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武能文真名士,犹是书生此羽生

2017-08-11 14:53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08-11 14:53:34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红叶令主

  “风霜未改天真态,犹是书生此羽生。”这是香港作家舒巷城题赠给梁羽生的一句诗,也是梁羽生颇为中意的一句“评价”,因为舒巷城能从他的武侠作品中,看到那隐藏在“盛名”之下的“书生本色”。

  其实梁羽生在撰写武侠小说之前,已凭借散文小品、诗词、历史文论等等闯出声名,却不料偶然因缘促成的武侠小说,风头竟然后来居上。恰是因为梁羽生的“书生本色”,使他并非只顾“为稻粱谋”,而是在撰写武侠小说同时,仍然坚持不懈地进行其他的写作,尤其是对楹联及相关文史资料的收集和研究,他所花时间和精力,决不在武侠小说之下。

  梁羽生对于楹联的情有独钟,并非是没有来由的。他自幼随外祖父学习“旧学”,对楹联和诗词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后又师从简又文、金应熙等名师,攻读史学,所积累的丰富文史知识,为他在楹联创作与联话撰写方面打下了坚实基础,楹联研究也成了他一生的爱好与治学方向之一。

  梁羽生曾有一联,总结了楹联的内涵与成就:“联学开新,可从文史入手;骚坛夺席,堪与诗词比肩。”从中也体现出他对楹联的推崇与喜爱。他还将楹联的创作加入到武侠小说当中,作为小说回目: “故国路遥归梦渺;天涯人隔客魂消”,“故扇遗钿尘漠漠;残笺红豆意悠悠”,“瀚海风沙埋旧怨;空山烟雨织新愁”……凡此诸联之工整隽永,不仅为武侠小说增添许多“雅趣”,也体现出梁羽生楹联方面的造诣,实为同时期众多武侠小说作家所望尘莫及的。

  1983年3月,梁羽生为香港《大公报》副刊撰写“联趣”专栏,每日一篇,写了三年有余,此后由于新资料的发现,以及广纳读者雅言,又不断对原文进行增删订正,终于集结为梁羽生的“联话”专著《名联观止》,介绍古今各类楹联在两千二百副以上,蔚为大观。

  纵观全书,“名联”一词,似可有三种“解法”。

  其一,此书收集选取“古今名联”,不论楹联作者是否可考,但从楹联构思、文采、对仗工稳处,细论短长,并以通俗易懂文笔向读者介绍集句联、题赠联、抒怀联、挽联等各类联体,以及嵌字对、拆字对、无情对等各式对法,畅谈楹联“内学”。

  其二,此书收集选取“名人名联”,主要涉及晚清至现代名人所作楹联,又对其中所隐含的历史掌故、文坛轶事、人事品评等进行剖析,使读者可明了楹联内容的真正含义,这是讲述楹联的“外学”了。

  其三,此书堪称“名人评名联”。梁羽生谙熟古今掌故,学识渊博,他撰写的“联话”涉及内容极广,且文字晓畅明白,融趣味性、学术性、知识性于一炉,堪称“内外兼修”、“功力深厚”。因之读者反应热烈,并时常来信请教、切磋和补充资料,不仅丰富了“联话”内容,也使这部倾注梁羽生十数年心力的“联话”专著得以长盛不衰。

  据梁羽生的长子陈心宇先生回忆,父亲生前要他好好保留一套书,即为《名联观止》。梁羽生认为此书是他一生治学心血所在,希望能够流传后世,他曾对楹联研究留下了这样的看法与期待:“前人的联话多是偏重于‘掌故’方面,把一副对联的来历交代清楚便算了事;有时甚至只录联语,毫无注释,令得一般读者,读了这副对联,也未必‘解得通’。近代的联话,则比较多一点触及历史的研究和文学的赏析了。但古今名联如此之多,在这方面做的工作似乎还是很不够的(当然这只代表我个人的看法),我觉得在对联这个特殊的‘文学领域’,大部分还是有待‘开发’的‘处女地’,许许多多的名联,还是有待于我们进一步从文史两方面去研究它的。”只可惜梁羽生因病于2009年过世,这份心愿唯有期待后来人去完成了。

  《名联观止》曾于2008年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增订版上下册,如今又经过陈心宇先生及北京的渠诚先生殷勤整理资料,将梁羽生为《香港商报》撰写的“联之趣”专栏内容,选取与《大公报》“联趣”专栏不同的,进行增补,以期将梁羽生所撰“联话”尽收囊中。梁羽生先生如能得知,相信亦当含笑。(梁羽生)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