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趣盎然著闲文

2017-08-11 15:28 来源:宁波日报 
2017-08-11 15:28:24来源:宁波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林海燕

  收到奉化作家陈峰的新书,已经有一些时间了。说实话,真心喜欢读她写的散文,好像在跟一位知心好友闲聊生活趣事。的确,读这样的散文,非常轻松。

  陈峰的创作贴切实际生活,无论是写景、写人还是写事,她擅长用独特的形象思维、简单的语言叙述、细腻的情节描写,从而让文章的可读性更强。有句话说“文如其人”,看她的文字,便知道她是一个对生活充满热爱且富于激情的人。

  全书分三辑,共收录91篇文章。第一辑《四月的西畈》以乡村题材为主,作者用观景式的方式描写某个乡村,对古村、古庙、古道、古溪等旧物进行追溯,有一种生生不息的乡情文化在里面。看上去似乎只是一些客观描写,实则渗透着作者参悟生活的道理,这就是陈峰散文的一个独特之处。

  文章涉及的村落,有部分也在我的家乡范围内,是我去过的地方,因此亲切感和代入感很强。在《村庄的夏天》中,作者记述道:儿时的夏天放暑假了,生活在乡村里的孩子们无心做作业,却带着自制的捕蝉工具,在水井边的枣树、苦楝树上捕捉蝉。不怕烈日当头,身上到处是被蝉抓挠出的一条条印痕,还有哥哥的屁股被母亲打得通红,还有跟伙伴去河里学游泳、摸螺蛳……读到这里,不由让我想到了自己小时候,放学路上,经常在河边捉螃蟹。当然,还有与哥哥一起买棒冰的情景,四分钱一支的白糖棒冰哟,简直是人间美味。前几天,儿子问我,妈妈,你小时候最喜欢吃的是什么棒冰。我回忆了好久,想来想去,小时候根本没有什么奶油棒冰,就只有一种白糖棒冰。每次,在村口听到有人喊,“买棒冰来,买棒冰来!”就急急赶去,唯恐卖棒冰人的自行车骑远了。

  作者记忆中的夏夜场景是这样的:父亲喝了点酒,心情不错,正在乘凉,看到孩子们满头大汗,就在自家门口道地泼上几桶冰冷的井水,搬出刚刚用冷水揩过的长长的竹躺椅,孩子们迫不及待地躺在竹椅上。有个长辈用手指弹着某个孩子的肚皮,“咚咚”地响,“侬噶只西瓜也熟了,吃掉算嘞。”引得众人大笑。这些风趣的语言,是对现实生活的一种回望,读来感受颇深,让人似乎又回到了从前。

  第二辑《让我去那花花世界吧》写了一些自然美景,这部分内容以游记为主,语言具有很强的抒情性,借景抒情。作者除对景物详尽描写之外,更多的是着力于所观、所感、所思,展示她对人生的感悟。如《南尖岩的雾》一文中,作者望着眼前的雾,心早已湿漉漉了,平日里那些坚硬的伪装被雾岚浸润后,露出真实而柔软的内核。此时的雾是一种心理感受,这不是几句话能够读出来的。作者在雾中是忘情的,忘了这个年龄应有的矜持,只想贪婪地捕获空中飘来的雾,摊开手掌,即使什么也捕捉不到,但是心里却感受到了少女般欲说还休的轻盈。文章的最后一句写道,“从南尖岩出来,时间遁形,只觉得天辽地阔。”跟随着作者的思想,彼此内心深处的共振表明了什么呢?陈峰喜欢把自己内心的抽象意绪,借助于有形的景物传达出来,实现情景交融,使得“实”中有“虚”,“虚”中有“实”,言有尽而意无穷。

  第三辑《那一抹心动的粉红》展现的是作者与他人之间的真挚朴实的情感。如《父爱如山》《我和哥哥的那些旧事》《大伯的现代生活》《我的2009》《儿子上大学》《收废纸的中年男人》等,从一则则很小的故事中,读出情深义重,无论是熟悉的还是陌生的,无论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由此可见,作者平时对生活的观察是细致入微的。(林海燕)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