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奥斯汀:茶杯里起风波

2017-09-08 10:00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09-08 10:00:52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石依诺

  作者:陈杜梨

  “历史上有名的波士顿倾茶事件发生在1773年12月16日,而简·奥斯汀出生在该事件的两周年纪念日,也就是1775年12月16日。这一巧合也许没什么意义,不过,奥斯汀生活的18世纪末期,来自东方的饮茶习俗在英国广泛流行起来,从精英到工人、从小孩到老人都痴迷于此。奥斯汀本人也不能免俗。

  在奥斯汀的小说中,提到最多的饮料就是茶,葡萄酒、啤酒等酒精饮料与奥斯汀时代的淑女们是不相称的,茶则不同,可以说是绅士淑女们社交生活的中心地带,让他们的手不会空着,谈话不会中断。《理智与情感》里的埃莉诺注意到爱德华的戒指上缠绕着一个人的头发的时候,大家都在喝茶。在《傲慢与偏见》中,柯林斯先生能够想到的凯瑟琳夫人给予伊丽莎白·班奈特的最高荣誉就是请她去喝杯茶。”

  奥斯汀对饮茶细节没兴趣

  在奥斯汀的时代,时髦的舞会把茶作为提神的饮料,淑女们希望有一个绅士能护送她们到茶室,就像今天的女人希望一位男士护送她穿过拥挤的酒吧一样。在巴斯一个盛大的舞会上,凯萨琳·莫兰和艾伦太太在谁也不认识的茶室里感到特别尴尬,后来,邻座有个人请她们喝茶,两人很感激地接受了,顺便还和那位先生寒暄了几句。整个晚上,这是旁人同她们唯一的一次搭话。

  奥斯汀小说中的人物不是在喝茶就是走在去喝茶路上。但是真要是从小说中看奥斯汀与茶到底有多亲密,读者也许会失望。因为饮茶经常被提及但从未被详细解说。让我们来看看在她最有名的几本小说中,是如何提到茶的。

  “茶具被端了进来。”《 理智与情感》

  “移走茶具,摆起牌桌。”《傲慢与偏见》

  “晚餐后很快就端上了茶和咖啡。”《曼斯菲尔德庄园》

  “茶已经饮用完毕,而乐器准备演奏。”《爱玛》

  “伍德豪斯先生不久便准备喝茶。喝过茶后他便迫不及待地要回家。”《爱玛》

  “蒂尔尼先生跟我们一块儿喝茶,我始终认为有他参加真有意思。”《诺桑觉寺》

  茶具不是刚刚端上,就是才撤下。喝茶总是连接了夜晚活动的两个重要的部分:之前的晚餐和随后的娱乐,这个娱乐可能是音乐表演也可能是纸牌游戏,如惠斯特。但喝茶本身的仪式却一点不会提及。这样的描写会让人觉得奥斯汀对待茶有点漠不关心。奥斯汀不会告诉读者玛丽安和潇洒的威洛比先生所喝的茶的种类——我们不知道是乌龙茶、熙春(锡兰红茶品牌)、功夫茶、武夷茶,还是中国珠茶;也没有描写那些茶水的陪衬——茶杯、银瓮、中国瓷器、银茶匙、茶几;也没有尖酸刻薄地描写那些与喝茶有关的情感和八卦。

  奥斯汀对饮茶细节的没兴趣令人不解,事实上她非常喜欢喝茶。她的书信能反映这一点。“当你开始喝新茶和新的白葡萄酒时,一定要让我知道。”在伦敦的时候,她在写给住在汉普郡乔顿小屋的姐姐卡桑德拉的信中说,“我现在还没有优雅到对这样的事情无动于衷,如果看到一只老鼠,我还是一只猫。”

  金·威尔逊在2011年出版的《与简·奥斯汀饮茶》一书写道:“有足够的证据表明,简是一个狂热的茶爱好者,随时准备喝上一杯真正的好茶。” 威尔逊在这本不厚的书中,深入挖掘奥斯汀的信,描述了茶在她的个人生活所扮演的角色。比如,奥斯汀可能喜欢不加牛奶的茶,这个偏好是威尔逊从一封信中推测出来的,因为小说家在信中赞扬一个熟人,说喝“不加奶的茶”是令人愉快的品质。

  奥斯汀曾经自嘲过,她生活中最大的难题不是灵感,而是“从哪里搞到茶叶和糖”,在奥斯汀家,茶作为一种昂贵的进口商品,是被锁起来的,钥匙还得防着仆人,所以是奥斯汀自己拿着。在富裕的家庭,茶叶经常委托给贫穷的亲戚掌管,比如《曼斯菲尔德庄园》里的芬妮,而不是交给女仆。奥斯汀还负责买茶,她直接从伦敦知名的茶商川宁订购,这是明智之举,当时的茶常被不良商贩掺假,奸商们把小树枝、野李叶子、黑莓叶子,还有一种叫思慕奇的东西统统混杂到茶叶当中。所谓的思慕奇就是把岑树的叶子烘晒干,然后压碎,再浸到绿矾与羊粪的混合物中制成的。

  达西没喝下午茶

  如果你要去英国巴斯,简·奥斯汀纪念中心附近的摄政茶室绝不能错过。这里供应“达西先生茶(Tea With Mr. Darcy )”、“奥斯汀茶(Tea with the Austens) ”。另外位于乔顿的简·奥斯汀博物馆对面有家“卡桑德拉小屋”,也提供和奥斯汀小姐有关的下午茶。英国有首歌中唱道:钟敲四下,一切为下午茶而停。可见下午茶对英国人有多重要。但是我们今天所知道的英式下午茶在简所处的摄政时代,还未发明出来,要到维多利亚时代才形成。

