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小雅》诗人藏书归宿

2017-08-10 14:20 来源:今晚报 
2017-08-10 14:20:50来源:今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吴心海

  整理先父藏书的时候,不由想到他当年主编的《小雅》诗刊里三位诗人藏书的聚散,分属三个时代,颇值得一记。

  短命诗人沈圣时,生于1915年,1943年因贫病弃世时不过28岁。他具体有多少藏书,不得而知,但从他的父亲沈定钧老先生的《挽亡长男圣时联》“你竟长逝!要此满屋图书何用?倒不如称斤售完,省却心惊目怵;我逾大衍,还须一家事畜独任,只落得鞠躬尽瘁,变成力竭神疲”看,藏书不少。沈圣时生前出版有理论著作《中国诗人》和散文集《落花生船》,作家王予(徐淦)曾为其整理遗作32卷,可惜其遗作和藏书,都不知道所终,令人扼腕!

  至于诗人黎敏子,抗战期间就翻译过艾略特的《普鲁弗洛克的情歌》,1983年去世后,才由任教的广州师范学院追认为副教授。作家黄秋耘认为,以其1939年从中山大学国文系毕业的学历和学力来说,“就是教授也完全可以当之无愧”,但遗憾的是,“他身后萧条,除了一屋子古书外,家无长物”。到了1984年4月4日,黄秋耘在给郭庆山、周行健两人的信中,仍念念不忘为黎敏子鸣不平:“黎敏子逝世,身后萧条,家境很困难,我曾代为呼吁,学院买了他的一批藏书,折价约770元,又给予一些抚恤金,亦不无小补。由此可见,知识分子政策还是没有很好落实,可叹!”

  20世纪80年代初,770元应该还算不少的一笔款项。当然,黎敏子“一屋子的古书”的价格,放到如今,肯定是天文数字了。不知道收藏这些书的学院,如今是否还好好保管着这些书,是否能做到物尽其用?

  《小雅》作者中最长寿的,要算诗人纪弦,他2013年在美国养老院去世时,恰好百岁。他的哲嗣路学恂大哥多次和我通越洋电话,谈及在美的二代、三代无人继承老人的衣钵,希望老人遗留下来的书刊、文稿及信札能够“落叶归根”,最后决定捐献给中国现代文学馆。学恂大哥也是年逾八旬的老人了,为了父亲的遗物早日入藏文学馆,不但费心费力整理包装,就是联系集装箱航运、报关这些事,也要亲力亲为,实在令我敬佩。

  经过一番努力,2015年4月15日,学恂大哥代表家属将纪弦的一批文献资料捐赠给中国现代文学馆,其中包括近千册书刊以及170多封信札(承学恂大哥慨允,文学馆为我复制了先父吴奔星写给纪弦的几封信)。文学馆研究部主任李洱在接受这些书刊时表示,将会在馆内设“纪弦文库”。眼下两年已经过去,不知道“纪弦文库”是否整理完毕,何时能够和“巴金文库”“冰心文库”一样,公布藏书目录供研究者和读者查询?(吴心海)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