中国和国际影市一决雌雄,以系列化的题材影片,探索中国电影可持续发展的赢利模式,则是颇值得令人敬重和深思的。(厉震林)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