  简小说里的茶,其实都是早餐用茶和正餐之后的茶。据《简·奥斯汀食谱》一书说,在奥斯汀的时代,早饭作为一天中第一顿饭,绅士家庭一般吃得很晚。在《曼斯菲尔德庄园》中,威廉·普莱斯要很早出发去赶船,于是他9点30分就吃完了早饭,而庄园里其他的人则在他已经出发之后才开始吃。另外在《诺桑觉寺》里,凯瑟琳·莫兰被迫屈辱地离开的那个早上,是在六七点钟吃完早饭的。这个时间是为了说明蒂尼将军有多么不近人情。早餐一般都饮茶,在奥斯汀的家里,是由她负责沏早茶、做早餐,早餐一般有烤面包、松饼或加黄油的面包卷、自制的覆盆子果酱和从卡桑德拉照顾的蜂箱里取出的蜂蜜。

  吃完早饭就是正餐了,在奥斯汀的时代,用正餐越晚被认为社会地位越高,上层阶级大都在下午两三点为孩子备饭,而成人往往要到五六点钟才吃。于是在早餐和正餐之间随便吃点小东西就开始变得很常见了。有时候人们把这餐带到户外享用,称为冷餐、冷食或者野餐。小说《爱玛》中第4章提及在花园凉亭喝茶:他们(指马丁家)花园里有个特别漂亮的凉亭,明年他们要聚在那里喝茶,真是个又大又好的凉亭,能容下十二个人呢。

  正餐不仅是一天中最隆重的一顿饭,还正式宣布了傍晚的开始,这时,白天人们穿的外出或接待来客的服装,会换成傍晚的家居服。1813年亨利·奥斯汀在伦敦的家中接待他的妹妹简、他的哥哥爱德华,以及爱德华的女儿们,简在信中写道:这顿饭吃得非常舒服,有汤、鱼、法式红烧肉、鹌鹑和一份苹果馅饼,我们大概是在快5点钟的时候吃的。

  正餐结束之后,女士们都去往另一个房间,留下男士待在餐厅里聊天、饮酒或抽烟。等他们聊够了那些女士不宜或者不感兴趣的话题之后,男人就起身到客厅或休息室与各位女士会合,茶点也会在那里备好。奥斯汀的小说里的那些家庭一般会喝茶和咖啡。通常还会搭配些小食品。小说《傲慢与偏见》中,每当吃过晚餐后,总是由最得宠的长女沏茶,而伊丽莎白冲咖啡。搭配吃的食品一般是蛋糕卷和小松饼。在《曼斯菲尔德庄园》里,范妮回到自己家里终于等到了茶点,她的妹妹说要到厨房里帮女仆在炉火上烤涂了黄油的面包片,这是为范妮准备的食物。一般来说吃茶点的时间取决于正餐的时间,一般在8点到10点的时候吃茶点。奥斯汀一家若有时3点多吃完了正餐,那茶点就大概在6点多。

  吃不吃夜宵、什么时间吃也全要看晚餐的安排,正餐吃得特别晚的人家根本就不用吃夜宵了。不过要是开舞会,丰盛的夜宵就变得有点必需了。奥斯汀在小说中曾说:在私人舞会上,要是不能坐下来吃点夜宵,那就是对男人和女人们固有的权利的可恶的剥夺。

  喝茶也爱国

  对于现代人来说,简·奥斯汀和茶的关系,是一场商业狂欢,这个主题的旅游纪念品有茶具、茶巾、茶包、茶室和茶叶品牌。在美国的明尼苏达州有个Bingley's Teas 茶室,它们推出的茶叶就有简·奥斯汀系列,这些茶叶的名字都与奥斯汀的小说有关,比如“丽姿·班奈特的机智(Lizzie Bennet's Wit)”、“安慰班奈特夫人的神经(Compassion For Mrs. Bennet's Nerves)”等等。

  在小说中,奥斯汀一般不涉及经济也不谈政治,但是有一次却表明了自己是一位经济上的爱国主义者,引发点正是茶。

  在《诺桑觉寺》里,凯瑟琳在吃早饭的时候,称赞了蒂尼将军购置的餐具优雅漂亮,奥斯汀写道:将军听了喜不自胜,老实承认这套餐具有些洁雅简朴,认为应该鼓励本国的制造业。他是个五味不辨的人,觉得用斯塔福德郡的茶壶沏出来的茶,和用德累斯顿或塞夫勒的茶壶沏出来的茶没有什么差别。

  这里需要有个注释,斯塔福德是英国出产瓷器的地方,德累斯顿是德国的瓷器品牌,而塞夫勒则是法国的。虽然奥斯汀没有提到餐具的品牌,但可以肯定是指韦奇伍德。韦奇伍德是由英国最著名的陶匠乔舒亚·威基伍德在1759年创立的瓷器品牌,工厂位于斯塔福德郡。这里出产英国最优质的瓷器。但是在奥斯汀的时代,很多势利眼的人还是推崇进口的瓷器,韦奇伍德瓷器最有力的竞争对手正是上文提到的塞夫勒和德累斯顿。

  奥斯丁是忠实的韦奇伍德瓷器的顾客,曾经在给卡桑德拉的信中抒写:“收到,开箱和欣赏我们的韦奇伍德瓷器的乐趣。”在这一点上,奥斯汀毫无疑问地分享了英国人的民族主义,像蒂尼将军一样,喜欢从斯塔福德郡的茶壶里喝茶。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奥斯汀和波士顿倾茶事件有相同之处。(陈杜梨

[责任编辑:石依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